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九章 失败

第三十九章 失败

长期以来,对3x病毒的研究,一直都是人类科研领域的阴影。

说是3x病毒,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任何关于3x病毒基础病毒的模样。

不知道具体的感染流程,表现蛋白质……

其实研究的越多,很多人就发现,3x病毒这个东西其实不该起名叫病毒。

从目前的研究结论来看,3x的运作模式显然不是入侵人体的细胞,然后控制细胞让细胞替代生产蛋白质或者新的病毒。

目前从实验室里拍摄到的很多关于3x病毒基础图片的信息,都显示这些病毒本身似乎更像是一种非常小的纳米机器人。

状态和功能千奇百怪,科学家偶尔能够发现其中几种机器人互相协作,但这些纳米机器人如何在更大的层面合作,如何在人的大脑里造出那么大的一个瘤子,如何发出中微子信号,如何影响人的大脑思维……

这就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了。

这就好比一个古代人看到了一台电脑,他只能看到电脑本身会发光,会发出声音。

但真的拆开电脑,他只能看到一团完全无法理解的线团,有可能通过这些线团的走向大概判断他们之间是有联系的,但是怎么联系,怎么实现功能,怎么让一块玻璃板子上面出现会动的人……

可能他钻研一辈子也不可能理解。

更不用企图让他明白什么是芯片,什么是算法,什么是程序了。

人类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古代人。

3x病毒不同形态的纳米机器人,几乎指出制造这种病毒的文明,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手段——他们是真的在最微观的程度实现了最小单位的智能化。

很多纳米机器人只有十几个分子大小,他们甚至能自己合作形成某种复杂功能的,类似小型细胞一样的结构……

对这些技术的感慨当然不是重点。

现在古代人要解决问题,指望从原理上慢慢吃透这些技术,再在原理上解决……

也许可能,但那起码也是一两代人以后的事了。

现在,3x病毒才发展了半年,大半人类其实已经沦陷了。

这种感染速度如果换做是一个人,就好比早上刚起床打了个喷嚏,去刷完牙的时候出,发现自己已经发展到肺癌了。

这种病毒的感染效率超过了地球上任何一种疾病。

病毒的能否治疗,已经不是人类关注的重点了。

病毒的目的,可能的发展方向,才是问题的核心。

其实在两个月以前,科研领域就已经放弃原理层面的研究了,更多的研究都放在对这种病毒目前的表现,以及未来可能怎么表现的研究上。

就好像古代人已经不指望了解芯片了,先理解一下键盘怎么打字,和电脑尽可能的互动才是关键。

而目前3x病毒和人类唯一打交道的界面,其实就是梦境。

梦境是一个相当主观的东西,先不说梦境的内容完全和人主观记忆,以及关注的东西息息相关,根本没办法统一量化标准来研究,同样是一条路,见过城市的人看到的是大马路,红绿灯,甚至还有立交桥,有些地方的人看到的却是河流,渡船……一些沙漠地带生活的人可能看到的是自己坐在一匹不受控制的马身上……

更关键的是就算一样的梦境,也很难免除人本身描述出现的偏差,以及人可能因为各种缘故进行撒谎。

有人看到的是大马路,有人看到的是小土路。

有人看到的是红绿灯,也有人看到的是收费站的门闸。

但核心的意思是一致的,对于理解最终的概念没有影响——那就是梦境里的人,可以通过主管意识,影响灵魂的交换。

曾经以为这是置换的一个核心规则,但现在看来,这个核心规则本身也是在变化的。

根据韩国这个团队的研究,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梦境里都是考虑的仔仔细细,做好决定的。

有些人哪怕之前已经决定置换了,但是事到临头,还是想东想西,现在已经可以证明,梦境一般在进入深度睡眠之后十几分钟后出现,持续的时间最多不超过20分钟,即使考虑主观上的因素,主观上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还是梦里的一个小时来决定今天置不置换,对很多人来说都没办法做到。

而梦境的规则,似乎并不像人类规则那样,如果一个人在医院里犹豫着自己想不想做手术,那医生肯定让他回去自己再考虑考虑,考虑清楚再回答。

犹豫本身就是一种拒绝。

但是梦境似乎不一样。

在韩国团队调查的这十几个确定的非受控置换里,很多人甚至都是不犹豫的。

他们都是严格的不置换的人群,不置换的动机非常强烈。

有孩子要照顾的,有刚刚恋爱成功的,有刚刚创业开始,甚至赚了大钱的……

但他们确实也都置换了。

对这些人进行深度的心理学分析之后,韩国团队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些人虽然主观上不想去置换,但所有人都在置换后,并没有表现出痛苦和后悔。

也就是说,在内心深处,他们还是乐于置换,只是因为现实的种种原因而暂时没有付诸行动。

这个结论是相当惊人的,因为当前很多国家目前的秩序能够维持,依靠的,也就是很多人的这种可以拒绝置换的能力。

当这种能力开始遭到质疑的时候,没有人不害怕。

所以才有了昨天晚上的实验,也可能是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实验。

这次实验其他国家投入了多少人,做了哪些项目,没人知道。

各国只是打成了大致的意向,但是具体的合作细节,都是各国自己规划的。

昨天方一鸣提供的那28个人名单,其实只是这个巨大实验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全国昨天一共计划内置换了三万多人,计划内非置换三万多人。

数据刚刚出来,非置换的那三万多人里,有一百多人置换了,而且今天全部恢复了联系——这就充分说明他们不是故意谎报的,不然置换之后直接消失就可以了。

而更坏的消息还在那置换的三万多人里。

同样也有一百多个人,置换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