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七章 考察

第七章 考察

换了一个新的身份之后,程成申请了休息。

新的身份其实并不算好,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还带着堪比怀孕五个多月的大肚腩。

这样的人,要是以前的程成看见,肯定会认真多看几眼的。

看的越多,自己健身的动力就越强了——健身最大的动力之一,就是要跟这种人彻底划清界限。

但是现在,程成也不在意了。

比起衰老,身材上的些许不健康,根本算不了什么。

起码这个啤酒肚还不至于要让他拄着拐杖,带着心脏药出门。

虽然一路上,所有路人的眼神,都在拿他当空气,程成在火车上还遇到了两个美女,要是以前他肯定上去要联系方式了。

但是现在……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

下车的时候,程成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看,是这男人的儿子。

今年九岁了,上三年级,还好现在因为戒严,还不需要去上学。

这男人以前的脾气肯定很差,这儿子见到他跟见了鬼一样,从程成带他出门,坐火车,到现在下车,他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也算是他做出的第一个主动交流的动作。

程成摸了摸他的头:“有事?”

“你真的不是我爸爸,对吗?”

“对。”

程成点头:“出发前我已经说过了,你爸爸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应该是吧。”

男孩的脸上有了些表情,说不清是开心还是忧郁……

“那我以后……”男孩看着程成,“你会管我吗?”

“这几天会吧,”程成说,“但过几天,可能我也会走。”

男孩低下了头。

程成知道他想问什么,但他没有问出口。

程成也没办法回答。

以前的意识置换者很少有涉及有家庭的人,因为一般来说,有家庭就意味着责任,如果家庭中一个成员意识置换了,对整个家庭关系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这个男孩没有母亲,据说是很早生病死了,男人也没有再娶。

男人昨天睡觉之前,还找男孩谈过话,说自己要走了,让他以后照顾好自己。

男人的所有银行账户里还留了六千多块钱,都转到了他儿子的账户里,还让他儿子别告诉别人。

程成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抛下儿子走,但他已经这么做了。

1101看见程成和他带着的男孩时,很是诧异:“这是?”

“算是穿越礼物吧,”程成苦笑,“听你说的很急,有什么活。”

“先把他安顿一下吧……我儿子也跟他差不多岁数,你放心的话就把他放我家。”

“没什么不放心的,”程成给男孩手机,“有事就打我电话。”

送男孩去了1101家的时候,程成见到了1101的老婆,看起来还蛮漂亮的,看到老公往家里领小孩似乎也习惯了,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孩子走了。

1101回到车里,才开始说事:“我们公司之前是做医疗外贸的,做过口罩和呼吸机,主要都是在国外。但是3x现在出现了,其他都是小儿科了,下午要去考察一下市场,但现在比较乱,我们两个人一起,可能出事的概率会小一点。”

“他们呢?都没来?”

“运气不好,他们四个都比较远,火车来不划算,准备下次置换吧。”

程成原以为对方会去医院,因为医疗行业么,考察市场没有比去医院更有效的了,但没想到1101直接来的地方,是位于郊外的一个殡仪馆。

停车的时候,程成就注意到,停车场里停着好多的车。

很多人都在忙,其中不少明显都是警察。

1101见怪不怪,直接走去接待处,他跟对方看起来应该很熟了,直接就问:“最近还能插到空吗?”

“没了,”对方直接回答,“三天后了起码要。”

“都是什么来源?”

“病死的呗,”对方说,“那么多人都进城来,没地方住,晚上还挨冻,死的肯定多。你要去一些县城的殡仪馆看,他们那里肯定死的就少了。”

1101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主要是最近每天的死亡数字,殡仪馆的处理能力。

程成对这些问题并不关心,他只是好奇殡仪馆里的氛围。

以前他也来过很多次殡仪馆,大多数都是亲戚家的老人死去,还有他自己的爷爷和外公死了,对殡仪馆的印象,似乎觉得这里永远有一群人在哭,随便找几个大厅,都能看到里面摆设的灵堂,还有里面一起哭泣的家属。

但是现在,殡仪馆里的灵堂里,基本都是空荡荡的。

似乎没人再需要这样的服务了。

以前殡仪馆还有升天炮的收费服务,总之就是在火化尸体的时候边上开礼炮,他们家两次送走老人都买了这个服务,回家后还听过他爸抱怨殡仪馆赚这种死人钱太黑心了。

但现在炮声也没了。

就连卖纸钱,骨灰盒的小卖部里,都没人在营业了,很多商品还放在柜台上,但是没人营业。

有的只是工作人员来回的穿梭,还有神色冷漠的行人。

等俩人回到车上,程成说起了这些现象,1101并不觉得奇怪。

因为过去,所有死亡的都是亲人。

而现在,所有死亡的都是陌生人。

意识置换带给这个世界最大的变化,就是给了许多本来必死的人,一次逃脱死亡的机会。

但这种逃脱的代价就是,也基本上和过去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彻底断裂了。

以前人们都是在自己的家中,在医院的病床上,在医生和护士的关注中,在亲人们的照顾下,最终无奈的离开。

现在人们都是在陌生人的家里,在不知名的旅馆中,在路边的某个网吧和商店里,突然离开。

他们没有身份,或者说,已经有过太多的身份。

他们不再是谁的父亲,谁的丈夫,谁的亲人,哪个公司的老总,又或者是哪个部门的主任,或者仅仅是某个公司的员工。

就算他们满世界呼喊自己就是谁,也没人会相信。

从他们抛弃自己身份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是这个社会规则的产物了。

所以他们的死亡,也不值得悼念。

只不过是化在空中的一缕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