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章 报警

第二章 报警

在电梯里的时候,程成就猜,对方肯定是无间道看多了。

搞个最终谈判总是要选天台。

这已经都是腊月了,还有一个多礼拜就过年。

天台上冷的要命,程成小心翼翼的一边走一边警惕,不过他很快就放心,他看到了自己。

严格来说,那是自己的身体。

他正站在天台的围栏面前,在外面巨大广告灯箱灯光的照射下,身体显得很单薄,程成注意到,他只穿了简单的睡衣,整个人似乎都在因为寒冷不住的发抖。

这tm要给自己整出肺炎来,老子就给你整成艾滋!

程成心里诅咒着,快步走过去。

在接近到十几米的时候,对方伸出手来阻止他继续接近,然后他喊:“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程成楞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那你还叫我上来干嘛,你自己跳不就得了?还让我给你收尸?”

“我想跟你谈谈条件。”

“条件?”

“对。”

陈晨说:“那35万,你要是不要回去,那我今晚就跟你换回来。”

“凭什么?”程成冷笑,“你tm一天就想挣35万?这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你就当是绑架好了,”陈晨说,“35万换你一辈子,这买卖不算亏。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这点钱其实不算什么。”

“再有钱那也跟你没关系,你要么,有本事现在跳下去,老子这辈子就不怕被人威胁。反正我还活着,我还给我爸妈当儿子,但你爸妈……你不会指望我会管他们吧?”

对方冷笑,似乎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法律上你就有赡养他们的义务。”

“我还没见过谁因为不孝被送监狱呢,我不在乎,别说赡养了,我不去虐待他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对方似乎愣住了,程成的回答似乎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程成抓住了他这个愣神的机会,猛的冲了过去,一把就把对方按在了地上,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在对方脸上左右开弓来了十几个大嘴巴,嘴里念念有词:“老子叫你装b,叫你嘚瑟,一个初中生学别人谈判是吧,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谈判。”

按道理来说,程成自己的身体是经过很长时间锻炼的,两年的大学,长跑,拳击,都练了不少,按照身体素质来说,他本人一米八三的大个,打陈晨这种一米六五的三等残废,简直是手到擒来。

但实际上战斗却是一边倒的碾压,对方似乎根本不敢反抗,只是两只手下意识蒙着头,忍受着程成的辱骂和殴打。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理直气壮吧。

但很快程成就被人拉住了,然后他感觉自己嘴上也挨了一个大嘴巴,他怒气勃发的转过身来想要看看是哪个sb来管自己的闲事,结果发现是自己的老爸。

他妈也来了,正在安抚刚刚被扶起来的陈晨:“没事吧小成,哎哟,这下手可真重……”

然后又转过身来对老公吼:“快报警!这怎么见面就打人!我之前看他就不像好人……”

程成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但他也知道,现在说什么自己父母也不会听的,但只是对着陈晨喊:“真等警察来了就不好收场了,这样,打个折,你拿15万走,我认了。”

程成父母听的都莫名其妙,但是能看得出来,儿子正在犹豫。

但最终他还是拒绝了,他对着程建兴说:“爸,报警吧。”

程成死命的盯住对方的眼睛,发现对方也在盯着自己。

双方的意思很明显——赌吧!

程建兴拨打了110。

手机提示忙音。

他耐着性子等了半分多钟,却都一直没人接听。

这很不对劲……

程建兴是常年干工程的,报警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几个工人打架了,工地有人受伤了,追债了,躲债了……

需要麻烦人民警察的地方实在是不算少。

一直以来,程建兴对于本地的警察也是有一定好感的——最起码,效率还是挺高。

电话基本上是几秒钟之内就接,出警也都在几分钟以内。

但是像今天这样半分钟不接电话的情形……似乎真的不多见。

突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现场其他三个人也都听到了,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陈晨明显都有点紧张——那是警车的声音。

之前他们没注意,其实程成现在回忆起来,在他打车过来的一路上,似乎也听到了好几次警车的声音。

只不过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陈晨他妈的那个电话上,没有在意。

但是现在,到了夜深人静的后半夜,他们所有人都意识到似乎这座城市和平常相比,有点不太一样。

警笛的声音太多了。

太频繁了。

程建兴是见过不少场面的,他灵敏的感觉到了不太对劲,就先说:“外面这么冷,都回家再说。”

但是在电梯门口,程成要进去的时候,程成的妈却瞥了他一眼,显然是觉得这个打自己儿子的所谓同学不是什么好东西。

程成忍着这天大的委屈进去了。

但是能一起进电梯,却不可能跟他们一起回家。

因为那是程成的家,而自己的身份却已经是另一个人。

看到他们一家三口进入那个熟悉的家门,最后大门关上的时候,程成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不就是35万么……还讨价还价……

和可能失去的这一切相比,35万算得了什么?

……

程成来过几次派出所,跟人打架,补办身份证什么的。

印象中这里是个很清静的地方。

但是现在,这里的氛围显然不太平常。

他是打了二十分钟的报警电话才打通的,但是警察大概听了一下,说实在没有警力出警,给他一个定位,让他自己主动上门来的。

甚至没一个接待他的警察。

要接待,他还得排队,数了一下,起码二十个人。

接警处有两个警察正在那里不断的做笔录,一个问,一个记,程成听到正在被接待的那个人正在喊:“不知道,我哪里知道对方在哪……我跟你说,现在你们要赶紧去冻结我的银行卡……”

他面前的两个人正在聊天:“你也是换了?第几次?”

“第五次了。”

“最好的是干什么的?”

“给领导开车……听说还是个市级领导,这不是搞笑么,我连驾驶证都没拿。”

“你呢?”

