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十三章 复制

第二十三章 复制

方一鸣离开会场回到自己的房间接受采访的时候,林晓正在另一个会场里昏昏欲睡。

具体这里是什么地方,林晓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晕头转向的被汉斯带着上飞机,睡一觉下飞机,听了几个小时的汇报,然后现在又想睡觉了。

又一次会议间隙,咖啡时间的时候,汉斯过来拍林晓:“林,你太不认真了。”

“我本来就是来凑数的,说到底,这还是你们漂亮国人的事。”

“现在军事合作的趋势很快,很快就是我们的事了,我在你们国家也看过,类似的措施也在实施。”

“但那是我们国家,我们国家是有政委的,有长期从事战时心理辅导的传统。你们这里,都是把心理医生和牧师派过来充数,前者认为他们生了病,后者认为他们的信仰不坚定……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道德有问题,这种潜意识的指责本身,就是对士兵形成心理压力,促使他们置换。”

“可置换率的确是下降了,我们的措施是有用的。”

“拔高道德标准,短时间内当然是有用的……算了,这些话我都说过一万遍了……”林晓摆摆手,表示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把头侧放在自己手臂上,另一只手无聊的用笔在纸上划拉着自己也看不懂的线条。

汉斯并没有离开,只是盯着他,仿佛他的笔在绘制什么国家机密一般。

被盯了十几秒林晓看了他一眼:“怎么,你对我有兴趣?”

“不,我专门请你过来,是让你真正发挥作用,而不是这样玩世不恭,把什么都不当回事。”

林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只是方一鸣的某个替身,或者说是他灵魂的传送点,金石的很多大事都是他的决定,你找我算是找错了人。”

“我能把你的这种解释理解成某种埋怨吗。”

“这恰恰是我对方一鸣最大的赞美。如果在这样的会议上我不能睡觉,跟你一样喝着咖啡揪着头发锤着脑袋,那才是我最大的噩梦。”

会议一直开到了晚上,老实说林晓别说具体的会议内容了,就连汉斯给他的会议大纲都没耐心看。

林晓很不耐烦的把那个大纲直接塞进了公文包,然后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

在这样一个氛围严肃的会场里,林晓的这种举动毫无疑问引起了周围许多人的不善目光。

不过林晓并不在意,他看了一眼汉斯,似乎并没有站起来离开的意思,忍不住催促道:“什么时候走?”

“这里安排了自助餐,我们吃过再走。”

林晓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漂亮国人这里的自助餐,他是真心吃不惯。

不过再怎么不喜欢,肚子饿也是事实,他想在这里吃到点他喜欢吃的,除非自己去厨房做,以他的手艺和这里的材料,捣鼓一个西红柿炒蛋盖浇饭应该问题不大。

自助餐就设在食堂,花样不少,但其实在林晓看来都是一个样。

大量的油炸和烧烤食物,大块的肉,还有各种各样的酱。

吃饭的人从中选择不同的组合,但以一个华国人的味觉体系来看,其实这些东西吃进嘴里几乎就是一个口感,一个味道。

就在林晓搬了一盘薯条和烤肉,去饮料吧台在一堆饮料里确认到底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的时候。

汉斯又来了。

他手里端着一个大盘子,上面的食物几乎堆成一座小山,几乎满满当当全是肉。

林晓知道,这顿饭肯定又吃不好了。

果然,坐下来之后,汉斯一边往嘴里塞着大块的肉,还能从中吐出清晰无比的汉字来跟林晓聊天:“刚才你提到政委制度,可据我所知,金石就没有这种制度,金石的很多成员也都是军人,他们甚至都主动参与置换,但金石的纪律性也远远强于现在大部分其他国家的正式军队。就拿这个基地来说吧,驻扎的三千名军人,在两个月里置换走了四百多名,这等于这支部队在战术层面已经遭遇了一次重创了。”

林晓不紧不慢的吃着薯条:“金石的伤亡也在七八个百分点,差不太多。”

“这是一个概念吗?”汉斯低吼,“一个是驻训部队,是后方,一个是参与置换行动,是前方,据我所知,你们后方的驻训部队置换率的要求是压低在千分之一以下。”

“这是半个月之前的要求,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但这个标准依然是我们现在的一百多倍,”汉斯强调,“我们也在组建类似金石这样的置换队伍,但……结果你也看到了。”

这就是林晓这次过来开会的主要原因。

因为金石和漂亮**方的合作需求,他过来参与一个项目。

项目的内容自然是组建一支向金石一样的队伍,这支队伍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各种据点,用来保护可能扩散到全世界范围内的漂亮国公民。

类似的情报机构全世界都在搞,而且国家和国家之间合作已经很深了——因为所有国家都有类似的需求。

和这种最大最直接的需求比起来,原先国家之间的所谓利益,现在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几个岛屿的所有权,边境线上的几个哨所,防空识别区的大小……

这些东西和人比起来,和那些最为关键的人物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各国的情报组织现在每天都在盯着可能的战略对手的置换情况,一旦确定某些重要人物发生置换,会拼命想办法在对方找到之前找到。

越是要求严密的组织,从警察,军队,上升到政治社团,然后是情报机构。

越是渴望对方内部发生置换,而越是担心自己内部发生置换。

所以很多国家开始不断解散某些已经被证明不可靠的组织,而开始组建新的,认为是更可靠的组织。

可靠不可靠,唯一的指标就是固定时间的置换率。

林晓这次过来,本来以为任务并不复杂,因为要做的只是复制国内的模板,细节工作汉斯甚至考察的比他都强。

但现在的结果就是,复制完全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