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七章 考察

第七章 考察

今天是程成在东华呆的第六天。

说实话陈晨对他不错,管吃管住,而且条件都不差。

他住的地方本来就是作为宿舍用的,还是比较高端的双人间,现在只住他一个人。

除了没有行动自由,他在这里的生活可以说相当不错。

每天三餐都有人送,而且伙食很不错,顿顿有肉。

有时候陈晨自己还会给他送点饮料什么的。

看他无聊,陈晨还会给他一个手机玩。

不过手机里只有下载好的单机游戏和小说,没有信号,没有插卡。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程成住的房间,似乎就在楼上一间治疗室的正下方。

虽然听走廊里的保安们说过治疗室做了隔音,但是如果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其实还是能隐隐听到声音。

从上午八点开始,到下午三四点结束。

保安分成两班,白天一班,跟楼上治疗室的时间相同,晚上一班,晚上的这一班又分成前半夜和后半夜,人数都比较少。

白天病人们在治疗室里哭喊,但是到了晚上,却能听到他们在楼上欢笑。

3楼有澡堂,有ktv。

卢小华简直就是个天才,对于治疗室他的隔音做的很好,程成整天支着耳朵听,也只能偶尔听到一点点。

但是ktv却完全没做,三楼人唱歌的声音程成估计一楼那些人都能听见。

程成只是在这里呆了两天,听了两天ktv里的歌声,他就不得不承认,陈晨说的话,并不全是推脱。

他每天在这里听到最多的,就是保安们对这里所有住户的吐槽。

1楼天天都在死人,但是每次死了之后,周围人做的不是第一时间悼念,或者通知保安。

很多人都在第一时间先把死者的钱包和衣服口袋搜好。

然后自然是手机上的账户,乘着人的手指头还能用。

3楼几乎没人死,但是两极分化。

被电的过程自然不去说,最后凡是被电过的,绝大多数都是没钱的,都会被束缚带绑在床上。

这些人通常都是发呆,长时间的发呆,除了要求上厕所,会在保安的看护下解开束缚去上个厕所,然后回来继续发呆。

这种人通常都是没饭吃的,喝水是护工定时喂。

饿两顿也好,第二天换个有钱人,还能多买点东西吃,促进消费。

有钱的直接过关,然后洗澡,桑拿,ktv,喝酒,一条龙。

这些人对三楼的情况基本上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外面的政策,现在年轻置换者的比例,以及几点钟去睡觉可能会换到更好的身体。

其实呆到第三天的时候,程成已经打算走了。

陈晨说的没错,救助站的安保是没有漏洞的。

卢小华最注重的就是这里的安保工作,陈晨每天的工作重点也是巡查他们2楼可能出现的每一个漏洞。

出去要去1、3楼值班的保安,其他保安基本上都是在2楼休息,而且这里管理严格,拒绝家属来2楼。

就是家属来了,保安去见面也只能去1楼。

一旦有事发生,绝大多数的保安都在二楼,没有几十号人和足够的武器,根本没办法应付那些专业的防爆门以及全副武装的保安。

更别说门口就是派出所的巡逻点。

但最终还是没走成,原因很简单,陈晨这几天没空来见他。

卢小华这几天一直都在,全天就在救助站,这是比较罕见的现象。

程成知道,前面几天卢小华基本上每天只会来一两个小时,一般都是上午下午各自出现一趟看看情况,很少在救助站长待。

但这几天就开始反常了。

卢小华不走,陈晨就没有单独释放程成的机会。

算起来,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程成吃过午饭,跟往常一样打开手机,陈晨一个闪身进来了,然后小心的关好门,看了他一眼:“你还没走?”

陈晨说的是让他去置换。

但程成不想置换,不是因为他怕风险,而是他怕置换了新身份,再想找回东华救助站,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他就是走,也准备用这个身份走,就在救助站附近找一份新工作,再次寻找机会。

但他这些打算显然不准备告诉陈晨:“没呢,这里呆的挺好,有吃有喝的。”

陈晨:“我们这里有变动了,听我说,你就说你是被我招进来的保安,被我在这里关禁闭!这样你还有机会出去,不然你要是承认你自己身份,真的有性命危险。”

程成:“怎么了?”

陈晨:“有几个新合伙人过来,要考察,我把你藏在这是要担风险的!快点,给你半分钟考虑,你要自己当英雄,那死了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要么你就先当保安,但我会盯着你!你最好几天后找个理由就辞职,或者我找个理由把你辞了。”

程成:“我当然答应了,我又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

程成很快领到了一身保安服,先去认了几个巡逻的小队长,然后跟着大家一起下楼去接人。

过来的人是开着大巴车过来的,虽然外表看起来只是大巴,但是保安们都清楚,这种车是现在最流行的防暴车的改造版。因为车大,车里可以装更多的保安,车身外面也有加固,车窗都是防弹的。

听说现在很多开救助站的都喜欢这种车,原因无他,怕死。

所谓的合伙人看起来并不起眼,从车上跟着一群保安下来,几乎认不出人来。

一直到2楼以后,卢小华才给大家一个一个认识。

陈晨上去挨个握手,保安们整齐的排成队列,程成手里捏着一根橡胶警棍,非常有冲动过去直接砸这几个人的脑袋。

要是六天前的程成,说不定直接就这么干了。

但是六天在这里时间让他冷静了下来,程成意识到,如果自己真的是为了救三楼的人而不只是想发泄自己的怒气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忍耐。

现在自己毫无疑问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敌人内部的机会。

几个老板对保安们的精神状态都表示了满意,在得知这些人之前都有不短的置换史的时候更是惊讶。

在其他人大多数还在排斥置换人员的时候,卢小华已经意识到有时候置换过的人才是真正通过考验的人。

很多救助站都喜欢招一些未被感染者当保安,但那些人出问题的概率恰恰是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