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一章 绑架

第一章 绑架

网上很多人都说,意识置换本来是在青年人中先流行起来的游戏,但是最终受益的,却是老人。

程成深以为然。

只有长时间,深度参与过意识置换的人,才最清楚,什么是人最宝贵的财富。

这是程成置换过的,第三个老人身份了,也是岁数最大的一个,75岁。

但身体素质却比之前许多中年人都强。

不过毕竟还是老了,眼睛有一点老花,整个视野里都带着一点朦胧。

不过配合窗外这星星点点的雪花,感觉倒是也不错。

车到站了。

程成戴好眼镜,拿起拐杖,跟着人流出站。

在出站口的位置,程成看见有一个陌生人,但是近看就认出来了,他手里举着程成1105的牌子。

他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你是最后一个了……大家都在等你。”

约好的地方在车站边上的一个小饭馆。

一共六个人,点了一个包厢。

程成进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站起来:“哟,多大岁数了?过来一趟不容易。”

“75,还行。”程成看了看桌上,菜几个凉菜都吃的差不多了,烟屁股也有一堆,看起来应该等了好一会了。

大家纷纷落座,带着程成过来的那位立刻喊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1105,你这能不能喝酒?”

“还是不喝了,”程成说,“你们随意。”

“行,那大家都随意一点。不过大伙还是先碰一杯,1105你就用茶杯,以茶代酒。来,就当是为我们的缘分吧,干一杯。”

六只杯子碰在了一起。

放下来的时候,六双眼睛互相看着对方。

这六个身体,程成全都认识。

有人认识三四个,也有最少的只认识一个。

都是他们曾经用过的身份。

也不知道是谁先发起的,总之有一次程成苏醒后,看到身边有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一个联系方式。

通常来说,意识置换者互相之间都是避免联系的,因为几乎都会产生纠纷。

谁用的钱多了,谁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了,谁不好好吃饭,弄的胃痛了……

老话说的好,一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意识置换就是一群和尚抢水喝。

3x疫情发展到现在,算上公布前的时间,已经一个多月了。

如果把意识置换看成是一场庞大的游戏,所有参与的人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游戏的规则。

也明白了游戏的前景。

如果说半个月前还有一些人是乐观派,那么到现在,基本上在主流媒体上,已经听不到乐观派的声音了。

全世界范围内的犯罪激增,意识置换者普遍不愿意出去工作,所有人都在想着怎么挖掘出新身份的存款,用这个身份套现出所有能套现的现金,然后卷款携逃。

似乎这就是这个游戏最佳的游戏策略和规则。

在这种规则下,所有人互相之间,就是抢劫和被抢劫的关系。

像程成他们这样,能聚在一起吃饭还不打起来的,真是少之又少。

“听说了么,”说话的是1101,程成跟他在网上聊过不少,也是这场聚会最早的发起者,也是给程成主动留言的那个人。程成不知道他最早的身份,但网上聊了好几天,他知道对方召集这次聚会肯定是有想法的,“现在很多人,跟我们这样的,都组织起来了,吃大户。”

“吃大户?不是一直都在吃么。”1104不以为意。意识置换者看到一个新身份有钱,把能变卖的都卖光……现在已经算不上新闻了。

“不一样,”1101说,“是有组织的吃大户。”

