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十五章 抚养

第二十五章 抚养

徐向东一直梦想着自己要去做一个救援队员的。

最好再考一个持枪证,据说国家现在让考了。

身上带把枪,全副武装,每天开着一辆越野的大吉普,在车上开着无线电,拿起来就喊“收到收到,正在路上”,到处去接任务,救人。

这样的生活想想就带感。

现实和梦想从来都有差距,徐向东能够理解这一点。

但他不能理解差距竟然会有这么大。

手枪变成了奶瓶,防弹衣变成了围裙,防刺手套变成了无菌消毒手套,无线电变成了服务提醒的铃声,他的回答也变成了:“催什么催!温度还没到呢!”

抚养院里大部分的奶都是规模化包装的产品,都是当天统一冲泡准备的,平时放在恒温奶箱。

但这里的婴儿数量实在是超出了当初抚养院的设计人数,而且工作人员也少,一个人现在需要负责几十甚至上百人的吃喝。

徐向东胸口的服务铃一直在响,那是他负责的72个人里面,有人在喊他。

按照规定,一个婴儿每天要喂五次奶,要换五六次尿布,也就说,仅仅这两个操作,徐向东现在每天就要进行720次操作,喂奶还好一点,因为这里的婴儿大多都是成年人的人格,所以只要把奶粉放在他们前面,很多自己就会喝,不需要喂,但是换尿布就没办法了,一次操作起码十几秒。

也就是说,光是换尿布,徐向东就要换两三个小时的。

还好擦洗是另一个人跟他搭档,俩人一个小组。

要不然徐向东非累死不可。

除去这些常规操作,他们还要观察这些婴儿身体里有没有返回的婴儿人格。

成年人把奶粉放到面前他自己就会吃,但是有时候婴儿人格反回置换到婴儿身体里,就会出现不进食的情况。

还要区分到底是成年人吃饱了不想吃,还是婴儿人格返回不会吃。

拿着从奶箱里刚刚拿回来的三十多只奶瓶,徐向东拿起喇叭,对着自己负责的这一片,按了已经录制好的喂奶前的喊话:“规矩都在墙上,饿了的举起两只手握拳,不饿的举起一只手伸掌,要换尿布的一只手握拳,有其他情况的打开面前的小桌板,自己打字汇报。不配合的扣分。”

徐向东面前唰唰的举起一片粉嫩的小手来。

但也有几个哭声。

这个育婴室里的监管员立刻去看那几个还在哭的,检查到底是因为没办法控制,还是因为其他的。

很快就确定了,是两个返回的婴儿人格。

他们很快被送去专用的婴儿育婴室,那里有专业的月嫂,是按标准婴儿的抚育流程来的,有拥抱,有哄睡,有基础的婴儿教育课程……

而留在房间里的,绝大多数都是成年人。

徐向东先挨个给饿了的发奶,姚爱军就在他后面,两个人几乎就是流水线工作,一个发吃的,另一个收走上一批剩下的奶瓶,看到剩的多的还要问一下原因。

这一趟干下来,俩人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还要看留言。

很多都是对方发的。

“能不能给买一部手机,我给你钱。”

“有没有电视看。”

“实在不行找几本书给我看吧。”

“我要睡单间,你们这怎么收费的。”

“我屁股都没擦干净!你们怎么干活的!我要投诉!”

……

基本上大部分留言都是不需要回复的,很多东西在育婴室的墙上都写的明明白白的。

这里是公立机构,没有区别待遇,所有成年人格的婴儿除了交代自己的置换经历,申报财产之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这里的条件很差,而且很长时间内不会改善,所以大家要习惯。

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电视时间,播放的都是新闻和政府宣传资料,爱看不看。

如果实在闲的无聊,可以用自己面前的小桌板自己打字写东西,写什么都行。

但有两条红线,所有人都必须要注意。

1,他们现在占据的身体,都是国家财产!不能故意对自己和他人的身体造成伤害,包括故意不吃饭,或者身体有疼痛不汇报,故意便溺等行为。出现了这些行为就会对个人处以罚款,个人账户里的钱扣完了,那就接着扣分,在这里的行为分,分数扣完了,就从现在的甲区换去乙区,那里对所有不配合的人格实施精神训诫——包括每天必须看四五个小时的反置换宣传教育片。

2,企图贿赂这里的工作人员,一经发现直接送去乙区。

虽然规矩都写的明明白白的,但总有人愿意试图打破,愿意尝试。

徐向东把企图贿赂自己的几条信息圈出来,交给房间的监管员。

回头一看,姚爱军又不见了。

果然在晒衣服的阳台上见到人了,烟瘾又犯了。

“被监管发现了要扣钱的,”徐向东说,“当初说让你别来,你非要来。”

“扣就扣吧,要钱还有什么用,这辈子就这点爱好,”姚爱军嘴里这样说,还是回头小心的把阳台门关上,然后又吐槽,“这些小孩子里面很多都是老烟枪呢,还有人管我要香烟抽……真是。”

姚爱军摇着头,对这个世道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还有人让我在奶粉里掺酒的呢,”徐向东也说,“我不理他,他还把自己胳膊掐红了说我虐待他。傻子到处都是。”

“还好当初我没换,”姚爱军长出一口烟说,“让我天天喝奶粉,尿裤裆,还没烟抽,这日子怎么过。”

楼下又有七八辆车开到楼下的停车场,然后很多人抱着孩子从车里出来。

有些是父母自己把孩子带过来的,有些是政府机构,也有他们互助站的车。

徐向东伸了个懒腰:“快点抽吧,马上又要忙了。”

姚爱军不紧不慢的弹了弹烟灰,又想起自己的老婆。

看着楼下那些哭泣的夫妻,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挺幸运的,他老婆有问题没孩子。

真要是有个孩子,说不定现在孩子连孙子都有了,说不定现在在楼下哭的,就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