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章 常态

第三章 常态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带着警察,回到自己家大门的时候,程成有了一种自己是地主还乡团的感觉。

程成母亲大概是因为看到是警察的原因,很快就开门了,还以为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报警。

但是看到警察后面跟着的,那个殴打自己儿子的凶手,她就感觉不对了。

比较年长的警察举起了手里的证件:“这是我们的传唤证,你儿子程成,在家吗?”

程成妈立刻喊叫起来,又像是抗议,又像是在给儿子老公示警:“是他打的我儿子,怎么来抓我儿子?”

年轻的警察耐心的解释:“大姐,这不是逮捕证,只是传唤,找你儿子去问一下情况。”

程成父亲此刻也出来了,认真看了一下证件,又说:“那我们能不能跟着一起去?”

警察劝说:“没有这个必要,人我们肯定会照顾好,当然你们一定要去也可以……”

程成母亲立刻说:“我们去我们去。”

程成父亲又说:“我们叫一下律师。”

陈晨被从房间里喊出来的时候,眼神还带着惊恐,特别是发现家里还站着两个穿警服的警察之后。

更别说程成,还占着他的身体,在警察后面朝着他冷笑。

陈晨来到警察面前,身体都在发抖了。

还做贼心虚的,主动伸出两只手去。

这个动作简直把程成笑傻了。

程成父亲很惊讶儿子这一副的窝囊相,狠狠一拍他那伸出去的两只手:“干什么?你是杀了人了还是放了火了?”

陈晨两眼空洞无神,也没出声,只是跟着警察出去。

下楼的一路上程建兴就在不断的打电话,他做生意认识的那些个所长局长,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但这些电话的回馈,都不是那么乐观。

所有人都在让他配合警方调查。

警车里面,程成坐在前排副驾驶,那个老一点的警察开车,后面是陈晨和年轻的警察。

程成父母不放心,开车在后面跟着。

上车之后,程成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转过头去问陈晨:“我敢打赌,你早上醒来的时候,肯定是觉得你自己中大奖了是吧。”

陈晨木然的看着他,眼神里闪出一点火气,但是很快又熄灭了。

“看看我这颜值,再看看我这身材,”程成忍不住拿出手机来,给自己的身体拍照,“啧啧……我手机里还有我女朋友们的照片,是不是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实话实说,你有没有给她们打过电话?”

陈晨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哟,看我鞋呢,”程成又接着加紧打击,“你可是不知道,我早上起来,可是遭了大罪了,你自己说说,你都多少天没洗澡了?我下午去酒店泡澡,泡出来的洗澡水都是黑的。你们宿舍也不是没有热水器,洗个澡你怕什么?再说你那鞋,还有袜子……”

陈晨猛的抬起头,吼道:“你tm有完没完!”

开车的警察立刻出声制止了:“都别说了!到局里有的是时间说话。”

后面的警察也立刻示意程成转过头去。

陈晨的头又低下去了。

程成呵呵一笑,虽然头不回了,眼睛却通过后视镜一直饶有兴致的看着后面,自己曾经的那副身体。

也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早起跑步,锻炼节食是别指望了,哎……

看着看着,程成竟然有了意外发现,后面的那货,竟然开始哭了。

虽然看着不明显,但如果仔细听,掩饰不住的哭声还是能听到的。

程成嗤笑:“我才是受害者好吗大哥?我都还没哭呢。”

开车的警察转过脸来,语速很慢但很认真:“不说话你会死吗?”

程成撇撇嘴,但终于是住嘴了。

到警局之后,俩人立刻被各自送进了询问室。

程成注意到,询问他的年轻警察是开着手机的通讯询问的,问的问题,依然是他报警时候说的那些问题。

不同的是这次询问的还有来自电话那一头的另外一个……不,可能是一群人。

程成不知道他们都是谁,但是能明显听的出来,那些人是在讨论。

于是程成又不得不从头开始,把自己穿越前的经历,特别是那个梦,仔仔细细的再说一遍。

那应该是前天,不,严格来说是昨天的凌晨,大概1点多,他打完游戏准备睡觉,在床上还刷了会视频。

睡着的准确时间,大概就是一点四十到两点钟之间。

后来就做梦了,那个现在已经全网都知道的梦。

他看到了一个红绿灯,然后红绿灯对面有人。

“多少人?”手机那边的人问。

就一个。

而程成手里有一个按钮,这个按钮是奔驰的车钥匙。

“奔驰车钥匙……”手机那边的人重复了一下,似乎是在强调。

但和车钥匙不一样,这上面能按的就是一个键,程成当然是按了,然后就立刻感觉到了有一种,跟开车时快速起步的推背感差不多,总之感觉自己的人出去了。

红灯也变成了绿灯。

但是回头一看,自己的身体还在那。

这时候他看见对面那个人也过来了,程成还伸手想跟对方打招呼,但对方似乎没搭理自己。

这时候他到了对岸,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到了一辆新车面前,他把自己重合到对方身上,这时候就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声音就是陈晨几个舍友起床说话的声音,他被烦的不行。

但他记得很清楚,他那个时候还在梦里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对面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自己的身体不见了!被人换走了!

他突然有了这个想法,然后下意识的一着急,梦就醒了。

问完之后,程成就被留在询问室,问他的警察出门去了,门从外面锁了。

程成有点紧张,自己是不是就被关押了。

说实话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警察到底什么意思呢。

这事他们到底管不管?怎么管?