1101说起前天发生在另一座城的事。

大部分人意识置换是因为好奇还有对现实不满,但1101不一样,他是迫不得已的。

他很有钱,但是得了绝症,家里一切都好,有两家公司,家庭幸福。

本来他也准备认命了,在医院坚持了大半年,罪是越受越多,病也看的越来越多。

本来是淋巴癌,然后转移,看好了又转移……

遗书都写好了,家里的财产也都提前做了安排。

但意识置换出现了。

换到新身份后的第一天,他回家跟家里人认亲,家里人竟然接受了——当时意识置换还没有公开。

而换到他原来身体里的人,据说本来就准备自杀的。

是因为自杀的时候做了梦,换过来的。

既然这里又是绝症还那么疼,他就再自杀一次。

这一次成功了。

1101为此背负了不小的精神负担,他还找到了那个自杀者原来的家属,给他们家匿名寄了一笔钱。

1101的新身份也是孤身一人,父母早就没了联系。

所以他就用新身份回归了旧生活,还是一样管原来的公司,做原来的工作。

外人只是以为他老婆改嫁,闲言碎语也有不少,但对他们家影响不大。

但是过了十几天,新的身份也发现有病……也是绝症……

他又换了新身份,但这次他老婆接受不了了。

改嫁一次还行,半个月里死了老公改嫁两次,两个老公都得绝症。

总之,最后每次他换了身份,都去给老婆,自己的公司远程打工。

只不过他们家里人不承认他的身份,让他以后换一个稳定的身份再说。

他自己也乐得如此,每次换了新身份,但是做的都是一样工作。在绝大部分意识置换者中,像他这样有稳定工作的人,还愿意稳定工作的人,算是少之又少了。

事情似乎有点邪门,似乎1101每次换新身份都有不小的病,或者干脆就是老人和残疾人,不过1101自己倒是不介意,对他来说,自己能多活一天都是老天爷的恩赐,所以他心态很不错,而且他家里有钱,基本上没有花过新身份的钱,而且遇到条件很差的身份,还会给留联系方式,让后来者不方便的时候来找自己。

多了不敢说,一两百一天的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

因为一直在经营企业,而且自己也是意识置换者,所以他对意识置换本身对经营可能产生的风险很警惕。

他的公司是干外贸的,主要是服装和医疗。

本来以为戒严会影响生意,结果订单反而接踵而至。

但是几家经常合作的工厂却出了不少的问题,现在辞职的人太多了。

之前还以为是因为过年,这段时间工人回去,或者因为戒严,呆在家里不敢出来,也是正常的。

过年的时候他还让他老婆去找这几个工厂的老板吃饭,摸一摸情况,也给他们适当提高点价格。

但前几天就出事了,其中一家工厂的老板,他儿子没跟他说,就去置换了。

谁也不知道一个人好好的富二代不当,在梦里瞎按个什么劲。

但这下大麻烦来了。

他儿子的新身份几乎立刻来到工厂,直接要从厂里拿钱——他儿子是厂里管财务的,而且工厂的日常管理也是他儿子一直在负责。

那个老板自然就报警。

警察一开始来了几个人,要核实他儿子的身份,结果他儿子喊来了五六十个人,这些人每个人手里拿着借条,都是他儿子的签名,来厂里要钱。

这事就闹到法院去了。

签名当然是新身份签的,按照最新的司法解释,所有意识置换后的行为,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所以这些债务他们不承认。

这事本以为就这么了了,但是没这么简单。

这个占了他儿子身份的人就在他儿子身体里住下了,根本不走。

先是在看守所观察了48个小时,然后不得不放出来。

这个儿子直接就找到工厂主本人,说要跟他谈条件——给他200万。

如果不给,他今晚就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先让自己置换,然后也不管下一个来的是谁,一刀解决。

他大可以去联系他儿子的新身份。

但他血脉上的儿子,肯定是死定了。

那个工厂主交钱了,故事如果只是到这里,似乎只是一种新型的意识置换犯罪案例。

但对方从银行里把现金拿出来,直接去了一个车站,然后就在车站里,当者所有人的面,当着一直跟过来的警察,工厂老板夫妻,还有他们家亲戚的面,直接给车站里一百多号陌生人分了。

平均一个人只不过分到一两万。

这让原本还准备追回赃款的警察根本无法着手,这些陌生人几乎都是意识置换者,显然是提前组织谋划好的,钱就当者所有人的面分了。

就是很粗暴的给钱,每个人手上塞一叠现金,有多有少,毫无规律。

警察当时就控制了车站,所有被分钱的人挨个审问。

几乎可以确定这是有组织的预谋犯罪,是一群人在网上约好,在这里分钱。

一百多个分到钱的人里,五十多个都是约好的,其他人都是没有预谋在这里准备坐车的。

这些分钱的人当中,几乎所有人……都是老人,残疾人,长期无工作在家待业的人,慢性病人,甚至很多就是村里的五保户,或者街头的流浪汉。

这事最后不了了之。

别说惩治这些人了,连分给他们的钱也没办法要回来。

因为根本没法分辨谁拿了多少,车站的人流量很多,等警察们赶到控制现场的时候,估计一小半拿了钱的人都跑掉了。

最后连主犯都都没办法处置,如果要按戒严条例进行枪决,那那个老板何必还要花200万呢。

还不是舍不得自己儿子的身体。

说一千道一万,意识置换走的那个儿子,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不是他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