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八章 绝症

第十八章 绝症

“其实要是条件不好,倒不如主动报警,起码拘留所里不怕冻死。这种天我跟你说你要是在北方,还没暖气,真的会死人的。”

“看守所是个好地方啊,人才又多……现在一大堆的穿越技术,听说都是看守所那帮人交流出来的。”

“那些都是低端交流,整天琢磨用别人身份多贷点款,多骗点钱,技术含量太低了,”全真道长说,“现在很多平台都不放款了,这些公司的鼻子最灵了。这种手段是没多少前途的,还把我们穿越众的形象给破坏了。”

陈晨确定警察们都走远了,电也冲的差不多了,他才站起身来,离开酒店。

此刻外面的天已经有些发白了,路边上一些早餐店也开了们,他随便找了一个卖小笼包的,进去点了一笼。

店主表示还要等,陈晨不在意,只坐在里面继续聊qq。

陆续更多的人醒了,很多人都是日常来群里报备交流。

“存款1800……这货衣服倒是不少,是个绣花枕头。”

“我这更惨,他还有老婆孩子,还是在钢铁厂上班,现在药店还要安眠药卖吗?我要赶紧跑路。”

“我在xx市,有辆车,有一起来见面的吗?有事面谈。”

“这又是准备出去干大事的?管理员快点出来!”

很快那个说自己有辆车的就被踢出群了。

这样的人陈晨在很多群里都见过,所谓的有事面谈,要么是见面直接勒索诈骗,要么,就是蛊惑一起去犯罪。

反正能穿越,所有的刑罚都再没有了威慑力。

除非现在枪毙的速度能够缩短到一天之内。

qq群里的人虽然天天都想着穿越致富,但是大家也是有底线的。直接去犯罪这种事,他们还是无法容忍的。

陈晨的小笼包好了,他开始放下手机吃起了东西。

周围陆续有学生过来,还有接送的家长们。

几个家长凑在一张桌上聊天:“最近你们单位是不是也体检了。”

“全国都在体检,学校里这两天也不也要弄么。”

“说是脑子里都长了瘤子。”

“谁知道呢,不收钱就行。”

“学校里据说现在也有警察了。”

“对啊,x中昨天就出事了,一个人听说就是穿越的,绑架别人儿子去了。”

“这帮穿越的都是走极端的。”

“混的好的谁肯穿越,都是混的越差的越想翻身。”

吃过饭,陈晨回到马路上,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无处可去。

他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在车最后面找了一个座位,然后又打开手机,私聊了那位全真道长:“想要落实身份,大概多少钱。”

“哪里人,基本资料有吗?”

“没有,刚换过来,身份证上的地址……我拍给你。”

对方考虑了一会,报了一个价格:“两万吧,十分钟里就有初步建议,三天内我给你全部搞定。”

“直接比特币收不收?”

“收,当然收,还有折扣呢。这比现金方便。”

“再顺便咨询你几个问题,一起结算吧。”

“我这里收费标准你知道吧?”

“知道……我是你老生意。”

“行……那我就放心了。有事就说吧。”

“我要是现在汇款给我过去的……亲戚朋友,会不会暴露。”

“你身份不一定会暴露,但是你的存在肯定是暴露了。我听说你还被有关部门抓过……这事,我建议你还是等等,等风头过去再说。”

“新身份要是暴露了怎么办?”

“身份落实之后你就随便找点理由,先辞职,再出去旅游,然后在偏远的地方买个房子,就自己过日子。你要是心里有点愧疚呢,就定时给他父母打点钱,逢年过节问候几句;要是不想节外生枝,就索性找个理由跟他家里大吵一架再走,弄一个感情破裂的事实。”

“他父母万一报警呢。”

“那肯定要先等你身份落实之后再一步步去干,这中间要有个过程,急不来。”

“我知道了,多少钱。”

交易结束之后,陈晨等公交车在一个站台停下,立刻就下车了。

所谓落实身份,其实也就是针对警方戒严的一个反侦察手段,靠别人去查清楚新穿越身份的所有细节,然后自己备好,以针对警察针对性的询问。

起码群里人已经证明过了,现阶段还是有效的。

道长的生意做了也不是一笔了。

之前联系典当行,卖家当的主意,其实他也是来群里咨询这位道长才知道的。

手机里又有了新信息,是一条陌生短信,但是一看就知道是道长给他发的:“你运气比较好,他没正式工作,跟父母联系也不多,也没女朋友。就回他的住处呆两天,待会我在qq上给你传一个软件,你安装一下,用来搜你手机里他的信息。对了,他没给你打过电话吗?”

“没有。”

“要是原主人打回来,记住一定安慰好他,出点血也没事,最怕那种穿越了后悔的,最后跑去报警,那是一抓一个准,一般来说这样的身份都不能再用了。”

这个陈晨当然知道,他第一次意识置换,遇到的主就是这种的。

一直到现在,回忆起程成,他还是有心理阴影——因为他总是能回忆起自己拳头的滋味。

不过说实话,他现在也忍不住开始想他了。

如果自己没有逃跑,说不定自己现在还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的实验还在继续吗?

相比起在外面这几天的漂泊,每天生活的大起大落,陈晨还真的开始怀念起园区里那一段稳定的时光。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迫不及待现在就想随便找一个身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他现在有钱了,有很多钱了,只要他愿意,这些钱足够他三辈子的花销。

他以后会娶一个漂亮老婆,生三个孩子,买市中心的房子……

一阵来自身体内的陌生剧痛突然打断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几乎立刻就躺在了路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手机这时候也来了新短信,陈晨几乎用尽全力,才勉强伸出手去,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眼前:“你看一下你手机上的照片,坏消息……他应该是因为绝症才去置换的,照片里还有肝癌的诊断书,是他本人的,已经是晚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