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十三章 抚养

第二十三章 抚养

当老人去置换的时候,我没有说话,他们就是未来的我们,我们无法评价。

当中年去置换的时候,我不想说话,只是同情他们的亲人,那些被拆散的家。

当青年去置换的时候,我不敢说话,我不知道到底要什么诱惑,才能让他们抛弃最好的年华。

当少年去置换的时候,我不能说话,只是蜷缩在家,感觉害怕。

当婴儿去置换的时候,我不用说话,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开始崩塌。

——剑南

这是位于金城附近的一家抚养院,今天刚刚开张。

新上岗的120名育婴师都是金石互助站做的人格担保,方一鸣过来大概看看情况。

抚养院分为两层,1楼都是不愿意配合政府的置换婴儿。

2楼都是愿意配合,并且已经做了置换溯源工作的婴儿。

抚养院里的育婴师都是清一色的男性,方一鸣进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认真的工作,给自己负责的对象换尿布,喂奶。

大厅里是诡异的安静,几乎听不到婴儿的啼哭。

间或可以听到婴儿床边上的响铃声,工作人员走过去,婴儿会简单的对着自己比划。

指自己嘴,是要吃。

指自己下半身,是要拉撒。

上去2楼,这里的场景更加诡异和惊悚。

每个婴儿边上都站着警察和银行工作人员,正在确定他们的账户。

是的,这里是要交钱的,当然,如果一个人身无分文,国家会给补贴。但首先要自己证明这一点,还要签相应的法律文件,放弃自己之前所有的财产权利。

再上去3楼就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区域和住宿区,方一鸣在这里见到了这里的院长。

一位普通的四十多岁的女性,据说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妇科大夫。

但现在管理着全国第一家抚养院,从之前几次的接触中,方一鸣能够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现在这个工作的性质,显然还没有清醒的认识。

比如这里育婴师的性别问题,刚开始这位院长坚持要女性,认为女性在照顾孩子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方一鸣告诉她,不可能。

他们互助站里有很多想找工作的女性,也有很多之前做过月嫂,钟点工,护士,护工,以及类似的工种的女性。

但他们全都不接受来抚养院工作,来这里照顾婴儿。

因为很简单,她们害怕。

育婴师面对的其实不再是单纯的婴儿,他们面对的更可能是成年人,是在婴儿表皮之下的成年人。

所以这里工作的首要重点永远不是把人照顾好,而是把人“管理”好。

抚养院需要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育婴师,他们工作更重要的目的是管好所有的婴儿身体,因为这是全民的未来,国家的财产。

而他们需要防范的,是躲藏在这些婴儿体内的灵魂。

男性更适合这样的工作,对于婴儿体内的人格,男性的育婴师也有足够的震慑力。

一句话,所谓的抚养院,就是专门针对婴儿的,国营的救助站。

对于置换到婴儿体内的人格,如果他们有钱,国家应该毫不犹豫的对他们收费,甚至高于市场价的收费。

这些费用一部分自然是要维持抚养院的运转,更重要的是补贴给那些把孩子送过来的父母们。

和院长在办公室聊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离开的时候,方一鸣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反感,和无奈。

她不喜欢自己的这些建议。

但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不过很多传统的观念依然主导着对方,如何能够自己扭转过来,这对所有人都是一种考验。

抚养院紧邻着医院,方一鸣上车之后,还能看到医院门口飘着的半旗。

打开微信群,几十个站长正在开会。

救助站的停业只是针对普通员工,对于“内部员工”,也就是原来身份是警察和军人一类的,现在是最忙的时候。

全国置换救援的需求急剧上升,很多人置换到婴儿体内都想办法求救。

听起来换到小孩子身体里,在年龄上赚大了。

但真的对于置换者来说,过低的年龄是一种劣势。

没办法工作,没办法自理。

如果是一两岁的婴儿,还要想办法隐藏自己的身份。

愤怒的父母掐死自己的亲生子女,这种惨案现在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在发生。

很多父母会下意识把置换的原因归罪到置换者身上,特别是置换到他们子女身体里的置换者身上。

但其实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置换者比其他置换者存在更恶劣的置换企图。

过低的置换年龄其实对置换者来说是一种全新的风险。

当然除了救援,更多的业务就是寻找和接收刚置换的婴儿人格。

除了抚养院以外,国家还专门成立了针对婴儿人格的救助站。

所有进入救助站的人,都要经过人格验证,验证工作目前都是交给金石和一些刚成立的国家单位来做的。

这些单位里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是金石出来的,人格验证这个工作国内金石是最有经验的。

如果说婴儿儿童的身体是国家未来最珍贵的财富,那拥有婴儿人格的成人身体,就是最大的负资产。

这些人没办法工作,没办法自理,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哭闹。

不仅需要远远超出正常救助站的伙食水平,还需要大量的人手对他们进行照顾和服务。

但现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敢拒绝对这些婴儿人格的照顾。

甚至很多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些最大的负资产,才是人类目前秩序最大的保障。

很简单,因为在这个所有人憎恨所有人的世界中,只有这些人,是真正的无辜者。

他们懵懂的来到这个世界,误入了成年人的游戏。

如果说少年和儿童的置换还可以寻找原因,说他们自控力和家庭教育不行。

那对于婴儿,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以任何理由说他们置换有罪。

全世界所有人都可能有罪,只有他们一尘不染。

如果人类还想维持基本的道德和秩序,对他们的照顾就是一种必要的责任。

所以这些专门针对婴儿人格救助站的业务,才是方一鸣现在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