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四十七章 道德

第四十七章 道德

在和穿越者联盟的人见面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整个救助站进入了一种压抑的安静。

白天来救助站的参观人群依然络绎不绝,但大家似乎已经完全习惯和麻木了,隔着金属网格的间隙,双方已经不再争吵甚至冲突,大部分的时候,置换者们只是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们清洗和晾晒自己的衣服,给自己的身体留下健康报告,用颜料在墙壁和自己的衣服上,写下各种留言。

仿佛所有人都在准备一场不归的远行。

一小部分人尝试组织回归现金运动,把他们的账户里的一部分钱换成现金,或放在自己当前身份的衣服兜里,或贴在周围环境的墙上。

在1楼食堂的一面墙上,一群人正在尝试把他们的现金粘贴成整面壁画。

程成和负责管理秩序的十几个保安们都在附近围观,好几个保安都在嘲讽,打赌等不到这些人所谓的穿越日到来,这些钱就会被他们其中几个人悄悄偷走。

或者干脆一群人突然跳出来以某种名义瓜分。

但是在这个时刻,大家还是佩服这些傻瓜的。

本来以为置换者都是活成了精的妖怪,现在看到这些人竟然还有这么一群集体犯傻的家伙,说实话还是有些震撼的。

穿越者联盟里很多人的经济条件都不错。

很难说是因为他们有钱,所以有条件去选择理想主义,还是说理想主义者往往更擅长赚钱。

或者说,伪装成理想主义者的人更擅长赚钱——这是很多保安们私下的猜测。

很多人都觉得所谓的穿越者联盟,不过就是无数置换者骗局里,最新崛起的一个,组织一场毫无意义的集体置换,换来他们自己的影响力,或许还能搞一些乱七八糟的活动赚上一点。

但他们不怀好意的猜测没有影响到这些人热情的分毫。

大家组织起了聚会,开始唱歌跳舞,曾经只属于三楼的歌声来到了一楼,人们肩并着肩,把手机的音乐调到了同样的频率,播放同一首歌,大家踩着同样的鼓点,嘴里唱着经典的旋律《友谊地久天长》。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

程成听着这首歌,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

走到窗户边,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那些巡逻的警车,那些脸色严肃,全副武装的队列。

那些参观的人群却被这样的场景震撼了,他们很多人都开始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惊讶很快就在网络上找到了答案,大家发现了穿越者联盟的这种号召,于是他们又开始义愤填膺,觉得这些置换者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在试图恢复之前的混乱时代。

参观者的愤怒恰恰又成了置换者们兴奋的新来源,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团结的成果,这是胜利的希望。

于是原来很多都在观望的置换者也都开始了解和试图加入这个活动。

这是一个肉眼看见,越来越大的漩涡。

约定的置换日是两天以后。

时间很紧,但也很合适。

如果这个时间再长,说实话,对很多置换者来说,他们未必能够坚持。

如果再短,他们未必能够准备。

按照这个时间表,也就说,今天晚上开始,所有的置换者就要进入活动的准备阶段——不再置换,寻找可以置换的合适环境,等待时间。

程成吃晚饭的时候,3楼就出现了情况。

有人开始组织所有人,宣传集体穿越活动,并宣布给愿意留下来的人滞留费用的补贴。

然后他们来到治疗室,要求治疗的医生放出剩下的,交不起钱的一批人。

因为他们今天的惩罚已经过去,而明天滞留在此的钱,有人付账。

这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但出现了小小的意外。

今天的东华三楼,出现了三颗钢豆。

其中的两颗都同意了这个条件,他们和之前的那两颗一样,都是被迫留下来的。

但是第三个人,不愿意。

程成来到三楼时,那个拒绝自己被赎身的人正在被一群人围住,他被要求解释。

解释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赎身。

讽刺的是,今天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对他进行“治疗”的医生,也试图让他做出这种解释。

但他熬过了一整天差不多四个半小时的加强治疗,没有说一个字。

在治疗结束后,面对穿越者联盟活动其中的一位组织者,要买他一天的自由换取支持他们的行动,他依然没有说话。

负责治疗的医生表示如果病人并不愿意接受“资助”,那么按照流程,第二天这个人还将继续接受治疗。

但穿越者联盟的人却希望可以买下这个人在这一天免受折磨的自由。

虽然他也拒绝表态明确支持群体置换。

双方产生了争执,于是程成自然就出现了。

在听取了双方的意见之后,程成没有下决定,而是去看了那颗钢豆。

程成把医生和组织者的意见对这个被折磨了一天的可怜人复述了一遍,确定他听懂之后,最后告诉他:“我觉得选择的自由应该交给你。”

对方看着程成,第一次开口:“你,还有那个什么联盟的人,是不是觉得,这是给我一个天大的好处和机会?”

程成看着对方:“如果你觉得被治疗是更好的选择的话,你可以直说。”

他笑了:“不,这是更烂的选择,最烂的选择。但对我来说,这也是最光荣的选择,最高尚的选择……让他们尽管去置换,我不参加,但也不反对。让我留下来接受治疗。如果他们有钱没处花的话,可以给其他人多换几天自由。”

程成冷笑:“救助站也不可能为你一个人开工的,你以为代人受虐就很高尚吗?这是最无能的勇敢。”

对方却轻轻摇头:“这只是我个人觉得最基本的道德,拿了别人一条命,帮别人遭这点罪,真的什么也算不上。我知道你们救助站担心什么,不要怕,呆够了时间,我自己会走。但在我走之前,我要在这里住上一段。”

今天这章晚了好久,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