“第三次,最好的也不过就是上班当经理,连个小秘都没……”

“那他肯定有老婆啊……”

“他老婆早知道这事了……”

“消息灵通啊。”

“说不定他老婆自己就换过的。”

“听说现在全国都要乱了,是不是是个人都换过了?”

“不知道,肯定有吧,你看新闻上都没什么报道。”

“是不敢报道吧。”

排队的人当中,个个都是忧心忡忡,脸色看起来……应该跟自己都差不多。

程成本来是满怀着怨愤来到这里的,来的这一路上他都在心里吐槽,吐槽警察的不作为,吐槽这个世界人心沦丧,吐槽这莫名其妙的穿越,吐槽老天爷不公平,更吐槽自己的爸妈,自己亲身儿子就在他们面前,一个都看不出来。

但是来到这里,听了几分钟之后,他的这点情绪几乎烟消云散了。

原来所谓的穿越……不仅仅是自己……

自己没什么特殊的。

这个想法既让他感觉到有些轻松,又随即让他感觉失落。

轻松的是自己的问题也许有希望解决了,原来他以为,光是给警察解释自己被穿越的这个问题,就要耗费无数的精力。

失落的是,他本以为自己能穿越,肯定是具备了某种特殊性,甚至之前来警局的路上,他都想过要是未来用陈晨的身份自己生活下去,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毕竟这个世界上能体验灵魂互换的人,有几个啊。

但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也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个。

甚至是那个消息更不灵通的那个。

这个世界上已经有过了这么多的穿越者,而自己……到现在才轮到自己……

哎,突然感觉这个世界没意思起来。

前面排队的几个人当中好几个都在不断的拿笔,在笔记本上记东西,看来都是在回忆自己能记起来的关键信息。

“我来补办身份证的,我原来的身份……什么法律不法律的,别人正在搞我老婆你知不知道!我整个公司都要被卖了!”那人激动的拿手掌拼命的拍桌子,但负责询问的两个警察看起来却很淡定,脸上都是一脸的无奈。

程成认真的听了好几个报警的,发现遭遇都是跟自己大同小异。

和人换了身体,很不满意,来找警察帮忙,要求换回去。

大多数都是多次交换了——程成这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穿越可以这么简单的。

只要睡觉,做梦,梦里按绿灯就行。

红绿灯……

原来大家都做这个梦了。

程成再次感慨。

原来他还以为这是属于自己的什么秘密呢。

现在来报警的人里,大多是在想着下次穿越能不能找个条件好的。

“我是孙小鑫。”

房间里所有人几乎都下意识闭上了嘴,竖起了耳朵,转过眼睛,把视线集中到最新的这个正在做笔录的人身上。

“我跟你们局长四天前还吃过一顿饭,谈的是前几天我们公司会计挪用公司钱的事,当时你们所里来了好几个,我不太记得都有谁了……”

笔录的两个警察立刻示意对方别说了,然后站起身来,带着来人离开了。

剩下一堆人窃窃私语:“孙小鑫啊,听说他好几十个亿。”

“他傻啊,这也肯跟别人换。”

“说不定人家欠银行的更多呢……”

程成的精神这时候已经完全放松了,他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十万的事,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说实话,孙小鑫本人他还见过面,他父亲似乎跟孙小鑫的一个公司有点生意往来,一次被邀请去年会,他爸也带他去了。当时印象中的孙小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在年会上致辞时的那个形象,一度成为当时还在高中的程成的偶像代表。

但是再联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个报警的人。

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头,秃顶。背也有点佝偻,身上的衣服也很一般,之前在排队的时候,都没人注意过他。

这个世界……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程成这时候才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这时候警局里突然有了香味,是有个人正拿着一碗泡面回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嗅鼻子,程成也突然意识到,从上飞机之前,自己在南省吃了一顿火锅,之后自己就没吃过东西。

这挨了一个晚上的冻,打了大半天的架,更别说这一路上脑细胞飞快工作,估计因为过劳不知道都死了多少……

肚子早就饿了。

只是饿过头自己没感觉罢了。

还是先找点东西吃吧。

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人都是要吃东西的。

大概是因为最近的经验,吃的派出所里其实都提前准备好了,除了泡面,其他各种饼干,零食火腿肠,豆腐干,都快比得上火车上的小推车了。

价格也很实惠,毕竟这里是派出所,不是小超市,不指望这个挣钱。

程成选了一碗泡面,泡开之后也不想了,闷头就吃。

一碗面几口汤,呼噜呼噜的干完,肚子还有点意犹未尽,于是又去买了点花生米。

一边吃着花生米,程成又觉得有点犯困。

等到他被摇醒的时候,发现整个房间里似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刚刚还熙熙攘攘的接警处,现在只剩下两个打着哈欠的警察。

再掏出手机一看,都凌晨五点半了。

大部分人都报完警回去了,只剩下自己。

“还报案么?”警察问。

程成点头:“当然,来都来了。”

程成简单的描述了一下自己的案子。

很简单,他之前已经听很多人报过案了,他知道警察关心的是什么信息。

做过梦了,红绿灯的。

昨天晚上睡的,对方……不知道,但是对方现在还在我体内。

对,是互换,现在……应该还在吧,他看起来不打算走,毕竟我家还算有钱。

程成本以为自己说完这些,警察会跟之前一样,记录下来,然后让他们都回去等消息。

其实程成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连今天晚上再做梦到底穿不穿越都想好了——他要和对方那个陈晨战斗到底!

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程成从他们眼里,看到了一种发现猎物的兴奋。

“走!”他们一起站起来说,“现在就去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