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一章 结束

第三十一章 结束

凶犯驾驶着警车,直奔村外去了。

方一鸣踩着油门,沿着这车的轨迹一路搜索。

好几十个村民也驾驶着他们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跟在方一鸣的后面。

村里好几个广播用的大喇叭还在提醒其他村民:“有一名杀人犯正朝村口逃逸,驾驶警车,请行人立即避让……”

从卫生所到村口大概也就几百米距离,油门一踩几秒钟的事。

又是大雨天。

方一鸣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追上对方了,只希望对方逃逸过程中别再造成更多的损伤。

但在一个拐弯的路口,他却看见前方的雨幕中,那警车的灯正在闪烁,正朝着自己飞快的迎面驶来。

方一鸣几乎是下意识转动方向盘避让,对方似乎也被方一鸣吓了一条,也是一个很大的急转弯。

方一鸣的车撞在了防护栏上,对方的警车却直接歪歪斜斜的扎在了一个排水沟里。

从刚才警车的方向,过来了一群骑电瓶车的人,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小心翼翼的过来看警车,嘴里喊着:“是不是那个杀人犯。”

警察前半截车头几乎已经栽进路边的一个水塘里,车门似乎也被水按住了,凶犯正在手忙脚乱的试图从驾驶座里出来。

围观的人群都在岸上,几个胆大的小伙子试图上去,方一鸣警告他们:“别去,嫌犯可能有凶器。”

他和林晓一左一右,直接从车的两侧接近,警告对方:“不要有任何动作,不然我们立即开枪!”

车里并没有进水,车的主要部分还在水上,所以凶犯没有生命危险,但他还是在试图挣扎。

林晓对着方一鸣点了点头,俩人不再上前,也不再试图劝说,只是都拨开了保险。

按照最新的戒严条例,开枪前只需要一次警告。

虽然这枪是最近几天才领,之前也就在射击场熟悉过几十枪,但用在眼前这种情况,已经足够了。

一个标准的人型固定靶。

方一鸣在左边,正对着车门的方向,凶手正在试图打开车门,能看到凶手的半个身体,林晓在车右边,仅能看到右边的肩膀,还有半个背部。

枪响的时候,对方几乎立刻停止了动作,在车里喊:“别开枪,我投……”

但是枪声并没有停止。

方一鸣一共开了五枪。

林晓是七枪。

基本上确定对方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他们才小心翼翼的接近过去。

其实人还没有断气,只是一动不动,就在那里大口的喘气。

方一鸣把枪指向对方的太阳穴。

他开了第六枪。

周围所有围观的人都目瞪口呆。

俩人赶紧回去卫生所,查看伤亡情况。

被割喉的那名民警已经死了,刚咽的气。

警告他们,并被撞到的老人还活着,大概是因为急救的动作过于疼痛,他现在又醒了。

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不过要从城里过来,起码半个小时。

那个老人点名要见他们两个。

方一鸣到卫生所的时候,老人就躺在里面的病床上。

田医生的尸体已经被抬出来了,和警察的一起,并排放在走廊上。

现场一片狼藉,村长指挥者几个村民守住门口,不让人进来,尽量保护现场。

外面许多村民在围观,很多人都在讨论刚才方一鸣和林晓俩人开枪的事。

一共开了十几枪。

特别是最后那一枪,顶着脑门开的。

那人的脑浆子现在还在流。

大家现在看方一鸣的眼神都是有点害怕的,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们的身份,不少人还说他们可能是特警。

专门过来支援的。

老人的伤很严重,压断腿的那个伤没有生命危险。

但是后面对着肚子上碾过去,显然有些严重。

方一鸣来到床前的时候,对方嘴里还在吐血。

方一鸣只是接近,对方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只说了几个字:“我是陈晨。”

方一鸣有些惊讶,他知道陈晨应该在这里的现场,因为是陈晨联系的程成,程成又汇报给他们。

幸运的是这里距离方一鸣住的地方并不远,所以他和林晓开着自己的车就过来了,路上他们也跟当地的警察联系了,跟这里的警察几乎是前后脚到的。

只是当地的警察对意识置换的犯罪严重性估计不足,很多时候农村的报案都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种轻视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方一鸣点点头:“你别说话,救护车就在路上,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晨脸色惨白道:“还行,就是疼,这里有没有止疼药。”

林晓已经远程跟医护人员联系上了,直接在卫生所里找了找,很快就找到了一些。

但是他不会注射。

村主任朝着外面看热闹的人喊:“沈家的儿媳呢,在不在,快点过来,打个针。”

一个中年妇女进来了,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药,又看陈晨的身体,叹了口气。

不过止疼药还是打进来了,陈晨感觉自己舒服了很多。

他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已经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

“我是不是要死了。”陈晨的声音很轻,感觉像是在自言自语。

方一鸣已经离开了,他出去跟另一个民警核对现场的指纹信息。

陈晨的嫌疑还没有解除。

林晓在他的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别想太多。”

陈晨又问:“他人呢?跑了?”

“谁?”

“那个杀人的。”

“死了。”

陈晨又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遗憾:“他还拿走了我三百万呢。怎么跑的,我看他都开车出去了。”

林晓也纳闷,村长和方一鸣刚才在门口正在说的就是这事。

那人开着车跑出去的时候,正好村里一群女人骑着电瓶车从乡里赶集回来,乱七八糟的年货买了一大堆。

在广播里听说了田医生的事,还听说凶手要从这跑,这群女人索性就把货物和电瓶车全扔在路口,把不大的路口完全堵死了。

凶手看到电瓶车路障本来准备硬撞过来的,但没想到撞了一下刚撞开了,这群女人不知道谁还带了防爆喷雾。

这些喷雾还是过年的时候,因为戒严,上面给村里发下来的安保物资,本来谁也没有重视。这群女人去赶集,大概也是最近治安不好,就乱七八糟的带上了。

结果一群女人对着车里一阵狂喷,凶手几乎被吓坏了,立刻关上窗,返程夺路而逃。

也是因为他被喷雾了,所以后面根本也没法注意看路,直接开进了池塘了,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