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十三章 挑人

第二十三章 挑人

随机挑了几个问话,他们看起来也不是太想配合:“下次早点来啊,刚才我们都被吓个半死,等钱都给了,你们才过来。”

另一个正在被擦背的说:“对了,能不能让他们退钱啊,我们可是被敲诈了不少,加起来好几万呢。”

带队警察看着他们冷笑:“那你们谁愿意警方调查,做一个意识置换的溯源吗?”

没有一个人说话。

意识置换已经快两个月了,平均一个人起码都换过三四十个身份。要说有人没有用这些新身份做过一些为非作歹的事,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做意识置换的溯源,起码要把自己大多数的意识置换经历讲清楚,把自己看到的也都讲清楚。

说实话,很多人已经完全脱离了现实的社会体系了。

他们没有亲人,没有同学,没有父母和子女,也没有朋友。

唯一有的,只有飘荡的灵魂,qq群上的一群好友。

如果一旦有人被人发现和警察做过配合,那他在网络世界上的身份可能也会被抛弃。

对很多意识置换者来说,这比去坐牢的代价还大。

警察高声斥责道:“要求你们配合调查的时候一个个装聋作哑,自己吃亏了想起来喊警察!读过戒严条例吗?”

大家都没说话。

戒严条例就在救助中心一楼的墙上贴着,但从来没人看。

政府希望所有人都能很好的配合调查,公布自己所有的意识置换经历,甚至停止继续置换……

这是所有意识置换者们都无法接受的。

几个泡澡的满不在乎道:“你们当警察就是维护法律的……现在人都被绑架勒索了,你们还在这说什么条例……”

警察厉声责问:“被绑架勒索的是你吗?你敢说这身体是你自己的吗?这要是是你本人的身体,我立刻把这里的老板抓回去!”

对方撇撇嘴:“别人的身体还不是一样绑架。”

“你见过绑架犯给人泡澡还治病的吗?”警察立即追问,“1楼那么多人呢,别人求着被绑上来都上不来。”

“就算不是绑架,恶意折磨人,限制自由也是事实。”

“那你们这种意识置换者到处杀人放火,挪用瓜分财产……就不是事实了?”

“你要这么说就没法说了,”对方满不在乎,“制止犯罪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吗。”

“那公民也有遵守法律的义务,戒严期间服从国家安排的义务,你们都尽到这些义务了吗?”

澡堂里陷入一阵沉默。

陈晨跟在警察后面,每一句话都听的真切。

他突然意识到,其实之前的自己蛮幼稚的。

他总觉得警察就是维持正义的,所谓的正义也是绝对的。

比如逼着人拿钱这种事,肯定就属于需要被打击的事。

所以刚才看到警察,他的第一反应是有点紧张。

但卢小华显然比他更理解什么叫正义。

就目前来说,谁能更大程度上和政府站在一起,维护基本的社会秩序,让这些在意识置换中被淘汰的最弱者有饭吃,有地方住,有基本的医疗,以及安全保障,不让他们大规模的出去犯罪。

这就是最大的正义。

至于三楼这些被“治疗”的人,他们也许是无辜的。

也许不是。

但不重要。

他们不愿意跟政府配合,更别说接受政府监督了。而救助中心愿意,就这一点,他们就注定赢不了。

至于敲诈勒索,首先敲诈勒索罪成立的对象应该是侵犯私人的财产权,而这个私人,只能是身体本人。

但他们之前的置换者,已经用身体本人的名义,签了治疗的合同。

单纯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其实没有任何疑问。

限制自由和故意折磨,其实也是治疗的一部分。

这就跟已经签了手术同意书的病人一样,后面的后果,是需要病人自己负责的。

唯一能有争议的,就是这种治疗手段有没有效,合不合理……

但也只是争议,法律没有禁止,那就可行。

这些人要怪,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正好置换到一批“自愿”接受的治疗的人身上。

这跟置换到得了其他疾病,在手术台上受罪,或者在病床上哀嚎的人,没有任何区别。

都是治病。

唯一一点小小的区别在于,在这里,在这个救助中心的三楼,人们还有机会花上一点点钱,来终止对“自己”的治疗过程。

这个交易可以被称之为“合同变更”,或者说,治疗合同的违约金。

但敲诈勒索……不成立。

警察们走了,治疗继续。

报警的工人都傻眼了,但是经过说服还是接受了。

警察离开之后,治疗室的大门关上,刚才被中断的治疗继续。

三楼现在一共住着60个人,基本上一个上午的时间,整个“治疗”过程就结束了。

统计一下收入,已经超过十万。

按这个速度下去,一个月是30万。

扣掉救助中心的运营成本,基本上所剩无几。

所以规模还需要扩大。

吃过午饭,陈晨就去一楼挑人。

卢小华对“被治疗”人员主要有以下几个要求。

1,身体要比较健康,但又有一些小毛病,皮肤病,牙周病,甚至有点偏瘫,有点残疾,都行。但真有严重疾病的,一概不收,因为过于高昂的治疗成本会吞噬利润。

2,满足第一条的情况下,年纪越大越好,这样反抗的可能性就越小。

3,不要女性。

救助站里现在已经有不少老太太了,还专门给他们划了区域。

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女性身体被卢小华签合同。

按照道理来说,女性其实更容易在“治疗”下妥协。

但女性也更容易引发警察和旁观者的同情。

这是人类道德的某种潜意识决定的,卢小华没有对陈晨说,但是陈晨自己已经感觉到了。

卢小华这样的人非常精明,他非常善于游走在道德和法律之间的间隙。

把一群男人抓起来治疗,因为这些男人之前可能是罪犯。

但是女人……

在大家的潜意识中,还是弱者的代名词。

在这场看不见的对抗中,大家都默认把女人排除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