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四十三章 冲动

第四十三章 冲动

程成知道,自己就这么离开,是纯粹的一时冲动。

其实回想起来,从自己第一次置换开始,到现在。

所有做过的重要决定,哪一次不是冲动呢?

回到最开始,按照最理智的规划,他应该在走出第三区的当天,就回家去找自己的父母,让他们认回自己这个儿子,自己再想办法回归过去的生活。

回到两个小时前,按照理智,他起码应该跟方一鸣他们商量,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他们听听……最差,离开的身后也要跟他们说一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辞而别。

但他还是冲动了。

原因很简单,仅仅是看了一条本地新闻。

东华救助站外卖投毒的案子,作案人抓到了。

当事人交代,他原名叫曾强,今年11岁。

投毒的动机很简单,因为他进去过三楼一次,他恨那里的所有人,而他之后恰好置换到这座城市的一个外卖员的身份。

本来外卖员每天都是有人格验证信息的,但这东西只要联系上本人,花几百块就能买到。

那外卖员留了联系方式。

外卖工作很简单,他做了两天之后,看到了一个来自东华救助站的订单。

投毒的药丸是跟别人要的,线下交易,没花钱,对方说免费送的。

曾强几乎没有多想,他只想着去报仇。

作案之后虽然他想到了逃跑,其实完全没有计划,只是躲在一个小区的公园里。

到了晚上他准备出来,被小区的巡逻队抓到了。

巡逻队的人说他躺在公园的草地里,企图睡觉。

在经过审问,确定了对方的行为和身份后,政府给了曾强一个机会。

告诉他,如果他承诺之后不再进行意识置换,可以判他三年的刑期,只要他坚持服完刑,就可以自由。

但和许多同年龄的少年犯一样,曾强拒绝认罪,也拒绝服刑。

就在程成把东哥他们四个送到这里的这个上午,曾强的死刑被执行了。

程成看完新闻,才记起来他给曾强留过联系方式,他去打开自己的邮箱,里面只有一封邮件。

来自昨天凌晨:“哥,我要死了,谢谢你们,以后不用给我寄钱了。”

程成在看完邮件后的半分钟就出门了,连行李都没有收拾。

他感觉自己胸中涌起了万丈的怒火,在开着暖气的屋子里,他一分钟也呆不下去。

走在下着雨的街道上,程成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一个念头。

如果昨天晚上不是因为东哥他们四个过来,如果自己能有一个好的工作习惯,按照工作须知里说的,每天定点检查邮件和所有联系方式的信息。

如果自己看到了这封邮件,去找曾强谈话。

程成相信自己能说服他,不就是三年么?对成年人来说,三年算得了什么?监狱里还能接受教育,还有稳定的生活,对曾强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服刑三年简直是一种福利。

但曾强这个年纪的人不会这么思考问题。

这几天和徐向东他们接触下来,程成已经知道了。

他们觉得自己完全没错,自己去服刑就是认错。

对错在他们看来,比生死重要。

不要说曾强,就连程成也这么觉得,其实曾强没错。

没错,但是犯了罪。

这是两个概念,曾强实在是太小了,他无法区分彼此。

意识置换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的世界,已经开始融为一体。让孩子们来到**裸的成年世界,这就是最可能的结局之一。

外面下着雨,但程成却丝毫感觉不到冷。

他只是迈动着两条腿,几乎是依靠着本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那个地方其实他已经做过很多次计划,想过很多个方案。

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的。

其实永远不可能有满意的。

外面的雨不算大,但寒意依然一点一点顺着衣服往程成的衣服里钻。

昔日繁华的街道,现在却是行人寥寥,灯光暗淡。

整座城市仿佛都睡着了,程成感觉自己像是这座城市里的一个异类。

他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之前的生活,这种商业区曾经是他最爱来的地方。

他在这里买衣服,买鞋,买电脑,买手机,买女朋友的生日礼物,香水……

每一次过来他都心旷神怡,每一次离开他都心满意足。

那样的生活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关注的只是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自己账户里还有多少钱,现在又有什么针对意识置换的新政策……

不知不觉间,程成的皮肤开始感觉到了潮湿。

他身上整个都被淋湿了,一阵风吹过,他开始忍不住的发抖。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路边不远处好几个行人都在雨的催促下开始奔跑,或者干脆找个地方停下来避雨。

程成一步一步的走着,却觉得这样的冷反而让自己舒服。

不知道一共走了多久,程成记得自己出发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

但是现在,雨不知道什么都停了,抬起头去看,天空中的阴云也散开了,露出了仿佛刚刚被洗刷干净的星星,闪烁着冷冷的光。

程成走过最后一个路口,来到了他的目的地面前。

救助站门口这时候排着两排队伍。

左边一排大多数都是老人,是来救助站入住的。

很多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回头客了,是以前就住在这,后来置换出去,但是不远,于是想办法坐车又找回来的人。

他们正在聊着这里最近伙食又有了多少改善,附近又开了好几家按摩店。

右边的另一排是过来找工作的,除了保安,这里的保洁,护工,勤杂工,待遇都不错。

程成犹豫了一下,他知道,以自己的条件,就算能入驻,那也基本上不可能上三楼。

因为三楼都要求是老人的身体,他这具身体太过年轻,即使是入住,也会是重点关注对象。

但如果选择了右边,意味着自己之前所有的置换经历都要交代,特别是自己的原始身份。

这跟他现在工作的保密需要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