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五章 外语

第五章 外语

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很快。

但对于徐向东来说,他自从来到了抚养院工作,生活几乎就是一成不变。

喂奶,擦洗,换尿布……

生活变成了一种简单机械的轮回。

这让徐向东开始怀念自己当初上学时的日子。

严格算起来,他离开学校也就半年不到的时间,如果不是换了身份,他申请回去继续上学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现在……几乎不太可能了。

之前一段时间,下班之后徐向东还会去玩玩游戏,但是最近这几天,特别是那次著名的群体置换之后,游戏对他也没有了吸引力了。

时间似乎又回到了过去,置换刚刚出现的那段日子,很多人对置换重新燃起了希望。

但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那时候大量鼓动着置换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满脑子想的都是赚钱发财,那个时候的老年人去置换都是沉默的,不说话的。

后来这些沉默的人也被认为是第一批置换最大的受益者。

但是现在这一批,大部分想着置换的,都是老年人。

相反,年轻的置换者成了沉默者。

徐向东这段时间也很多次想起过置换,每天晚上在梦里做梦的时候,看到那个按钮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冲动。

但他最终还是没走。

如果他去置换了,徐向东想他自己也是不会说一个字的。

过去年轻人置换是出于好奇,会被说成幼稚。

虽然不好听,但也能接受。

但现在年轻人置换,则会被说成愚蠢。

这就有点伤人自尊了。

昨天晚上接到程成的电话时,徐向东都愣了一下。

说实话,他几乎以为程成不会再联系自己了,自己对他来说,也许只是置换时遇到的一个路人。

但程成却联系了他。

程成告诉了他东华救助站的事,具体的经过他没有细讲,但是他讲到了东华基本上已经解体了。

当初他们设想的目标,解救三楼的人群。

现在已经完美的达到了,甚至比他们当初想象的更完美。

所有人都跑了出来,而且没有任何伤亡。

程成问了他的近况,得知他在抚养院上班后,劝他短时间内就安稳上班,不要去想置换的事。

大概是因为程成的话,徐向东原来心里盘算的一点想法,现在也都淡了下来。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他跟姚爱军聊起了置换的事。

姚爱军暂时没想法,现在他倒是不怕安乐死备案了,只想着在这先赚点钱。

但置换这种事情,以后要是得了什么病,或者又乱起来,说不定还是会去的。

私下里徐向东也问过金石互助会里其他的工作人员,还有不少来找工作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暂时不置换,是因为置换没有太大的好处。

但是未来肯定是会置换的,置换是所有人心中,对生活最后的一条退路。

晚上回到宿舍,他又跟之前几天一样,到处查询网上火的关于置换的帖子。

大部分火爆的帖子都是描述置换生活的浪漫,可能昨天晚上还在城市的出租屋里吃着泡面和零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陌生的乡村,周围一群陌生的置换者,大家彼此不问身份,一起聚餐,聊天。

路过几辆车上有空位,可能直接就上去了,连随身的行李都不用带。

浪一天下来继续置换。

这是浪漫派的。

也有生活派的。

起床锻炼身体,做早饭。

在网上做自由职业,可能是写书,可能是做直播,又或者是剪辑视频,或者给人做设计,写程序……

按照自己身体前任的提醒,按时吃药,定做今天的食谱。

工作结束,打车出去会见周围的邻居,和他们问好,适当的给其他置换者提供帮助。

晚上组织聚餐,可能还去亲自做几个菜。

第二天,也许置换,也许停留。

然后还有实干派的。

身上没有一分钱,人特别的正能量或者负能量。

关系都不大,有特点就行。

醒来就是周围找工作,帮人开车,照顾病人,帮人做饭,打扫卫生……

现在这些临时性的工作需求量都很大,也很好找。

一天活干下来,总结一下周围的生活环境,觉得还行就多干几天,不行就赶紧置换,换下一家。

网上这种关于置换生活的直播和帖子特别的多,甚至不夸张的说,很多人本来没什么收入的,就靠直播自己置换的经历,就能赚比正常人工作都多的收入。

每个帖子下面都有一群支持羡慕的,自然也有反对抨击的。

就徐向东自己来说,他是非常羡慕那些置换者的生活的。

哪怕是有些最窘迫的置换者的生活,他们吃了上顿没下顿,很多时候都要蹭别人的吃喝,可能手机里就剩下几百块,实在饿的不行才会去买几个馒头的那种。

就是这种生活,对徐向东来说也是有着很大吸引力的。

虽然他目前的收入可以支持他衣食无忧,住在不错的宿舍里,用着不错的电脑,每天下班后想玩什么玩什么,工作之余也可以去下馆子。

如果徐向东今年三十多岁,也许他真的会喜欢这种稳定的生活。

但他心理年龄才不到15岁,能够耐住性子每天去上班,已经是一个奇迹,要他下班后还能不胡思乱想,实在是不太现实。

姚爱军今天回来的挺早,以前他都是下班后猛抽半个多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的烟,最近发工资了甚至还烧包的去二手市场买了几根雪茄来试试看,昨天他抽两根雪茄抽到**点才回来,整个人跟喝醉了一样。

“今天怎么没抽烟?雪茄也抽腻了?”

姚爱军没回答,只是进屋后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

徐向东凑上去看才看清楚,是抚养院白天刚刚发的培训资料,主要是一些外语的几个基本见面语。

英语自然不必说,除此之外还有法语,西班牙语,俄语,阿拉伯语……

语种虽然多,但只要求大家每一种只要会几个单词,几句话。

爸爸,妈妈,撒尿,饿了……

用来应对可能置换过来的婴儿和少年儿童的人格。

但是除了基本的培训资料,徐向东注意到,姚爱军还买了好几本其他的书,看起来很熟悉——像是徐向东曾经读过的初中英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