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六章 联系

第六章 联系

“为置换准备的,”姚爱军倒也不隐瞒,“说不定以后我就换到国外去了,最基本的外国话还是要会讲几句的。”

“你现在开始学英语……早了点吧,还不如记几个翻译网站呢,到时候直接上网……”

“外国人的手机也是英语的,我连手机到时候都看不懂,还上什么网。”

还别说,姚爱军这说法还蛮成熟的。

本来是徐向东在宿舍里上网,姚爱军怕打扰他主动出去抽烟。

现在姚爱军开始拿出手机,认认真真对着教材一字一顿的念起英文单词来,他反而不好意思在里面上网了。

万一姚爱军再请教他……

俩半文盲还是别互相耽误了。

但是沿着宿舍区随便逛一逛,徐向东就发现,学习外语的人,还真不仅仅是姚爱军一个。

起码他们这栋宿舍楼里,六七成的人嘴里都在嘀咕着英语,或者就是耳朵里插着耳机,看样子就不是听歌。

隔壁宿舍的几个同事还去银行换来了不少外国的货币,试着在那里辨认。

如果这里是金石,徐向东不会觉得奇怪。

金石互助会因为有人员置换的传统,开展这种置换前的培训不奇怪。

但……他们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都是签了人格担保的。

但是似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为置换做准备了。

徐向东本来自己还觉得挺惭愧的。

觉得自己老关心置换的事,老想着以后去置换,是自己年纪太小,心态不够稳定的缘故。

所以他给自己定的目标,那就是在自己满18周岁以前,不再考虑置换的事。

但距离他18周岁还有三年多的时间,老实说,他自己真的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支持三年。

但是现在出门转一圈看下来他发现,原来周围的人都跟自己差不多。

谁会真正喜欢这样的生活呢?

哪怕收入不错。

但整天面对着无数的婴儿,面对着机械的重复劳动,面对着眼前无数婴儿的身体,却是成年人的眼神……

还在金石的时候,徐向东参加过一次内部的会议,他听过方一鸣说的一句话。

“所有的工作都是迫不得已,所有工作对应的工资,就是这种不得已的代价。”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真正幸福快乐的工作,如果真的存在,那也肯定是稀缺的无法普及的。

方一鸣当初说这句话,是让所有参加工作的人认清现实。

但现在回想起这句话,徐向东想到的却是这样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当然,徐向东也清楚,那些置换者们的生活也只是表面风光。

没有稳定的生活是一种什么体验,曾经置换过很多次的徐向东是深有体会的。

现在他一想起曾经在小区里天天吃香肠盖浇饭的日子,想起一群人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整天发呆的日子,还下意识有些后怕。

但人就是这样,永远是厌恶自己当下拥有的,幻想未来自己可能拥有的。

回到宿舍,姚爱军看来学的有点累了,正在阳台那里抽烟,看到他来了下意识要关阳台门,徐向东却摆摆手,直接走去了阳台。

“学累了?”

“学不明白,慢慢来吧,我26个英文字母都念不会。”

“怎么,你还真想去国外生活啊。”

“不行吗?”姚爱军说,“我就想以后换一个人高马大的老外身体。”

“说不定给你换去非洲。”

“那也不赖,”姚爱军倒是看得开,“非洲人天天到处跑,健康。”

徐向东也懒得纠正他对世界奇怪的偏见了,他说回自己关心的话题:“金石会现在又出发了一批人,大部分都是之前的救援队员,你知道吗?”

姚爱军还没理解出发这两个词,只是瞪着眼睛看徐向东。

“就是置换,昨天是第一批,以后会越来越多。”

“哦……”姚爱军大概反应过来了,他看着徐向东,猜出了他的想法,“怎么,你又想去了?”

“对,但是我年龄不够……但是现在有政策,只要身体条件好,可以先去当兵,但是要有担保人。”

姚爱军摆摆手:“你去找你娘老子,我说不定自己还要走呢,做不了这个担保。”

当担保人可没那么简单,要是有家庭成员的还好,没有的,就要冻结更大份额的工资,然后还要承担被担保人的一些行为责任。

姚爱军的年龄加上他感染的时间,是够的上担保人的资格的,因为他看起来短时间内没有置换的需求。

但姚爱军显然不想沾这种麻烦。

“那就算了,”徐向东也没强求,“无非也就是多等几年。”

如果徐向东想找一份合法置换的工作,像之前救援队员那样,既有国家作为后盾,又能享受置换带来的新鲜感。

那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两年后去申请参军,然后进入金石从救援队员开始,最后申请置换任务。

“置换有什么好,”姚爱军显然对涉及暴力的工作有些不以为然,“听说到了国外还被当间谍抓,直接枪毙呢。”

“现在没那种事了,好几个国家都取消间谍罪了。”

不仅仅是间谍罪,偷渡,非法入境……

随着病毒开始洞穿国境,与国境相关的一系列罪名也随之开始无罪化了。

方一鸣在内部的资料上普及过,未来无罪化的东西可能远不止这些,绑架,杀人,盗窃,诈骗……

几乎人类传统意义上的犯罪都要重新讨论,重新定义。

国内已经立法规定了身体是国家财产,但是在国外,这种讨论也才刚刚开始,而且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价值倾向,甚至同一个国家同一个信仰不同的教派,对同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

有些国家对置换的态度是发现就处死。

但也有些国家完全支持置换者的置换自由,甚至提出置换也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

一些政治团体和组织已经在公开舆论上开始倡议取消国家,以统一的基本人权为基础重新建立新的人类组织。

俩人最后谁也没说服谁,这种话题全世界的人可能每天都在聊,可能聊到世界末日也不会有结果。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他们和这个世界的联系由于置换的存在,正在变得越来越紧密。

放在半年前,打死他们两个也不会想到今天会在一起讨论起基本人权和国际犯罪的事来。

感谢“楚沧”的再次打赏!

感谢“地被天床趴着睡”的再次打赏!

感谢“骆秋明”的打赏!

【推荐票】【月票】投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