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九章 休假

第九章 休假

新闻上把当前的这段时间称之为派对时间。

程成就是在一个派对上醒的。

运气很好,还是在国内。

吃喝和饮料罐头上都是汉字,手机打开里面也是汉字。

手机没有任何锁定,是完全公开的,这表明这具身体的上一位主人是一个很典型的新置换主义者。

这个词程成也是刚在网上搜索看到的。

所谓新置换主义,其实就是穿越者联盟在组织这次集体大置换之后,提出的一种新的,置换时代的生活标准。

新置换主义主张人的一切和身体挂钩的私有财产都开始公共化。

其中就有标志性的解锁。

手机解锁,房子解锁,车子解锁……

总之,和生活相关的一切,自己的私有物品,通通解锁。

新置换主义提倡随心所欲的置换,只要对自己的生活感觉到沉闷和不快,就去置换——哪怕置换的结果更差,但置换本身带来的新鲜感,可以抵消很大一部分生活的无趣。

也就是说,新置换主义提倡的是置换本身就能给生活带来新鲜感,加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以前互联网时代曾经有过一个共享经济时代,很多人都声称所谓的新置换主义,其实就是网络共享的延伸。

当然,财产还是私有的,程成摸遍全身一毛钱都没找到,手机里的支付账户也都解除了绑定。

他去找到卫生间上了个厕所,又给自己洗了个澡,在照镜子的时候程成才注意到,这具身体的年龄比他之前的还要年轻。

手机里有拍照的身份证,今年才21。

应该是当兵退役回来一段时间的,要是放在十几天前,这样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参与置换的。

但现在他人走了。

这具身体到程成这都不知道是几手的了,想到这里程成自己也有点惭愧。

不应该喝酒的,不应该那么放纵的喝酒的。

就像现在这具身体胃都有点隐隐不舒服一样,之前自己的那具身体后来的人,肯定也在苦恼被宿醉折磨。

不过程成自己也知道,自己这种想法还是传统的道德。

对于新置换主义者来说,其实他们更注重自己的主观感受。

一个很经典的逻辑,如果所有置换者都严格为其他人考虑,一瓶酒也不喝,一根烟也不抽,那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过的不开心。

但如果所有置换者都拼命的放纵,那结局也是所有人都在承受放纵的后果。

一个比较理想的方式,显然是大家约定一个标准,按照这个标准自律……

据说那些新置换主义者现在内部商量的就是这个事,天天讨论应该几天喝一次酒……

但这跟程成关系不大。

不管按照什么标准,他上一具身体用了好几个月才喝这一次,已经算的上是道德标杆了。

走出房子大门,程成在门上看到了二维码。

扫了一下,他看到户主的资料,以及这栋房子目前的用途。

是置换共享的房产,是金石互助会托管的。

和他母亲一样,互助把这房子托管出去,他本人以后如果置换到其他城市,也可以通过这种托管系统,在对应的城市找到临时居住的地方。

理论上来说,所有托管的房产,都属于金石互助会的一部分。

这是分散的自助式的救助站,也是金石早期运营的模式。

区别在于金石的站点还承担其他的工作职责和岗位,需要站长以及常驻的工作人员。

而这些置换托管的房产很多都是空置的,如果有人来,只需要按密码锁进来,几个一起住的人互相商量,就能成为房子的新主人。

就像眼前的场景,七八个人一起喝大酒,可能喝完就全部换走了。

下一批来的人各自走人,这个过程顺便扫码了解一下金石的置换房产。

感兴趣的可以花点钱注册一个会员,等于是变向租房了,比天天去酒店强。

现在房地产市场这么低迷,能把这么多房子搜集起来用这种方式租出去……

程成回忆着印象中的方一鸣,却觉得他的样子已经模糊了,印象中他绝对不像是个生意人,但现在金石通过置换这一波挣到的钱,恐怕已经是卢小华他们的不知多少倍了——不,卢小华也许都破产不干了。

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

以前在东华救助站的时候,每天忙的脚不沾地。

后来虽然辞职了,但是总想着开车回家,心里装着事,更别说还有个爱尔兰人……

严格来说,到现在程成才有了一点放假的感觉。

程成去扫码,确定了这房子今天还没人租用,就付了点钱租了三天。

出门去菜市场逛了逛,用自己的原始身份证买菜,顺便还在网上做了这次置换的登记。

回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一多半,只剩下两个人在厕所里洗漱,一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看到买了菜的程成回来,发呆的这个人有些意外:“准备在这里呆几天?”

“对。”

“我也刚付了房租,这房子现在就我们俩,”那人笑了,“你中午做饭的话,我蹭你一顿。”

“我做饭难吃。”

“这样啊,”那人犹豫了一下,“我来做,不过我负责做饭和洗碗,饭钱我就不付了。”

“行。”

洗漱的那两个出来后打了个招呼,但并没有留下来的意思,听他们的意思是要去赶场。

留下来的那人进了厨房,程成一个人拿了一瓶快乐水,去阳台晒太阳。

春天的太阳是最舒服的,空气还是冷的,阳光是微暖,如果恰好有点风,正是最舒服的好时候。

一会厨房的香气飘出来了,做饭的室友也过来:“这地方倒是不错。”

这时候有开门的声音,俩人一起回头,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看了俩人一眼:“我住a房,你们不介意吧。”

俩大男人当然不会介意。

等饭做好的时候,女人再次走出来,已经换了一身的装束,墨镜也摘了下来。

饭都没开始吃,做饭的室友口水都快落下来了。

他殷勤的想过去搭话:“美女要不一起吃个便饭?”

那女人瞟了他一眼:“我有艾滋病,不怕死你就来试试。”

感谢“林羡羽”的打赏!

感谢“蒙昧火星”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