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九章 外卖

第三十九章 外卖

东华救助站,1楼,棋牌室。

新的棋牌室其实是原来隔壁的一排商铺,都是做建材的。

疫情之后,也没人想着装修买房这种事情了,整个城市的房价都跟自由跳水似的往下落。

这些商铺都开始陆续的转手了。

更没有人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开新店。

卢小华找到房东们谈了一下,一口气全租了下来,统一打通,改造成了一个大型的棋牌室。

今天是棋牌室开张的第二天。

爆满。

意识置换者们,特别是在救助站的意识置换者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就两个字,无聊。

尽管每个人都有手机,但是救助站里因为人的居住密度实在太高,基本上很难流畅的上网刷视频。

所以老古建议在边上开一个棋牌室,肯定能赚钱。

卢小华同意了。

但是私下里,跟陈晨聊天的时候,卢小华其实根本不在乎棋牌室赚的这几个钱。

他考虑的主要是救助站的形象,不仅仅是在政府那边的形象,还有在意识置换者心中的形象。

能给他们提供一点廉价的娱乐,卢小华觉得这点钱可以掏,用不着扣扣索索的。

陈晨记得昨天这里人还不算多,大家都嫌这里的暖气开的没有救助站的高。

但今天已经人满为患了。

棋牌室里烟雾缭绕,像陈晨这种不抽烟的人进来,几乎站不住,只能来门口。

陈晨觉得大部分人与其说是来打牌,不如说是来抽烟喝酒的。

因为救助站里禁言,平时他们只能出来在门口抽烟。

但是这天气又冷,许多人还怕自己老人的身体被冻一下,说不定就引发了什么毛病。

但棋牌室的出现解决了这个最大的痛点。

今天没太阳,门口晒太阳的人也少了很多,陈晨站在门口,看对面好几家店面正在装修。

有奶茶店,快餐店,按摩店,还有一家牙科诊所。

他们这个救助站,看起来带动了周围一小片的商业环境。

古有德走到陈晨这,对陈晨示意了一下眼色。

嘴里还说:“李哥,看手机。”

陈晨拿起自己的手机,看到微信上有一个转账。

三千多。

棋牌室这一块现在都是古有得在管,这算是好处费。

这事古有德昨天跟他提过一嘴,但陈晨没在意。

古有德当然不会知道,作为这家救助站原始股东的陈晨,现在根本看不上这点外快。

但明面上,陈晨不过是真正陈晨的一个“侄子”,他现在的这个身份真名叫李敏,不过是所谓股东的一个代言人,算是高级打工人。

所以李敏也根本不会拒绝这样的收入。

陈晨只是看了古有德一眼,提醒他:“别做的太过分了,起码留一半台子。”

卢小华的愿意,棋牌室他本来是不打算收费的。

但是不收费就得排队,没排上的人就会有怨气。

所以专门设了一个收费区,和免费区不同的是收费区有暖气,而且温度打的高,麻将桌也都是全自动的。

有钱的,可以直接来收费区玩。

不过收费区原来只是规划了两个店面,只占整个棋牌室规划的五分之一,现在,已经超过三分之一了。

多出来的收入,卢小华没管,只是含糊的说让保安们自己解决。

但实际上钱就是分了。

古有德对陈晨点头:“那是那是,这我们肯定注意。”

陈晨又提醒:“他们自己赌钱我们不管,但是你们要是借钱,发现了直接开除,这个没商量。”

古有德又连连点头。

“开棋牌室本来是给他们放松压力的,别反而因为赌博弄出点事来,要是他们赌的大了,人也都赶回去。”

老古嘴里答应着,过了一会又问:“我听说,三楼那几个医生昨天开会都打架了?”

一个外卖员在门口停了下来,走过来看了一下门牌号:“李敏是哪个?”

陈晨过去接过自己点的奶茶,回来对老古说:“怎么,连你也知道了?”

“救助站里就这么点事,谁瞒得住谁啊。我听说那些医生,天天电人还有提成拿。这种好事,还不打出狗脑子来啊。那个杨医生说要走了?”

陈晨吸了一口奶茶,不屑的撇撇嘴:“嘴里说说呗,他哪里舍得走,还不是想讨价还价。”

杨医生昨天是情绪最不稳定的一个,比被他电过的患者还激动。

原因很简单,他手下的两个实习医生要转正了,两个新的诊疗室要好了。

他现在每天的提成只能拿以前的三分之一。

虽然这三分之一依然是一笔难以想象的高薪,比他刚来时谈的收入还要高的多。

但是他不服,他搬出一套说法,说这套疗法是他带过来的,还写过论文,申请过专利,算技术入股。

其他人要用这套技术,得给他专利费。

卢小华当时只是看了他两眼,说了一句话:“明天要么你接着过来上班,要么去法院告我,给脸不要脸。”

今天早上,杨教授接着过来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这事在救助站里已经传开了,起码保安内部都知道了。

“其实我看他们干那活也很简单,把人绑在床上电就是了,比我们当保安的轻松多了,看看报纸,刷刷手机……”老古掩饰不住满脸的羡慕,“你说以后站里要是人手不够,我们穿上白大褂,还不是一样能干?”

陈晨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在暗示什么。

但这个陈晨没办法,这种口子是绝对不能开的。

卢小华说过,宁可花上百倍的钱去请有行医资格的医生来,也不会用站里免费的保安。

因为行医资格代表的是国家,是变向的授权。

以后真出了事,那都是医生的错,他们开救助站的什么都不懂,怪不到他们头上。

“你不是有个儿子吗?听说在读高中,可以让他以后去考医生,至于你自己,”陈晨摇头,“这辈子我看没指望来按这个按钮了。”

老古笑嘻嘻道:“那也说不定,说不好我去穿越,运气好就穿到一个医生头上。”

陈晨这时候却脸色一变,从嘴里吐出来了什么东西,只看了一眼,然后猛的就把自己手上的奶茶往地上一摔,直接开始抠自己的嗓子眼。

感谢“勤劳的猕猴桃”的打赏

【推荐票】投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