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八章 外语

第十八章 外语

吃过午饭,下午程成送徐向东回他住的地方去。

徐向东蹭了一顿饭,饭桌上他有点尴尬,因为他纯粹是因为程成的缘故过来的,不属于他们这个集体。

不过钱直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种旁听。

事实上小区里,几乎每一个小队都有各自更详细的价值观。

有些小队的价值观甚至在网上写成了专门的书籍,很有名,名字也超级贴地气,就叫《生活组队指南》。

钱直的价值观很大一部分就是直接把这本书里的内容拿来使用的。

一路上徐向东就把手机按在程成的背上看这本书。

说实话他看不懂,完全是当看热闹一样看的。

指南里比钱直的规定更严格,也更让人不能理解。

半路上他们遇到一个车队,卡车汽车摩托车,甚至还有电瓶车,一应俱全。

一看就知道是集体搬家的,卡车上有个大喇叭,声音很大的放着那首著名的曲子:“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这群人还蛮幽默的。

徐向东是个喜欢看热闹的,立刻就放下手机不看了,让程成跟着这个车队。

程成跟上了车队后面一个开电瓶车的,徐向东脱下头盔就问:“你们是去哪的?”

对方大声回了一个地名。

距离这里不算近,大概有三百多公里。

按他们电瓶车的车速,还要停下来充电,可能要三天左右。

不过对方却表示计划走一个礼拜。

边走边游,倒也不是为了浪漫。

生活组队指南里就提到,队伍初期最好把难一点的工作都做掉。

这样既可以看看队伍里大部分人的抗压能力,也能在队伍组建初期完成最复杂的工作,顺便降低大家对以后生活的期望值。

有人说很多夫妻蜜月旅行时往往会因为各种琐事分手,野营的强度可比旅游强多了。

俩人跟上了车队,反正距离不远,300公里如果走高速的话,其实程成自己一天就能回来。

徐向东也很兴奋,这种即时旅游的感觉比规划旅游要好的多。

不过实际跟上去就发现其实很无聊。

车队并不是完全一起走的,前面开路的汽车最快,最后面押后的卡车最慢,一路上都能看到前面的人停下来等后面的人,到了几个有小店的路口,还有人停下来吃东西。

程成这才知道这群人规模不小,大概有三千多人,准备去目的地一个几乎没什么人的小镇生活。

他们三千个多个人,一起向政府部门提出申请,承包了那个小镇。

这个车队的一百多号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大家分散在全国各地,有些自己带着行李,买张车票就去了,也有的拖家带口,甚至把整个家里的东西都搬过去了。

和程成他们搭话的是一个老头,看起来七十多岁了,一张嘴说话就能看到满口漏风的牙齿。不过他本人似乎完全不介意,说话的间隙还喜欢用那个漏风的地方吹口哨,手里捏着一个游戏机,说几句话还低下头去玩游戏。

看样子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

“你们到那靠什么生活?都有工作吗?”

“我们去那就是为了工作,我就是被他们工作的人,”老头咧开嘴笑道,“我还要读书呢,然后就是给这身体养老,我再读两年就能走了。”

走也就是置换,再读两年……

如果这具身体两年内死了呢。

徐向东和程成都没问这话,俩人都跟置换者接触的多了,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死了,那就认命。

其实是变向版本的救助站,但条款都是自己答应的,而且说实话,个人也随时有权可以毁约。

置换走就是了。

所以这种条件,一般也就是对未成年人格使用,成年人格都是让你先去交保证金。

又问了几个人才发现,这一批去的人,大多数情况都是差不多。

很多人基本上都是原来一个学校的,跟着过来的成年人格的人,也都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和工作人员。

只不过讽刺的是,老师们如今一个个风华正茂,甚至干脆看起来就是少年郎的样子。

而一个个少年,很多时候却是白发苍苍,拄着拐杖。

置换说到底,本质上还是对后来年轻人口的剥削,因为老人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不过大家看起来依然是少年心性,一个个低着头打游戏,有人听着音乐摇头晃脑,甚至还有几个爱玩的,在互相拿假牙打架,看起来才是小学生的样子。

吃过饭,大家又坐上一辆大巴,仿佛出门春游一般,一个个脸上笑眯眯的。

后面骑电瓶车,开摩托车的,大部分都是去那的工作人员。

有老师,厨子,医生,护士……

一路聊过去,徐向东甚至还聊到了几个镇政府的官员。

有些是上级指派,也有自己选出来的。

据说都是学生们选的,好几个官员自己还要上学呢,现在兼着镇里的工商和粮站几个工作岗位。

虽然知道这些年轻人实际上是吃了大亏了,但看他们一脸得意的样子,程成自己也会忍不住想——也许在他们这个年纪,先用几年老年的身体,不算是坏事吧。

起码这样他们以后就知道珍惜身体了。

很久之前不是有个段子吗,说人应该反过来生活,出生是个老人,然后一点一点年轻,最后理智又逐渐散去,回归蒙昧,沉默着来到世间,看过一切之后,最后哭着离开。

一直到晚上,整个车队才又开始停下来,他们预约好了一家酒店,老人全都住进去,他们是有国家的安置补贴的。

年轻人就在外面凑起来聊天,聊的内容都是关于政策的。

就拿他们这个小镇来说,所有人到了之后要先进行军训,还会组建民兵队,指正儿八经给发枪的。

徐向东不关心政策,他更关心他够不够条件,能不能回去学习。

老实说,他想回去学习了,哪怕是之前最厌恶的英语课。

问清楚他的情况后,几个老师都摇头——抚养院这种在职员工,国家还是建议不脱产,自己下了班去学。

但学外语就没必要了,起码紧迫性没有学习射击来的高。

来自国家的置换风险里提到,所有公民在置换前,首先最好学习枪,刀,棍棒的使用……

这才是人类最通用,也最能够被理解的语言。

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