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七章 赎身

第十七章 赎身

陈晨气喘吁吁的走下跑步机,看了一下自己今天跑的距离。

1400米。

有点寒碜。

去冲了个凉,穿好制服,回来吃早饭的时候,陈晨看见古有德和几个保安正在凑在监控电脑面前,一边吃饭一边笑。

陈晨并没有在意,只是习惯性的数了一下人头。

“程成呢?”其实程成这个身份的名字并不叫程成,但是在站里登记一般有原始名字大家都会用原始的。

“在楼下,”老古指着显示器说,“还在学**呢。”

陈晨没再理会他们,只是专心吃自己的早饭。

对于吃饭,他现在专注了很多,几乎不敢再在吃饭的时候聊天,或者想别的事。

一份小笼汤包吃完,保安们却还没有散去,反而在那里讨论了:“你说他这是想干嘛?”

“说不定是找他爸妈呢,没看见新闻上说吗,有人爸妈走了,他就去救助站里去找人,满世界喊他爸妈的名字……”

“程成爹妈在啊,你没看他登记的资料吗。”

陈晨走过去,看了他们一眼:“看什么呢?”

“哥,没看啥,那不是你新收的小弟么,你看,又在那里学**了。”

陈晨低下头去看,镜头中程成正在1楼,不断的把人弄醒,然后跟人吵架。

因为他保安的身份,很多人最终都没跟他再吵,服从了他的安排,把自己的被褥拿去洗衣房洗。

还有洗澡,洗头。

又去请医生过来,帮人检查身体。

然后是帮人去换床……

总之都是一些小事。

这种事情之前他们还在管1楼的时候,也都做过,但也没有像程成这样管这么勤快的。因为救助站本身并不具备管理功能,或者说,从救助站建起来开始到现在,卢小华从来就没指望管理救助站里的人。

救助站只是提供一个最基本的环境,至于里面的人怎么生活,他是不管的,也管不过来。

很多人长年累月的不洗衣服,不洗澡。

有一些慢性病的,也从来不会去治。

一些靠厕所近的区域默认就给一些老弱病残住,条件好的床位——能晒太阳,离空调距离合适的,每天都有争夺。

更严重的还有一些抱团的小帮派,会合伙搞一下潜规则,比如一起瓜分死者的遗产,偷偷敲诈新来的置换者。这种类型的只要有人举报,保安们还是管一管的,但也是象征性的。

一般来说也只是把人关禁闭,一直关到那人睡觉。醒来人肯定走了。

但说不定过几天,换了一个新身份还是回来。

时间长了,再加上卢小华对所有保安们的长期灌输,保安们也渐渐不管一楼的事了。

每天除了几次巡查,关几个比较恶劣的,基本上不会干扰1楼住户本身的生活。

所以说,出现了程成这样一个人,算是一个异类,这几天其他保安们都在把程成当笑话看,并打赌程成能坚持几天。

陈晨算过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陈晨也算过了,程成每天早上是6.30起床,然后最少在跑步机上跑三千米。

程成没来的时候,陈晨在跑步机上最长的记录是800米。

在程成没来之前,陈晨觉得自己跟过去的那个自己有点不一样了。

但是现在,他觉得其实还是一样。

吃过早饭,先检查一下保安们的内务,然后去三楼,巡视这一批苏醒人员的状态。

东华救助站的名声真的已经出去了,三楼还没有正式“开张”,今天苏醒的这批人,已经有很多在那里排队交钱了。

交了钱的就可以解除束缚带,舒舒服服的去吃早饭,泡澡,玩游戏,唱ktv。

没交钱的,只能在床上拼命喊叫,希望周围其他人能够借给他钱,很多人躺在床上赌咒发誓,等出去之后一定还钱。

但是几乎没人搭理他们。

保安们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那些借钱的人,同时去看墙上钟表的时间。

因为主动出钱的人多了的缘故,现在治疗的时间也适当的延后了,距离9点钟还有四十多分钟。

这些人又去求保安,甚至让他们给自己家里人打电话……

在三楼的保安都是最老的一批保安,对这一套已经完全有了免疫力。

无论这些人在床上怎么呼喊,叫骂,他们都不会管。

陈晨过来的时候,他们还会提醒陈晨:“有两张床上的人还会吐口水,墙那边的。”

陈晨看了他们一眼,墙上被他们吐了好几口浓痰……恶心的他几乎要把刚吃下去的早饭吐出来。

保安们就把吐痰的人放在自己出产的杰作边上。

有一个已经被恶心的一直干呕。

去食堂检查,很多已经交了钱的正在这里吃饭。

菜式很不错,自助餐。

保安们的早饭都是来三楼拿的。

要是肯花钱还能吃到点高档的,陈晨就看见一个人正在拿鱼子酱抹三明治,用的是西餐刀,看起来还有点优雅。

要是身上穿一身西装,就是标准的成功人士派头。

陈晨示意了一下边上的保安,轻声问:“什么来头,怎么刀都给了。”

“他给了很多钱!一百万!这鱼子酱都是老板让人专门送来的。”

那人也看到了陈晨,对着他点头:“你就是李敏吧,前几天我们刚见过,姓许。”

陈晨回忆了一下名单,那天几个老板里面的确有个许老板。

他坐下来问:“你怎么也置换了?”

“心脏病,本来准备去做手术的,但是条件不好,医生帮我算过风险,比置换大。所以我就来了,你们老板呢?”

“他应该还在路上。”陈晨随口胡扯,反正卢小华干什么事自己也管不着。

“之前跟他打电话,谈一笔业务,他说找你也一样,”许老板塞了一块面包进嘴里,咀嚼了几下,“你能做主吗?”

“那得看什么事了,老板也没跟我说过。”

“赎身,我知道,这里的身体都是你们买断的了,我呢,也走正规的程序,给自己赎身,就这个吧,62岁,不算老,身体还挺好的。”

“您不打算再换了?”

“身体么,能用就行,急着换什么,”许老板说,“我是长期看好置换这一行的,现在换,换来换去还不是你们救助站的这些人,等等吧,年轻人会越来越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