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八章 实验

第三十八章 实验

说实话,方一鸣越来越不喜欢自己的角色了。

当一个负责人的角色。

尤其是自己需要负的责任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沉重的时候。

最开始有这种念头还是救援队刚出现的时候,那时候开始出现救援队员因为各种原因殉职和死亡。

那时候每一周他都要在一份名单上签字,名单上是殉职人员的具体名字,死亡原因,抚恤金额……

那个时候他会用林晓的话来自我安慰——这些人就算不因为救援任务死亡,也会因为置换死亡。人总是要死的,为了救别人而死,对这个世界总是一种好事。

但现在,这个理由越来越站不住脚了。

昨天他收到了一份名单,不是死亡名单——而是置换名单。

不是金石内部参与置换任务的人员名单,而是在金石之外,很多“客户”的置换名单。

昨天是他们行动的第一天,这一天时间里,他们置换走了28个人。

这28个人都是因为各种情况,身体已经坏到不能再拖的程度的那种人,据说这份名单还是他们内部竞价搞出来的,每个人进入这个名单,都意味着对共同富裕慈善基金会捐出了一大笔钱。

方一鸣知道,在那些富豪团体的内部,把这种钱称之为“特别置换税”。

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种交易。

这份名单的后续,在3分钟前刚刚出来,现在就在方一鸣的手上。

28个名字,整整齐齐。

没有一个人少,没有一个人意外,甚至没有一个人不满意。

这算的上人类到目前为止,对3x病毒达成的一个史诗性的目标——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已经能够控制少部分人,进行安全程度可控的置换了。

但这种可控的代价是非常昂贵的,甚至远不是他们捐的这点钱能够抵得上的,百分之一都难。

让全人类特定的一批人群,绝大部分在几个小时内清醒,不睡觉。

从人类有史以来,也没有任何一个政权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也无法想象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更不用说计算这种行为背后的损失,以及后续的影响了。

但现在的现实是,事情已经做了,从结果上来看,还算成功。

毫无疑问这是每个参与国家的最高机密,方一鸣严格来说是知情人,参与者。

但他知道的也并不是全部。

他知道的是配合国家搜集所有掌握的个人信息,决定一份置换名单。

但他不知道这份名单背后的意义,以及代价。

现在来看,帮这些人置换,本身也只是这个庞大试验的一部分。

显然这一部分是成功的,但很明显还有让人不安的失败部分。

方一鸣见到了老熟人,严期,严教授。

说实话,自从离开第三区以后,他们似乎就因为救助转的事联系过,见面,也就有过一次。

但今天他显然不是为了救助站的事来的,方一鸣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他也知道,严教授一直在进行置换方面的研究。

从事的项目很多他连打听都打听不到。

但不管他从事的什么,在方一鸣看来应该都不是成功的——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成功。

但今天他既然来了,说明肯定有什么东西是确认的了,而且需要他的配合。

现在的金石已经相当于是政府的某个执行部门了,很多东西,不管是情报领域,外交领域,治安领域,经济领域……有关于置换的,基本上金石都会参与。

严期带着陆超来的,俩人一起走进办公室,他们身后还跟着军人,在方一鸣的办公室里搜了一下,还顺便关掉了他们的手机和电脑。

然后严教授坐下,开门见山:“可能要出大事了。”

“大事?”方一鸣不理解,“昨天晚上的事?”

陆超拿出一份报告,交给方一鸣。

方一鸣看了开头,就知道报告里的东西他是看过的。

是来自韩国的一个研发团队,本来是研究心理学的,现在3x病毒正热门,他们为了拿政府的研发补贴,也参与做了类似的项目。

他们关注的点有点离奇,是关于置换者梦境内容的。

置换者的梦境内容研究是很早的东西,很多也都有了确定性的结论。

比如梦里按钮和置换者本人的记忆相关,梦里街道的环境部署,一般也都是置换者熟悉的环境,梦里人们“灵魂飞行”的姿态,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梦里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像超人一样面部朝下,横着趴着着飞,有的像中国传统的仙人一样竖着站着飞,也有人像躺着睡觉一样面朝上飞……

显然不管飞行姿态多么多姿多彩,都不影响置换的结果。

当时还有人把这种研究跟当初神学领域著名的,一个针尖上能站几个天使相提并论,称这种无聊的研究本质上是在浪费国家经费。

但不管路人怎么说,类似的研究始终都在进行,韩国团队在半个月前,调查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异常置换”,其中重点关注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本人声称没有置换最后却置换的了。

在这个团队的报告中,这种状态也叫非受控置换——这是一个说法,但事实上没人相信这些人说的话,梦里到底按没按,自己最清楚,事后自己辩解说没按,人却置换走了,这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的。

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调查了三万多人,很多都是远程视频,甚至亲自派人上门见面交流。

对这些人他们采取了类似测谎,以及心理分析的验证方式,来判断他们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报告的结论是,的确,百分之95以上的人都在说谎。

但依然存在百分之5的人坚定相信他们没有按,而且真的置换了,他们的状态是真的相信自己的谎言。

在这些人当中,又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一共算下来,也就是十几个人,他们置换之前的状态,认知程度,置换时间……

都显示他们完全没有置换的动机,而且置换的结果对他们几乎都是百分之百的伤害。

他们也都没有抑郁和自杀倾向。

这十几个人的被韩国团队认为,有可能真的存在不受控置换的现象,只是这种现象的概率极为稀少,而且置换这个东西很难从客观上来验证,这种主观上的说辞,很难得到真正的确认。

谁也没有把这份报告当真,这份报告只是作为研究置换领域的例行前沿研究,让所有相关的人员了解了。

但现在,它的真实性,已经通过昨天晚上,得到了基本的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