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二章 帮忙

第三十二章 帮忙

程成的注意力还在报告上,手机就在桌上,他以为是会议的事,这种案情分析会每天零碎的事情很多,因为是新机构,各方面的职权都没有清晰,所以工作起来经常有不少的临时性工作。

他虽然才干了三天,但这三天都是加班到后半夜的。

前天甚至还熬了通宵,第二天上午还是得去继续看死人——只不过可以不开车。

所以他没有在意,直接拿起手机。

手机另一头是个陌生的声音:“程成,是我。”

他没听出来,但他反应很快,意识到对方可能是置换后的。

他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名字,有他父亲,他家的几个叔伯辈的亲戚……

但他很快就失望了:“我是陈晨。”

程成没有说话,倒不是因为惊讶,而是他发现自己现在有一股说不出的冷淡。

这让程成自己都觉得奇怪,他觉得自己要么幸灾乐祸——陈晨他们这终究也算是恶有恶报。

要么,也应该是略微的关心,起码是好奇的关心。

他的新工作里,每天都能看到和东华相关的案例,在置换仇恨犯罪中,起因是因为救助站各种“治疗方案”的,占了一大半。

陈晨算是误入歧途?还是明知故犯;

算是一时糊涂?还是深思熟虑;

程成不想去分辨,他在救助站呆过,知道当时的那种环境,那种舆论。

很多时候人便坏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想去做坏事,而是因为做坏事的成本被下降到了足够低,而受益变的足够高。

而现在,不过是这种成本受益的另一种波动,产生的结果罢了。

陈晨他们团队的集体置换,他是知道的吗,在接到这个电话以前,他以为对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了。

可能隐姓埋名,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用某个全新的身份,悄无声息的继续生活下去,至于他叫陈晨,曾经做过什么……

他可能谁都不会说。

但现在却给自己打了电话。

说实话,程成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陈晨这种举动。

是他个人的幼稚,还是自己做人的成功呢?

程成深呼吸了一口气:“什么事。”

“找你见个面,你现在在哪。”

程成说了地址。

“我可能这两天到,麻烦你了。”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程成现在的时间过的快慢不一,碎片化而又繁杂。

陈晨说好是两天,但是到第三天才来。

再次给他电话的时候,是在晚上八点多。

程成从浴室里出来,看到了未接来电才知道。

他拨回去,对方说话了,声音换了。

陈晨就在他们小区的门口,因为小区需要人格验证,所以他没进去。

他走到门口,四处看了看,看到一个头发花白,六十出头的老人,他正坐在门口绿化带的台阶上,一手拿着一袋子的面包,另一只手拿着一瓶矿泉水。

看样子是在吃饭。

注意到他的注视后,对方的眼神也开始盯着他,刚开始是一种警惕,但很快变得疑惑,惊喜,然后是羡慕,再后面,就是更复杂的东西。

是他,程成走上前去确认:“陈晨?”

“对。”

“找个地方聊聊?”

“行。”陈晨费力的咽下一口水,拧好瓶盖,又把面包小心的收起来。

程成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动作:“怎么?你还不至于穷的吃不起饭吧。”

陈晨摇摇头:“老习惯了,吃不惯陌生地方的东西。”

“哦,还怕被下毒?你置换了谁会毒你。”

但这话刚说出口,程成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这个时代给别人下毒是很正常的,别说是那些有恶意,故意害人的了。

很多人没有恶意,仅仅是为了防备。

很多人会故意在家里的食物储藏里,放几份带毒的食物。

不是为了想害谁,而是为了担心家里的其他置换,可能产生恶意。

如果置换来的人好说话,没恶意,那就告诉对方。

如果换过来就犯罪,那这些毒药也有可能未来给自己报仇。

现在如果一个人出现在陌生人的集体生活中,比如家庭,宿舍,或者什么团体的集体生活区域。

那最好什么东西都别乱吃,什么也别乱碰。

很多地方真的是碰一下会死人的。

程成用自己的身份给陈晨找了一个单独的房子,就在他们小区边上,也是金石的房源。

原本据说是一个互助站的地址,但现在改用途了,变成了出租屋。

程成现在的保密级别,是可以给熟悉的人一定的保护的——陈晨住在这里,就可以以线人的名义。

但真实的情况他也会写报告,单独给金石内部的审查部门。

“东西都是我买的,一个朋友过来住过一段时间。”也就是上次徐向东来,他专门给他租的,只不过没想到过去这么长时间还没租出去。

程成让陈晨用一个金石内部情报员经常选的,临时性的假身份登记入住,拿到电子钥匙之后,帮他看了一下租期:“临时性的身份,最长就一年了……你先住吧,一年后再想办法。钱我帮你给,你在这里的生活费,最好也用我的卡——你自己的钱……”

陈晨没有说话,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块东西,放在程成手里。

沉甸甸的,拿起来仔细一看,认出来了,金条。

“这玩意……”程成笑笑,“现在变现麻烦也挺大的,你平时去超市总不能刷金条吧。你自己留着,一年后再说。你有钱我知道,但你的钱和你的人一样,短时间也见不了光。”

陈晨没收,执意把金条放在程成的手里:“这不是客气,更不是收买……我的身体拿一趟不容易,就当是寄存在你这的存款……你看我的身体,过段时间肯定要换的,那个时候这玩意反而是个大麻烦。”

程成点点头,没说话,收下了东西。

陈晨就继续:“另外,我想再问一问……”

陈晨神色不安的看了看左右,似乎是在确认周围是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鬼魂在偷听:“你和方一鸣……他们……还有联系吗?”

程成看着他,仍然没说话。

但陈晨已经看懂了,他略带激动的说:“帮我找找他,我的事,现在也就他这个级别的,能真的帮上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