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九章 新站

第十九章 新站

程成和陈晨是住在一个宿舍的,双人间。

以陈晨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一个人住。

但是他不放心程成。

这里的生活,说起来,跟之前在第三区的,还真有点像。

一样有大批的陌生人,有实验,有警察,有保安。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的地位不一样了。

以前在第三区,他们只是两个实验者。

在东华救助站,一个是这里的负责人,另一个是这里的保安。

陈晨跟在程成后面进的门,然后关门,先去脱下自己保安服上的武装带,然后躺在床上。

早上跑步引起的肌肉酸痛现在还残留,一放松下来,感觉更加明显。

程成只是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打开桌上新买的笔记本电脑,又打开了一个空白文档。

这是程成在之前长期的置换生活中培养的一个习惯,把自己置换过程中遇到的事记录下来放在邮箱里。

一来方便自己以后查询,二来也顺便可以给方一鸣他们做汇报,如果自己出了事,这里面的信息可能也是线索。

陈晨就躺在床上看程成写东西,他每天晚上都写,也不避讳陈晨,有时候写一半出去吃饭或者去上厕所,电脑也不合上,陈晨顺便就能看到。

没什么稀奇的,就是把每天做的事情都记录下来。

等他写了一会告一段落之后,陈晨开口了:“真打算一直留在这了?”

程成:“我没地方去,在这里,起码也有点事干吧,有个工作。”

陈晨不太相信他的这种说辞:“那也可以考虑回家啊,你家里人呢?”

程成看了他一眼:“怎么,现在就想赶我走了?”

陈晨:“现在我在这,还得盯着你……但我在这可能待不了多久了。我别的不担心,我只担心我走后,你自己找死。与其那样,还不如早点把你弄走。”

程成:“看来投资的事要成了。”

陈晨:“对,几个投资人在东华的北边找了一块地,要搞一个大型的救助站,一切都按照这里的来。等地方找好,我就得过去。”

程成觉得嘴里有点苦涩,他喝了一口水,问道:“规模多大。”

“很大,”陈晨说完,又不自觉的强调了一遍,“很大。”

陈晨没有说明的是,在手机上,卢小华给他发的原文是:“集中营化,这是肯定的,能建多大建多大,我们要搞就搞成样板工程……”

陈晨看着程成,他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你要是不想走,留在这里,我只能对你说你自己保重,你出了事,我保不住你。你也应该明白,生意做到这种程度和规模,不会因为我们几个人就停下来的。我看了你这几天的记录,做好人,做好事。都没问题,只要不影响救助站的正常运营,但你应该知道红线在哪里。”

程成抬起头:“能不能带我走,去你说的新地方。”

陈晨:“那更不可能,在这里我还能说了算,到了新地方,恐怕我只能做个安保队长。”

程成:“你怕我连累你?”

陈晨:“对,除非你能跟我保证听我的,自己不搞小动作。这话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你能吗?”

程成:“不能。”

陈晨从床上爬起来:“所以,你还是没死心。那我带你过去就是带一颗定时炸弹。”

程成:“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陈晨:“如果你要留在这,我建议你那些没用的事少干……1楼住的那些人每天换一茬,你做的都是无用功。你还指望他们会记你的好吗?听我的,管好自己。我听说方一鸣他们也办互助站了,也做的不错。其实有机会你可以去他们那里,他们那里更有前途。”

程成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在电脑上打字。

陈晨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直接走出了房间。

卢小华在大厅,看起来是专门在等他。

“怎么,睡回笼觉?”卢小华过来搂住陈晨的肩膀,“发你的信息看了没,有想法没。”

陈晨点头:“有一些,但我担心……这以后我们的人,是不是少了点。”

“要怕的不是我们,是那些花钱投资的老板,”卢小华的神色看起来很轻松,“做砸了,我们大不了退回来,他们赔本。做好了,一起分钱。现在的问题是市场……置换率还在降,这你应该知道。”

“媒体每天都在报么。”置换率,大概就跟他们救助站的出款率一样,也成了一种政府和民众都很关心的指标。

具体怎么算的还挺复杂,但大概意思就是平均一个人在一段时间里置换的概率,据说这个数据的提法是跟癌症的几年复发率差不多。

新闻上报道现在社会上平均的一个月置换率,已经降低到百分之4,这个数字在一个月前还是百分之32。

置换率跟他们救助站的关系,也算是息息相关。

置换率越低,越能说明他们救助站这类机构产生了作用,对社会上的置换行为产生了震慑。

但另一方面,低置换率也说明大家对置换似乎根本不感兴趣。

似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扭转。

但陈晨知道其实没那么乐观。

新闻上报道的数字是哪来的陈晨不知道,但他知道在救助站里,1楼的七成人每天都还在置换。

也许新闻上的数据排除了救助站。

但救助站里每天换走七成的人,也要换进来七成的人。

这七成里面,又有七成是从其他救助站换过来的。

剩下那三成来自社会上的自由置换者。

即使按这三成算,那起码也有百分之十几的置换率。

现在1楼很多情况是,很多人明知道置换不到什么好结果,但依然坚持每天都换。

因为很多人本身已经在最底层了。

其实很多人已经不再跟两个月前那些刚参加置换的人一样,期盼着靠置换发大财什么的了。

很多人已经把置换当做一种生活方式。

对于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来说,置换本身就是一种福利,是一种生活乐趣。

置换者群体里最近流行一句话,很多1楼的人都把这句话放在手机里当开机屏保:“一百种不同的苦难,比一种相同的幸福更值得经历。”

感谢“bllb”的再次的打赏

感谢“矇昧火星”的再次打赏

感谢“0ds”的再次打赏

感谢“我恨别人家的孩子”的打赏

感谢“书友20210302144443248”的打赏

感谢“何常在”老板的打赏!

谢谢大家的打赏,其实能订阅已经是对《乱穿》最大的支持了。

如果能在书评区留下您的建议就更好了,咱们一起把这本书写好!

谢谢所有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