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四十七章 变化

第四十七章 变化

方一鸣刚来到办公室,就看到自己桌子上堆了一堆的文件。

秘书已经帮他安排好了顺序,他拿起最上面的那一份——厚厚的一叠。

方一鸣心中一沉。

每天的非受控置换案例,这是方一鸣现在最关注的指标,所以每天他要看的数据里,最重要的就是就是这个。

而现在他手上拿着的,这个报告的厚度……

他打开报告,第一页最明显的地方,用加大加粗标识出了两个数字。

非受控置换率,百分之2.8。

全国案例数,已经超过二十万人。

这才刚过去八天,非受控置换的指标已经上涨了几乎十倍。

按照这个曲线,再过一个多月……

不,可能再过几天。

他扔下报告,拿出文件顺序的第二份。

这是金石全世界范围内的置换汇报,以及全世界的重要情报搜集。

没有任何意外,今天所有情报的关键,都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混乱。

以前社会秩序混乱最着急的都是穷人,因为似乎这个世界只要出点什么事,他们都会成为受害者——即使一开始不是,后来莫名其妙也会是。

但现在不一样了。

无数的人在晚上呼喊他们因为非受控置换遭受了巨大损失——经济上的损失。

他们还没来得及处理资产,还没有往自己的人格账户里大规模转钱。

他们新的身体处在危险中。

金石的救援价格每天都在创造新高,很多已经确认身份的人,几乎都是有钱人。

除了有钱人以外,还有原先对置换有着强雷抵触的保守派。

他们可能在网上,在现实中,无数次强调自己永远不可能抛弃自己的身体,抛弃自己身体附带的一切。

但他们忘了,从他们被感染的那一刻起,起决定作用的就不是他们自己。

这些人置换后在心理上的冲击往往更严重。

很多人自杀了,很难说是因为理念和现实的巨大冲突,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更多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求救。

整个金石的日常工作几乎瘫痪,工作量太多,而且难度和复杂程度都远超以往。

过去置换的人,往往是自己做了准备,其实对自己的生活,对自己以后,是有规划的。

但是现在,大部分非受控置换的人,是没有做这种规划的。

虽然他们只占了受控置换的百分之3不到,但这百分之3造成的混乱已经超过了百分之百。

现在不是最早置换开始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对置换的认知还是“穿越”,认为置换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的生命体验,认为那是生命新的可能和开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惊喜和好奇。

但到了现在,置换已经被全社会所知。

对它的好处,大多数的描述都是虚幻和不确定的,比如体验不一样的生活,看到新的环境……

但他的坏处,却是所有人都清楚,一个人非计划置换,社会信用归零,工作默认算作辞职,没有补偿;好友和家人都不会再信任自己,因为置换这种大事都没跟他们提前交代;新的身体和环境没有准备,各种潜在的风险,身体上的,环境上的……

以前网上有置换攻略,说一个人要确定自己置换后的新身体是否绝对安全,需要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验证。

这个时间随着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长,到了现在,已经很难通过寻常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了——很多人置换之前有了报复心理,会故意给自己原来的身体弄出一点问题。

但……这之前所有的混乱,全部加在一起,还不如现在。

这个世界上人最怕的,其实就是不可控和未知。

人,不管是谁,什么性格,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换到突然陌生的身体和环境,面对可能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变化和问题……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已经不是害怕了。

而是拒绝相信现实。

这些人在经过一段时间,最终确定这个现实的真实性之后,往往会选择各种走极端,在这其中,以保守主义者居多。

通常这种人都有一种受害者的心理,觉得他们是最传统的人类,即使被病毒感染,他们也会坚持人类原有的生活模式和习惯。

传统的人类是不可能置换的,所以他们也绝对不能接受置换——哪怕他们已经被感染。

但当置换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自己理念破灭了。

一部分人去自杀,但更多的人却是在各个场合宣扬人类末日的消极言论。

说实话,比起自杀,他们的言论对国家,对社会秩序造成的打击其实更大。

金融市场基本上已经验证了。

资本永远是最灵敏的,也就是在方一鸣看这些报告的几十分钟里,秘书已经开过三次门了。

会议室有人在等他。

三个会议室。

金石内部的情报分析会议,上级管理部门的工作会议,还有和银行部门的风控会议……

方一鸣也拒绝了三次,他坚持要把手里的东西看完。

很多人置换了,很多言论在网上出现了,市场的情绪一路往下走,看了一下内部的金融分析,说这几天时间的隔夜拆借利息,已经高到吓人了。

很多有钱的甚至已经开始抛售资产,辞退员工……

别说是有钱人了,很多原本有正常工作的人,也有人开始打辞职报告,规划“末日”生活了。

因为非受控置换一旦成为事实,甚至不用现在是事实,只要有这个趋势——确定未来会是一个事实,那么,人类目前赖以维持的整个经济系统,就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市场经济的核心其实就一样,财产私有。

只有当每一个人赚的钱,都确定无疑归自己本人支配,人们才有去赚钱的动力。

如果非受控置换是个事实,那这个基础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人类固然可以创造人格账户,让钱跟着人格转换。

但人格账户不是万能的,人格账户里的钱,归根到底,还是花在了人身上。

在之前的置换时代,人们对于置换,想的还都是换一个好的身体,继续传统的生活模式。

与其说他们是喜欢置换,不如说他们更喜欢置换可能带来的,更好的传统过生活。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