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一章 开始

第一章 开始

程成没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

太吵了。

感觉周围有好几个人走来走去。

“烦死了。”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喊了一句。

但这周围的声音却没有被驱散。

他心中积攒着愤怒,打算过几秒钟再来一次大爆发。

但是耳朵边突然传来的铃声却打断了他的聚气,他猛的被吓醒了。

于是手忙脚乱的去关手机,却惊讶的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的解锁界面是陌生的,他试探性的输入自己的解锁密码,错误。

又试了两次,又是两次错误。

原来真的不是自己的手机。

他抬起头,看见了刚才半睡半醒之间,听到的噪声来源。

是他的室友们。

一共有五个。

不……

程成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五个。

好几个人都在卫生间门口排队,刷牙,洗漱,上厕所。

他们是谁?

不认识,程成一张又一张的脸看过来,一个都不认识。

自己呢?

程成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下意识的伸出两只手来。

不,这不是自己的手。

他随便把手掌在自己的胳膊上摩擦一下,就能感觉到手上跟砂纸一样的粗糙。

他又低下头,脑袋一阵眩晕。

自己的腹肌呢?马甲线呢?昨天晚上他洗澡的时候,给自己自拍的时候,它们都还在……

他都不顾自己还没穿衣服,几乎是飞快的从床上起床,冲去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人,程成突然感觉自己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似乎从窗外漏进来的寒风,穿过他的皮肤和肌肉,直接吹进了他的心脏。

两个刷牙的室友不满的看着自己,然后一点一点把自己从洗手台面前挤回房间。

太丑了!

程成悲愤的想。

为什么自己原来那么帅,结果穿越成为这么丑的一个货?

丑就算了,还穷。

程成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家工厂的宿舍。

他在床上找到自己的工牌,陈晨。

呵呵,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读音一样所以就穿越?

程成不屑的把工牌随便一扔。

陈晨放在床上的几件衣服都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袖口衣领都能看到黑黑的油光。

他径直去找他的衣柜,翻出来几件干净衣服,勉强往身上套。

穿鞋子的时候又发现了问题,脚上还有脚气……鞋子臭的他都不敢闻。

但实在没有找到新鞋换,他也只能将就。

鞋子也是地摊货,完全不透气,甚至不太合脚。

这人过的是什么生活啊。

好在程成运气不错,在陈晨的钱包里,他还找到了几张现钞。

嗯,还有身份证和银行卡。

能把今天过去就行了……就当出来旅游了。

程成心里打算着,拿上钱包,拿上手机,径直就往外走。

“陈晨,你要出去?请过假了没?”一个室友在他后面问他。

“没那个必要。”程成毫不在意挥挥手。

“不怕扣钱啊。”

“爱扣不扣。”扣的是陈晨的钱,关自己程成什么事。

厂子门口就有一条商业街,很方便,程成随便找了一家手机维修店,问了老板一下,得知解锁屏幕其实很简单。

更别说有身份证了。

本来程成还打算花钱的,结果自己就能免费办了。

解锁之后,他就在手机店边上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程成咳嗽了一声,问对方:“你是陈晨吧?耳东陈,早晨的晨。”

对方沉默。

但程成能感觉到有人在听,他似乎都能听到对方微弱的呼吸声。

“我现在就在你住的地方,我们要不要想办法见个面?”

电话被挂断了。

程成几乎立刻就火了,对对面发信息:“跟你说人话你听不懂是吧,别逼我去报警。”

“你报吧,”对方似乎有恃无恐,“爱报不报!”

程成是真的想报警,110都按下来了,但是冷静了一下之后,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低调处理。

报警之后怎么对警察说,说自己是被盗窃呢?还是被绑架?

说自己灵魂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而自己的身体此刻正在被另一个人霸占?那人赖着不还?

恐怕自己会第一时间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吧。

自己应该想的更远一点,现在是对方占据了自己的身体,他还明显有了恶意,对,要阻止损失。

得先给自己爸妈打电话。

但……

号码多少来着?

程成只能先登录qq,在上面联系爸妈,但他们俩……基本上都不用qq的。

果然,信息发了十几条,他们没有一条回应。

程成又打算找别的亲戚,舅舅,还有小姨,表弟……

就在他一边浏览着qq上的好友栏,一边想着他们的身份时,发现qq下线了。

再登陆,密码错误。

找回密码,需要自己的手机。

可自己的手机,此刻却不在自己手里。

程成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其实都是被一部手机维持的。

没有那部法律上属于自己的手机,他连自己亲爹妈都联系不上。

一定还有办法,程成去网吧的厕所里冲了冲脸,让自己清醒。

网购账号,对,他给爸妈冲过话费,看网购记录就行了。

程成动作飞快,很快登陆了账号,并且确定对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账号的存在。

“哼,”程成得意的找到了自己父母的账号,一边激动的把他们复制粘贴到网吧的桌面上,一边又开始忍不住得意,“和我斗,你还嫩。”

先打哪个好呢?

程成犹豫了一下,从感情上来说,自然是妈更亲近,但是他妈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妇女,平时上网买东西都不利索,都要他来代劳。

去电影院看电影,看个科幻完全就看不懂的那种类型。

要是跟他说起穿越这种话题,恐怕是有点费劲。

可他爸呢,天天就是在外面喝大酒,谈工程……人是很精明,但……

反正他爸也不爱看科幻片。

考虑到家里大钱都是他爸管,为以防万一,程成还是先打了他爸的电话。

“谁啊。”程建兴同志明显是在外面,有点不耐烦。

“爸,是我,”程成说完就后悔了,又赶紧解释,“我用同学的手机。”

“又是买车的事?你跟我说这没用,得你妈同意。”程建兴似乎根本没听出来声音有什么不对。

“不是不是,”程成说,“是这样,这两天你千万别给我钱,我银行卡和手机丢了。”

“又丢……你人怎么没丢。”程建兴都有点生气了,不是气儿子丢三落四,而是担心儿子这种智商……以后怎么活。

“不知道,我也在查呢,记住,这两天千万别给我打钱就是了,手机也别转账……”

程成乱七八糟说了一通,直到挂掉电话,他才感觉自己仿佛什么都没说。

这些提醒,最多也就管用一两天。

一两天……够自己回去吗?

