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五十一章 跑路

第五十一章 跑路

救助区第一波人吵嚷起来的时候,卢小华甚至都没有关心。

和陈晨一样,对于救助中心的安保措施,他是极度放心的。

当初设计的时候,这里几乎就是按照集中营一样设计的。

几乎所有的门窗都是专门加固过的,所有住宿区都有独立可手动操控的消防系统,除了催泪弹镇暴以外,还有专门的噪音镇暴系统。

基本上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

卢小华第一时间关心的是其他的救助站,特别是临近省份一些很有名的大站。

比起救助区来,治疗区那边的情况显然更严重一些。

虽然大部分病人已经预先做了治疗前的预束缚处理,但依然有很多付费病人在苏醒后得到了部分自由。

这是之前治疗区都没有出现过的新情况。

原因是因为治疗区的病床之间密度太高了。

一些苏醒的病人虽然不能解除自己身上的束缚带,但他们却能侧过身体,想办法用嘴巴咬到隔壁人身上的束缚带。

当保安们发现并试图阻止的时候,几个预备治疗区的病人们几乎已经全部失控了。

最先醒来的一批人把病床的栏杆拆下来当做长矛,把保安们一个个堵截在门外。

然后拼命的给其他同伴解开束缚。

等差不多六七成的人醒来之后,他们就去冲击大门。

预备区的大门并不是专门为了防暴设计的,这里更多是为了方便工作人员的出入,以及提高转运效率。

新来的ceo流程想了一大堆,但怎么也不会想到束缚带可以被旁边的人的嘴巴咬开。

治疗区的工作通道很快就沦陷了,保安们除了扔下一地的催泪弹,然后全力播放噪音干扰置换者,只能退守到防暴门之外。

治疗区有几个工作人员被挟持了,和其他站秋毫无犯的置换群体不同,在这里,所有人都无法控制住愤怒。

他们在工作人员的手机里找到了视频,是直接拍的被治疗场景的视频。

在这里,工作人员内部是把这些视频当做笑料来看的,聊天记录里,不少都能看到互相打赌的记录。

买谁坚持的时间最长,买今天能有几个人坚持到最后……

人群把这些工作人员驱赶进催泪弹的弹幕,等他们被呛的七荤八素之后,让他们去喊话,要求开门。

毫无疑问这种要求被拒绝了。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在救助中心内部,在东华市区内,超过数万名集结起来的置换者也知道了这里的消息。

他们浩浩荡荡的一路而来。

卢小华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妙。

他开始拿起手机,给通讯录上很多人打一个又一个的电话。

但基本都没有回应。

别说警方出人拦阻,这中间甚至连像样的交通管制都没有。

正如当初他们开始“治疗”,警方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样。

也许在警方眼里,这点动静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人民内部矛盾,不值一提。

十几分钟后,人群的先头部队,一支开着车来的车队就来到了救助中心的大门口。

救助中心的灯打的雪亮,十几盏探照灯从高往下,把过来的人群照射的清清楚楚。

救助中心的大门口,路障已经拉起,带倒刺的防攀爬网,围墙上的高压电……

陈晨亲自来到大门口和来人接洽。

对方要求打开大门,释放所有的置换者。

但这个要求陈晨肯定没办法答应,他也无权答应。

几个投资人都过来了,坐直升机来的,但只是跑到安保中心看了一眼监控,又立马回去了。

只给陈晨留下一句话:“决不妥协。”

陈晨自然也知道,越到这个时候,是越不能妥协的。

因为这种规模的“治疗”,只要是个人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再看到那些人手上掌握的视频……就不可能能忍住。

这是置换者们反攻倒算的时刻,也是政府视若无睹的时刻,如果妥协,代价毫无疑问就是被踩到地狱里去。

但救助中心的确也有不妥协的资本。

哪怕现在被内外夹攻,看起来凶险万分,但是几个关键点始终牢牢掌握在安保部队的手里。

面对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置换者们的确没有什么实际的进攻能力。

外围的置换者们有点汽车,还找来了一些防暴面具,还算有点家伙使。

但是里面的置换者基本上只有坚硬的栏杆,金属条,还有每个人自带的一副肉嗓子。

大家大喊大叫,用钢管敲敲墙还行,真要冲击大门,一颗催泪弹全都趴下了,更别说来自喇叭的人造噪音,让置换者们互相交流都困难,更别说集体指挥行动了。

几次冲击失败后,置换者们为了躲避催泪弹的烟雾,基本上都撤到了几个大型治疗室里去了。

救助区里面的情景稍微好一些,因为大部分置换者并没有感同身受遭遇什么不公,起码他们睡醒的时候还是自由的,周围有吃有喝。

所以救助区里的人也是最早开始投降,放弃抵抗的。

陈晨要求所有投降的人回到自己的床位,锁好自己的宿舍大门,释放所有工作人员。

卢小华已经开始有些烦躁起来,因为他了解到了最新的几个信息——他关心的好几个救助站,都先后陷落了。

在隔壁市同样一个类似的救助中心,置换者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十几辆工程车辆,直接在一段围墙上打开了漏洞,人群蜂拥而入,安保队伍虽然手上有枪有弹,但是面对黑夜中乌泱泱一片的人群,没有人打出一发子弹。

卢小华已经安排好车辆,准备撤离了,他也建议陈晨跟他一起走。

至于这里,他觉得完全可以先扔下。

别说这里了,就是老站,他也觉得没有去管的必要。

该赚的钱,他们也赚了不少,这种政策上的风险卢小华一直有清醒的认识。

该跑就跑,跑了还可以回来。

这种集体置换那些置换者能组织几次?都是些老人,很多人没有工作能力,热闹一阵之后怎么办?

还不是要回来。

但陈晨却觉得暂时还没有撤退的必要,他觉得救助中心可以守住。

感谢“小孙掌柜吖”的打赏!

【月票】【推荐票】投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