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七章 警报

第三十七章 警报

今天是姚爱军上的第一个夜班。

说实话他有点不适应,虽然白天故意多睡了,但生物钟毕竟已经形成了惯性。

所以白天睡的并不算沉,而现在,到了晚上,上班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泛起困来。

抚养院的夜班其实比白班舒服,大部分人晚上都要睡觉,所以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工作。

这些婴儿基本上都是成人人格,所以也不存在晚上起夜喂奶——就是他们愿意喂,这些成年人自己也不是很好意思。

一般来说,这些人最多的事情就是因为尿床,让他过去给换尿布,如果是在抚养院住过一段时间的老人,连尿布都不让换——因为可能一个晚上要尿好几次。

姚爱军现在负责的这一批,基本上都算是老人了。

最近来的一个人格,也是七天前的了。

虽然婴儿的身体在置换市场上并不算好,可也绝对不算差。

甚至对一些有特殊情结的人来说,婴儿的身体几乎就是完美的代表,是真正的重生。

现在抚养院很多政策也都与时俱进了,成年人可以使用手机和电脑,虽然还是需要受到时间限制。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抚养院里,只要愿意配合国家,好好对待身体,正常的生活长大,个人是不需要担心任何生活的风险的。

虽然这里不发钱,但是管吃管住管看病,而且现在有政策,如果真的能做到一直不置换,几年之后就可以安排工作,当然是一些力所能及的脑力工作,超过十年不置换而且愿意工作的话,国家发房子,可以吸收进入体制……

拥有婴儿身体的成年人人格,不仅对个人,对国家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财富。

这意味着所有人都不需要再教育,可以直接跨越漫长的教育成长期,几年时间确定了稳定性之后就能得到回报。

更不用说对所有的成年人人格还能进行筛选,凡是三观不正,或者觉得可靠性不高的,都会被劝退——也就是劝说他们主动置换。

所以现在留下来的人格,基本上都是筛选过的,是社会主义真正的接班人。

按这个定义的话,姚爱军就是这些接班人的守夜人。

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姚爱军跟主管打了个招呼,出去抽根烟。

主管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同意了,只是提醒他:“回来的时候去吹会电扇,散散烟味。”

二手烟的味道要是被这些接班人闻到了,那是会被投诉扣钱的。

出去找了阳台,姚爱军意外的发现不少人到了这里,甚至还有人准备了躺椅。

说实话姚爱军拉这里干了这么长时间,除了主管和徐向东,以及他们一个组的其他几个同事,基本上也不跟别人打招呼。

倒不是他不爱社交,而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年纪在这里都是比较稀罕的,一个这么大年纪的农村人,学历还比较低……这里更多的人都是普遍本科学历,而且心理年龄不算大。

“这里没人吧?”姚爱军在一个空的躺椅前问边上的人。

“没人,”那人说,“这些椅子都是公共的。”

“什么时候放的?”

“就下午,反正说让我们值夜班,我们就准备了,我是后勤部的,这晚上能有什么活干?夜班还不是来睡觉。”

姚爱军看了一下对方的年纪,六十多岁的样子,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差不多。

最年轻的大概四十**岁,但是身体也不行,一口牙齿掉了一半多。

姚爱军躺上了椅子,点着了烟,一口抽下去,吐出来。

说实话,非但没提神,反而因为躺下姿势的原因,更想睡觉了。

他努力的晃了晃脑袋,还是站了起来。

不一会功夫,他的烟还没抽过一半,就听到周围椅子上已经有人开始打呼了。

他们倒是舒服,姚爱军羡慕,不像自己,待会还要回去干活。

一样是夜班,他们怎么就睡的这么香。

姚爱军心里在羡慕的时候,烟已经不知不觉快抽完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就在他犹豫着是现在回去,还是接着再抽一根的时候。

手机响了。

不仅是他,在他周围,所有躺着的人,他们的手机几乎同时都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有些诧异,因为手机显示不是来电,也不是闹钟,是支付软件的红包提示。

以前没见过类似的提示,而且这种提示还是手机响铃的模式进行的。

他按了一下,到账100。

周围本来睡着的人也都醒了,有人听说钱不少,就起来想按一下继续睡,有人满不在乎,继续睡觉。

但过了不到半分钟,他们就听到远处传来了防空警报的长鸣。

自从置换时代以来,防空警报又多了新的含义——之前也做过类似的演练,那还是在置换犯罪的高发期,是用来提示所有人存在犯罪风险的。

但除了演练,这样的警报还真的从来没有真正启用过,之前婴儿置换那一波,半旗也降了,但是警报声却没响。

主管很快上来找他们了,所有工作人员都要集合,点名。

别说他们,本来在这里睡着的婴儿们,也都被唤醒,挨个点名。

具体发生了什么还没人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有事,而且肯定不会小。

姚爱军不太懂手机,所以别人都在拿手机查新闻的时候,他只能探头探脑的问。

但大家也都没找到回应,只说这次的警报演练范围很大。

不是全国,基本上是全世界。

晚上有人上传了视频和录像,现在热度最高的,是在挪威的一个大型救助站里正在进行的直播,数千人因为噪声醒来,他们在整个救助站里到处找,现在已经找出了三个噪声发生器。

据说是有黑客入侵了救助站的广播系统,还有人提前潜伏进了救助站,偷偷在墙体内放了类似震楼器一样的设备。

目的,似乎是让他们不能正常的睡觉——现在那里还是白天。

除了丹麦,起码还又十几个国家被曝光,他们国内的救助站也都遭到了类似的噪声骚扰。

大部分人的手机也都突然异常——无法关机,有异常的转账,陌生人接连不断的电话。

很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公开谴责这种间谍行为。

但基本上,所有拉响防空警报的国家,都没出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