不管了……

程成几乎是立刻去网上找回家最快的机票。

但是付费的时候遇到了问题。

陈晨的钱不够。

他的钱包里一共有三张银行卡,但是所有的钱,加起来还不超过20。

三张几乎都是空卡。

算上手上这200现金,手机微信里的150块,他一共有350块。

350块,还不够程成买双鞋。

跟女朋友吃顿饭。

对,女朋友,哪怕是前任……陈晨那货,不会借着自己的身体占便宜吧。

程成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但是最终,还是回到了机票上。

钱还差几百,问题不大。

陈晨手机上的借贷额度都没用过。

程成直接借了2000。

离开网吧后,他第一时间去边上的超市买了一双鞋,换了外套。

又去附近的一家火锅店吃了一顿。

又去附近一家酒店开了个房,洗澡,顺便把里面的毛衣内衣也都洗了一下。

出来之后,想了想实在还是不能忍,去了一家理发店。

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程成才总算感觉镜子里的这货,总算具备了自己的一点风采。

当然他底子太差,这没办法,下辈子再投胎吧。

打车去机场,在机场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全身的钱,只剩下1200不到。

1200够了,程成想,只要让自己见到那个王八蛋……

看到熟悉的机场,程成这才有了一点回家的感觉。

他几乎有点感动的快落泪了。

出去打车,直接报了自家地址。

车子启动没一会,程成又有些担心——毕竟自己的身体练的那么好,现在的身体这么差。

见了面要是对方揍自己怎么办。

还有跟自己父母怎么说啊,一开门,爸妈,我是您儿子?

那我们屋子里那个是谁?

穿越?

老两口内存溢出,肯定死机。

报警?那自己还是被送精神病院。

程成胡思乱想的时候,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不,是陈晨的手机响了。

是他妈。

“喂,晨晨,”晨晨他妈的声音有点惊喜和不敢相信,“钱是你汇过来的吗?”

“什么钱?”程成先是纳闷,然后立刻提高警惕,“多少钱?”

“三十多万,”晨晨他妈的声音有些急了,大概是觉得这笔钱没了安全感,“就刚刚,银行的人打电话跟我说的。”

“谁转来的他们说没说。”

“说了,说就是叫陈晨,怎么,不是你吗?”

程成冷笑,自己刚才还在为透支2000块觉得不好意思呢。结果……30万?

这是他妈把能撸的平台都撸了吧!

还有自己银行卡里那点存款,从小到大的压岁钱,还有攒着准备买车的钱……

程成感觉自己的牙床都开始疼了——话说这货不是有什么牙病吧。

刚刚还在犹豫的想法,现在几乎立刻烟消云散了,他几乎想要立刻冲进自己家门,把这货按在自己床上疯狂殴打。

哪怕那是自己的身体也一样。

“妈,”程成对着电话说,“钱是我汇的,帮一个朋友的忙,你把钱都转过来。”

“诶,好好。”陈晨妈在电话那头还挺高兴,高兴他儿子能赚钱了吧。

过了十几分钟,电话又来了,这时候计程车已经进小区了。

程成一边给司机指路,一边听电话:“银行的人不让啊,说这可能是诈骗……要等24小时。你这朋友,不会有事吧?”

“行,那就等。没事,你放心好了。”程成挂掉电话,心理已经思考着,待会怎么进去替她教育儿子。

2分钟后,电梯来到自己的家门口。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2点钟。

本来按计划他是准备第二天早上来的。

但是陈晨妈的两个电话,让他感觉实在是不能再等。

再等还不知道是多少个w的事呢。

他深呼吸了一下,按了门铃。

屋子里开了灯,过了一会里面有人说话,是他妈的声音:“谁啊。”

他妈胆子小,想的又多,白天别人送外卖送快递都要防贼一样审视半天,更别说这大半夜的了。

陈晨对着猫眼笑了笑:“我是程成的同学,有急事要找他,他在家么?”

房间里脚步声又远去了,程成把耳朵贴上门,听里面的声音,是他父母在说话:“你看到小成了没?之前还看他点的外卖。”

“怎么了?”

“说是他一个同学……大半夜的,他人又不在。”

“打他手机。”

又过了两分钟,门开了,程成妈不好意思说:“小成可能出去了,不在,要不你明天再来。或者打他手机。”

程成装作有点为难和担心的说:“我就是打他手机联系不到才来的……程成不会出什么事吧?我之前听说他在网上借了很多钱……”

他妈还是关心他的,这么一说真的急了。

又赶紧叫起他爸,来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似乎打算报警。

特别是他爸,因为白天他的那个电话,现在陈晨说起可能网上借钱的事,他爸立刻觉得这事可能真的。

但程成的手机现在又关机。

就在程成想着怎么劝说自己的爸妈暂时先不要报警,再想办法的时候。

他的手机响了。

是自己的号码。

他飞快的接通了,并示意父母安静,听筒里自己的声音听着既熟悉又陌生,他说:“我在楼顶,你自己过来吧,别牵扯你爸妈,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