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四十九章 执勤

第四十九章 执勤

徐向东是被热醒的。

其实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已经隐约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他置换了。

在抚养院无数次想要去置换,却最终因为现实的各种原因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坚持到了现在。

却在他已经能够习惯稳定生活的时候,生活对他开了这样的玩笑。

他置换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置换一直是他的一种梦想,但梦想却在不经过准备,不经过他同意的时候贸然实现,他发现自己并没有一丁点的高兴。

心里有一种对位置的好奇和忐忑,但更多的是对过去那段时间生活的怀念。

他隐约知道,过去的那种稳定生活,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了。

抚养院里做过非受控置换的相关培训,他立刻在自己身边找到了手机,第一时间登陆了单位的网站,汇报了情况。

和他同一批置换的人有十几个。

他打了姚爱军的电话,对方的声音几乎带着哆嗦:“全乱了,好多人都换走了,本来稳定的那些小孩也都换来换去,根本忙不过来……先不说了,对了,你自己要小心,我听说现在外面也不太平。”

是不太平。

徐向东都不用出去看,光是在这个房间里听就听出来了。

他住的应该是一个小区,类似之前跟程成参与的那样的大家庭。

如果没有非受控置换,这种自愿组成的大家庭还是很稳定的。

但是现在,他只能听到外面的人吵架。

十几个人,就一个厨房,该做饭的置换了,还往家里领外人……

很快有人来敲徐向东的门,徐向东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仪表,开门之后主动承认:“我是置换来的。”

一群人看了他几眼,又互相看了看,没有说话。

徐向东又主动问:“你们这里什么规矩?要我做什么?”

对方看了他一眼:“本来你是我们的队长,还想来找你解决问题的,算了,你就先呆着吧,我们有人做饭,你吃吗?”

“吃吧。”徐向东感觉了一下肚子,的确饿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有人喊他去吃饭,一桌子算上他,一共九个人。

他们这个队伍原本是11个人,之前吵架的两个已经走了,倒不是完全因为不想干活,他们还有自己的事要办。

饭桌上除了徐向东,大家都在说话。

“老田还没联系……”大家看着徐向东说,“超市的物价你们也知道……”

“小区公告栏里开始招职业农民了……”

“很多农村的地已经收回集体了……”

大家你一嘴我一嘴,聊的都是这几天的新闻。

也有人问徐向东:“你呢?徐向东是吧?是干什么的?”

“抚养院。”徐向东说。

“那挺好啊,”立刻有人就说了,“全国到处都是抚养院,登记了没?”

“登记?我汇报过了。”

“不是,你自己要去做调剂就业的登记……你这种工作全国到处都有,普适性很强,很好干的。”

徐向东也顾不上吃饭了,立刻在手机上按照那人说的去下载app,登陆,在登陆界面看到金石互助四个字的时候,他本来乱糟糟的心理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再怎么乱,也有人再想办法……徐向东安慰自己。

而且就像这些人说的,他的工作全国到处都是,其实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人群。

一边在登陆软件,又听到他们一边在聊:“其实非受控置换对普通人来说损失不大,很多人原本还没工作呢,现在简单了,学几个普适性最高的技能,要么学着开播种机,当去农民,换到哪都能干,要么就学着当厨师,当修理工……损失最大的是谁?都是本来就没本事的。当官的置换了,谁还认你当官?公司的普通领导置换了,谁还等你回来接着当领导?都是原来手底下的人直接顶上去。”

“我一个同学,核电站里监盘的,也置换了……他们那里现在是遥控工作制,一个指挥员指挥工作,一个执行员……现在很多岗位都在招执行员,一个工作现在拆成两个人干了……”

“两个人能干起来那都是好事了,听说现在医生最缺,都换不了,就是把医生本人人格找来了,可能他的身体也不合适。”

徐向东这时候已经登录了,基本上填完了自己的资料。

下拉式菜单里他看到一长排的选项,工作上岗时间从今天下午的1点钟到晚上12点都有,地点就在这座城市和附近的乡镇,都是类似抚养院的机构。

徐向东想了想,放回了手机,没有去选。

刚置换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慌的,有一种冲动就是立刻回到原来的单位,原来的宿舍,继续原来的生活。

但两座城市相距一千多公里,就是他赶回去了,可能之后还是要换。

据说非受控置换的人,都是每天都换的。

之前是担心自己未来如何生活,但是现在,看到了这个软件,他反而放下了心。

他的钱都在人格账户里,因为置换损失掉的,也就是宿舍里的电脑,手机,还有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

这时候有人过来敲门,打开门一看,是找徐向东的。

徐向东是办过非受控置换保险的,过来找他的是金石在本城的几个办事员,见到徐向东之后,给他简单的做了一个评估,就问他:“金石现在征召执行员,做救援的。你之前提过申请,现在来吗?”

徐向东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我的申请没通过啊。”

因为年纪太小,而且知识水平不达标。

“那是以前,现在过了,你要是同意,现在就跟我们走。”

徐向东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吃了一半的午饭:“能不能等……”

“路上吃吧,”两个人看了一下手表,“我们等不起。”

徐向东没有任何犹豫,看过他们的证件,直接就跟着他们下楼去了。

楼下有车在,是卡车,不少人正在从附近的居民楼里出来,车上一个人正在对着对讲机说话:“金丰小区,52个了,我们马上散出去。”

徐向东被车上的其他人催促着穿执行员的衣服,是类似交警的那种背心,背面印着金石互助四个字,正面印着临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