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五章 组队

第十五章 组队

昨天又下雨了。

春天的雨最让人纠结了。

说大不大,你以为可以不用撑伞;说小不小,结果全身湿透;

说冷不冷,冬天的外套刚刚脱下来;说热不热,回到家就开始打起了喷嚏,第二天就开始感冒。

徐向东带了口罩去上班,但还是被主管发现了。

毕竟他们的工作对象是婴儿的身体,免疫力弱,而且又这么集中,所以员工如果感冒发烧,都是被建议暂时休病假的。

徐向东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他回到宿舍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打了辆车,直奔火车站。

程成联系他也就是昨天的事,今天就感冒了,徐向东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意。

而且说实话,这段时间他一直干活,在宿舍和院区之间两点一线,已经有点按不住寂寞了。

出站口的位置,他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举着一块牌子:“徐向东。”

他惊讶的走过去,看着程成的新身体,又看了看自己的:“你现在应该喊我叫哥了。”

程成笑了笑:“东哥好,欢迎过来检查工作。”

程成住的还是原来那套房子,只不过加了点钱,租了一个单间而不是原来的床位,不过里面的床还在,徐向东过来还是有地方可以住。

车是程成临时租的,一辆摩托车,外面还有点小雨,不过程成准备了雨衣和头盔,问题也不是很大。

十几分钟后,到地方了。

一个规模很大的置换者聚居区,尽管隔着淡淡的雨幕,但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一个大大的3x标志。

标志很大,足足占了一整个广告牌。

这本是对置换者进行强行标记,甚至是某种略带羞辱性的措施,如今却成了置换者们主动打出的某种旗号。

停车场里的车很多,人也不少,大部分看样子跟他们俩差不多,都是来看热闹的。

俩人停下车,就有个人凑过来问:“车不错,是共享的吗?”

“租的。”

对方有些失望的离开了。

这是程成知道的,在这座城市里,第一个完全由置换者组成的小区。

小区的产权百分之60多都是公共的托管产权,百分之40多是政府持有的公租房。

置换在全国差不多都导致了固定资产的暴跌,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这种暴跌似乎反而是一种好事,起码在这样的城市,以前陌生人要过来长住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光是房租就能把人赶走了。

大门口扫码登记,因为程成是刚置换的身体,所以保安还多问了几句,不过基本上没什么疑点,程成的人格担保现在还由金石互助站保障,此前也没有过犯罪记录。

走进小区,学着别人的样子,在一块很大的广告牌面前扫了一个更大的二维码,然后安装软件。

这里面就是所有小区里的人员资料,很详细,有原始的姓名,年龄,现在的身体状况,自己掌握的技能……

还有整个社区现在需要的工作岗位,需求,以及待遇——基本上都是按天计算的。

“跟组团打怪一样,”徐向东看的很兴奋,“这里有一个会开飞机的!”

“你家有飞机啊。”

“人家开的是战斗机!”

程成也看到了,是个正儿八经的飞行员,退役了,置换了,来这个小区凑热闹的。

也顺便相当于晒一晒简历。

很多简历牛b的置换者都喜欢这么干,人么,有点虚荣心很正常。

除了开飞机的,还有开赛车的,玩格斗的……

当然,这些简历都是看的,程成想选的,还是会做饭的。

但会做饭的,也愿意做饭的,基本上都被人抢光了。

这个小区基本上按照组队模式来进行游戏式的生活,一群人本着自愿的原则进行组队,一个队伍差不多是十几个人的规模,是一层楼四个单元的正常居住人数。

然后选出一个队长提出申请……

具体的规则还比较复杂,昨天晚上程成和徐向东讨论这个讨论到半夜。

但这么复杂的规则还有这么多人过来看,恰恰说明这些规则其实很符合许多人的心理。

一般来说,一个队伍里最好要一两个负责日常做饭的,这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工作,然后是三四个负责清洁卫生的,接下来就比较随意了,按照网上的讨论,最好是懂一点文艺的,能吹牛聊天的,能够在日常工作中提供一些情绪价值,再然后就是身体要年轻一点的,最好懂一点日常医疗和护理的,比如打针挂水……

当然,要找一个完美的队伍是不可能的,程成他们这次来预约,其实也就是本着凑热闹的心理。

昨天晚上本想在网上预约组队,但是网上很多其他城市已经试过的人说,网上预约欺骗性太强,还是见真人更实际。

所以他们今天过来线下。

小区的房子大部分共享的房源还挺不错,什么都是齐全的,很多基本上都可以拎包入住,公租房就相对差一点,没有家具家电,还要自己买。

要申请的人是程成,他采纳了徐向东的建议,同时申请了十几个队伍的入队请求。

但基本上都被拒绝了,那些很受欢迎的队伍基本上都有共性,就是全是年轻漂亮有钱的。

程成现在的这个身体最多算一个年轻,还有略懂一些护理知识,但说实话如果不是在救助站被逼无奈,他是不愿意主动来干这些活的,所以也就么写。

年轻的人满世界都是,来这里参加组队的,肯定是对未来生活有美好想象的。

还有不少人把这种组队当做线下相亲活动,找人专门看脸,看年龄。

俩人坐在椅子上捣鼓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一点结果都没有,索性放弃了,跟着其他人一起去看热闹。

已经有组队申请成功的,他们纷纷在楼下合影留念。

去看这些人的资料,大部分申请的年限都是一年到三年之间,都是需要扣置换保证金的。

这是一个置换者队伍和小区都能接受的博弈年限,要是时间太短,那小区折腾的成本就太高,不划算;要是太低,置换者没耐心住这么长时间,也不会有人来。

这是按照队伍计算的,在队伍内部,基本上这几年内还是可以允许三到四个人因为个人原因置换离开。

程成跟着一个已经成功的队伍去他们的新家,打算看看具体的生活环境,但才刚上电梯,手机里就有提示,打开一看,是有人给他发的邀请加入队伍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