不过程成相信,既然现在很多人都有这个事,那这个事肯定是管的。

他爸就说过,只要事情闹大,什么事都不怕没人管。

程成又突然发现,警察并没有没收自己的手机。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不过坏消息是,自己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急,没带充电器,手机上的电也不多了。

不过去网上刷刷帖子还是够的。

他第一时间登陆了几个自己经常上的论坛和网站,发现大家聊的话题似乎一切如常。

于是他又在一个网站上提问:“发现自己灵魂穿越了怎么办?”

问题发出去之后,他等了几十秒看有没有关注,发现自己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又去论坛发帖,一样的。

程成毕竟不是傻子,立刻意识到可能是几个关键词触发了。

于是又改,改了十几分钟,终于把一个问题问出来了:“第一次到陌生人家里做客要注意什么。”

短短十几秒钟就有了一个回答:“银行卡密码重置,建电子钱包账号。”

又过半分钟又有了新的:“离开家,出去随便大街上呆着,最好带个面罩。要是有钱就去住酒店,用手机跟新的家属,老的家属们,都把该交代的交代了。”

程成能从这些话回答里隐约感觉到什么,他正要跟这些人交流,发现自己的新帖子又没了。

程成正打算想一个更隐晦的提问,但询问室的门这时候却被打开了。

刚才问自己的那个年轻警察进来了,在门外面还有两个。

陈晨就在门口,等自己走出去,就被示意和陈晨一样,被两个新的警察押着着出门。

程成的父母就在门口,全程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押上去,但是他们都没说话了。

他们请来的律师也在了,那律师程成还认识,记得好几次过年前一起吃过饭,自己有一次打架,父亲还把他电话给自己,让他来派出所领自己。

程成还记得那个律师说过的话,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他,大到杀人放火,小到打架斗殴,他都能管。

任何事都有挽回余地,遇到事千万别走极端。

那会他正跟他爸闹脾气呢,天天嚷嚷着离家出走。

现在,那位号称什么都能管的律师,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拍着他父亲的肩膀安慰。

而他父亲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

之前来派出所的时候,程成觉得自己这肯定是小事一件,更别说昨天他还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样,

派出所的院子里有一辆新的警车,他们跟之前被送来时一样,一前一后,两个警察。

车子驶出派出所大门的时候,程成第一次感觉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还有兴奋。

而在车后座的陈晨,又开始发抖了,这次肯定不是因为冷。

程成又要掏出手机来刷帖子,结果开车的警察立刻靠边停车了,惊讶道:“这帮人怎么办事的?到现在都没收手机?”

程成立刻被吓住了。

收手机的时候,警察又问他们:“有没有在网上说什么,发什么?”

程成还在想要不要说实话,但问他的警察已经在从他手机里翻找出来几个提问了。

另一个警察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们俩:“从现在开始,没有经过允许,你们不能把你们经历的情况对外说一个字,懂吗?”

程成壮着胆子喊:“我们是守法公民,有言论自由。”

警察从公文包里拿出他们刚才在警局里做的笔录,然后指着上面一个绝密字样的章给他们说:“是,但是属于国家机密的内容,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

程成俩眼睛一下子就圆了,看那两个绝密字样的章,几乎怀疑是拍电视剧:“这……盖个章,就绝密了?骗谁呢?”

警察又拿出证件,让程成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一些。

不过这次没有敢再次质疑。

总之他不出声了。

后面的陈晨也是,身体都不抖了,人也似乎一下子精神了,本来低着的头一下子抬起来。

俩人都没再说话,车内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车子上高速的时候,程成才意识到这是要出城了。

上了高速之后车子一路上都很平稳,再加上也没手机看,又不敢说话,连车里开个音乐都不让,程成意识到了,似乎对方生怕自己从音乐电台里,听到外界什么消息。

总之,穿越这事,比他想的还严重。

他脑子里忍不住就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这穿越是国家弄的什么秘密武器?不小心打到他们俩身上了?

还是什么国外神秘组织来扰乱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又或者干脆是外星人入侵?

但这些又跟穿越什么关系。

怎么好好的,自己的脑子就会换一个人呢?

乱七八糟的东西越想越多,越想越困。

算下来,他已经一整个晚上没睡过好觉了,也就之前报警,在警察局里眯了俩小时。

他索性把椅子调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半躺着,准备先睡上一觉。

但才刚刚闭上眼睛,还在想着这待会国家供不供饭的时候,突然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整个人都清醒了。

他太阳穴上有个冷冰冰的东西。

他感觉自己说话都开始颤抖了:“警察叔叔……我就是,想睡个觉……不至于吧!”

然后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使劲挪动眼球,看向自己的左边。

果然,自己大脑的直觉没有欺骗自己,就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一块冷冰冰的金属,带着小管子,黑洞洞的口子,有扳机,有弹匣……

那个扳机正被身后的那个警察的食指搭着,看起来很随意,程成抬起头去看后视镜,看到那位手指的主人,正在对着自己笑。

他也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没什么,你看,保险都没开,”警察收起手枪,对他说,“就是帮你清醒清醒,别想着跑。”

“跑?”程成觉得自己真的委屈的要命,“我往哪跑?难道我还能跳车不成……这车速开到一百多,跳车也是个死啊。”

“我听说你还是大学生,就这点水平?脑筋急转弯,再想想。”

程成一想,瞬间就明白了。

警察不是怕他这具身体跑。

是怕他在梦中逃跑。

穿越不是一种偶然,甚至不是群体性的偶然,从这个警察的态度来看,显然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