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二章 实弹

第十二章 实弹

“回来了?”

刚回到办公室,陈晨就发现自己办公椅上已经坐着人了。

烟灰缸里全是烟头,看起来他来的时间不短了。

“有什么发现没?”

“恐怕我们都想错了。”陈晨实话实说,“这样下去,别说三天,三个月他们都不会走。”

“是啊,这帮人……”卢小华吐出一个烟圈,无奈的说,“提前来这里过退休生活了,人老心不老,说的可不是这些人。”

“会开的怎么样?他们还没提撤资的事?”

“没提呢,还在吵,说再观察一个月……你说我们还能坚持一个月吗?”

陈晨摇头:“人已经走了2成了,这才不到一个星期,听说还要降工资……没人愿意来干了,现在这点人,半个月我看就能再走一半,围墙的巡逻我们都快保证不了了……治疗区那边还喊着要给他们加人,听说他们又在延长时间了?”

“都快延长到八个小时了……没用。”

这一点卢小华和陈晨早就在东华老区就做过相关的实验了,电击的时间过长,会对人的生理产生不可逆的伤害,甚至出现难以入眠,以及第二天反射性的肌肉抽搐。

前者会导致被治疗者想走也走不了,后者会导致后来的置换者强烈的抵触心理,以及对肌肉组织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类似的病症,在治疗区里已经普遍出现了。

有了病就不能再继续电,要不然真的电死了人,就不是治疗这个说法能搪过去的。

不能再电,等于是变向支持了那些反抗者,等于是钢豆们的成功。

卢小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

陈晨办公室的视野很好,几乎可以俯瞰大半个救助中心,这里还有现成的望远镜,拿起来的话,可以直接看到大门口那边的示威人群。

这个大学原本设计有四个大门,改成救助中心后被缩到了一个,这么做的坏处,就是被封锁的时候,也只有一个出入口可以使用。

现在是两个方案,刚刚会议上讨论的,物资被切断两天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所以要么来一个大动作,直接想办法驱逐这些抗议者。

要么就再开一个门。

这两种方案之前都跟陈晨透露过,陈晨的回答只有两个字:“不行。”

出门驱逐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脚,而且很容易激化矛盾。现在的那些抗议者都是一天置换一次,你能驱逐今天的这一批,明天就有十倍的人愿意过来凑热闹。

至于再开一个门,就是饮鸩止渴。

开了门能偷偷进来一次,然后这个门就会被抗议者盯上。

抗议者的人数相比起救助中心来,完全是过度饱和的,今天出去参观,他看到最多的,最有感触的,就是很多帐篷门口还有二维码。

上去扫一下才知道,很多人都还想在这里预订一个帐篷,来凑热闹,甚至有人就开着房车来门口声援了。

尽管这里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救助中心,这样的救助中心全国虽说不多,大小也有二十多个。

但也就这二十分之一的注意力,就让东华整个大门口都变得水泄不通。

再等下去,用不了一个星期,那些无聊的置换者就是每天就来拆一快砖,所谓的围墙就不复存在了。

怎么看,救助中心这里都是一块死棋。

但几个投资人显然还有另一种看法,这种看法根深蒂固,也是之前几天,卢小华和陈晨心里有过的那种想法。

这些人不会长久的。

这么多人,天天换来换去,聚会,喝酒,消费……

他们怎么维持的下去呢?

等到他们没钱,被逼无奈寻找地方工作,寻找生存方式的时候。

救助中心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现实是,恐怕他们救助中心等不到那一天了。

“你还能支撑多少时间?”

“一个星期,超过一个星期,我什么也不敢说,”陈晨接过望远镜,指着门口那些刚刚拉起来的路障说,“我们谁都指望不上,真有了大的冲突,你信不信,这些保安全都会跑路回家。”

“当然,”卢小华说,“现在工作又不难找……谁会真的为了这么点钱卖命呢,而且现在命也更金贵了。只要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他们要还是折腾,你就先辞职。”

陈晨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他是最害怕卢小华拿自己当盾牌顶在前面,最后自己出了事,他要么跑路,要么拿自己出事说事……

但卢小华显然也有需要自己的地方。

“行,”陈晨说,“那我先下去了。”

刚下楼,陈晨就看到一群保安聚在一起,看起来是商量什么事,看到陈晨的时候,大家的眼光都盯着他。

他们都是队长级别的,每一个人陈晨都认识。

以前如果有事的话,基本上都会跟陈晨直说。

但今天看着他没有说话,说明他们觉得不方便说。

“是不是降工资的事?”陈晨说,“我也是刚知道,他们没通知我。”

“不是,”队长们犹豫了一下,对陈晨道,“刚才总经理过来通知我们,让我们今天晚上准备实弹。”

“实弹?”陈晨立刻一挥手,“别听她的,那娘们疯了。”

队长们互相交换着眼神,过了一会又说:“……还说……有奖金。”

陈晨只感觉冷汗一下子从背上冒出来了,如果不是这次碰到了,如果没有察觉,可能今晚就要出大事了。

“你们要是动心,觉得可以干,那就让她先打钱,”陈晨话说的很直接,“现在才下午1点钟,她还有时间。”

队长们纷纷摇头,他们本来也是在犹豫和商量,现在听陈晨把话说的这么**裸,显然对对方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信任。

既然上面都闹掰了,那他们更是什么也不能动了。

“下午你们都跟我去枪库,把实弹都交还给武警,”陈晨现在心都跳的厉害,“还有那辆装甲车,我听说上面还有机关枪?”

“那都是没装弹的……吓唬人用的。”

“都拆下来交还,这些东西你们最好碰都别碰,这救助中心是老板们的,命是自己的,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