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章 见面

第二章 见面

过去大家都抱怨结婚难的时候,天天喊着让国家给发媳妇。

现在不用国家发,大把免费的媳妇都在那里排队呢。

这种非受控置换后的结婚现象被人称作合法同居。

婚姻在人类传统价值观里是两个灵魂的契约,不离不弃,地久天长。

但在非受控置换的时代,平均五个人就有一个人不受控制的离开自己的身体的时代,还哪里去找什么地久天长呢。

于是婚姻只剩下附属的功能,合法的同居。

除了来结婚的,还有来离婚的。

基本上可以看出一个规律来,来结婚的人里面,大多数都是颜值中等以上,甚至很高的。

来离婚的人,基本上都在平均线以下。

既然人与人的关系只能持续一个礼拜,未来可能只能持续一天,那内在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林晓看着眼前的女孩,很年轻,二十出头,皮肤吹弹可破,化了淡妆。

要是放在半年前,他不会有丝毫犹豫就答应。

这身体又不是自己的,自己跟她可能也就一起呆几天,成年人么……彼此都有正常的需求。

但是现在,林晓发现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从这个女孩的脸上,他能感觉到人类文明程度在倒退。

曾经人类结婚需要有车有房有存款,需要规划小孩未来的学区,需要考虑父母的退休收入和有无基础疾病,需要考虑夫妻双方收入的稳定性……

这固然被人诟病,但在林晓看来,考虑的越多,恰恰说明规划性越强。

但现在,大家已经不再做这种长期的规划了。

身体和灵魂的解离,身份需要验证,意味着其实大部分时候,大部分人,其实是没有身份的。

现在林晓看到的,就是没有身份的人能做出来的最自然的事情。

说实话,林晓已经有冲动念几句诗经里的诗了。

起码在婚姻这个状态中,人类已经回归到了文明的起点状态了,互相看的顺眼,这是第一位的。

“不了,”林晓看了她一眼,“我这身体阳痿,怕耽误了你。”

本来还有好几个女的在看他,林晓这具身体说实话外在条件还不错,这句话一说出口,她们的目光都转移出去了。

一辆车在民政局门口停了,走出来一个女的,很漂亮,林晓一看就觉得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名字。

但周围很多人已经围了上去:“是她啊,她也置换了?”

“富豪都置换了一大批,明星还能跑了?她不会也来结婚吧!”

“那置换到她老公身体里的……不是爽死了。”

“那也是全世界人民轮流爽……一辈子就几万天,你怕是没那个命。”

“那我也认,起码3x病毒不会作弊。”

“是她本人,她的律师团队已经发文了,确定了她本人的人格已经非受控置换,对于她体内现有人格的任何举动,她本人不负法律责任……”

大明星也跟普通人一样排队,大家围观了一会,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队伍,只是私下的讨论都没停止。

而且越来越有些不堪入耳。

非受控置换出来以后,似乎整个社会,所有人,突然一下子开放了,放开了。

有人说这是因为身体共享化了,互联网化了。

也有人说大家是真的看开了,不虚伪了,真的为自己而活了。

林晓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见解,他只是觉得,看开的原因不是因为大家的思想发生了什么转变,而是大家的预期变了。

人,都还是过去的人。

但,不一样的是身体。

过去的人,很多人确定了自己一辈子就用一具身体,这具身体条件好,身体健康,精神充沛,人自然也就活泼好动,积极向上。

他是**决定论的代表,认为人的一切都源自于身体,本来吗,唯物主义价值观培养出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这样的世界观才是最正确的。

一个人对自己未来是什么样子,大概二三十岁就有足够稳定的预期了。

自己一天三顿能吃多少饭,能干多少活,床上几分钟,跑步几分钟……

之后的生活,其实就是在这种预期中日复一日的重复。

这种确定预期有好处,那就是节约每一个人的能量,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大家早就试探结束了。

但坏处也明显——大部分人是不相信什么奇迹的。

但出现置换,乃至现在的非受控置换之后,大家发现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

过去觉得自己负能量过高的,换了个新身体可能每天心情都好的很。

相反,过去觉得自己身体糟糕,天生抑郁的——发现身体被别人用了,似乎也不差——当然,要是变得更差了,那一定是新来的人使用不当,没有尊重前任留下来的使用说明书。

自己在多次的置换后,也会很容易形成一种更客观的结论。

林晓就和方一鸣一个人置换,他心里已经得出很多类似的结论了,比如方一鸣身体素质比他差,但是精神上更容易放松,自己的身体有点紧张——这些结论也得到了方一鸣的认同。

而在这个过程中,对个人自己主观能力的认知,所有人也会变得更客观。

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朝气蓬勃,什么都不怕,怼天怼地,换到老年人身体之后却往往情绪崩溃。

很多老年人觉得自己经验足,只是身体不好,换了一具年轻的身体却发现自己是睁眼瞎,而且在精神层面还缺乏学习能力。

林晓以前觉得是自己和方一鸣比较性格上相近,比较负能量,所以工作起来一直嫌累。

但现在换了一具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本质变化。

看来是灵魂的懒惰。

手机响了,里面是陌生的声音:“我是陈晨,我到了,蓝色t恤,墨镜。”

林晓找到了对方,他的置换记录里一直平均年龄都是偏高的,但是非受控之后的运气似乎有所好转,今天就是个小伙子。

林晓一把搂过他肩膀,正准备围上陈晨的女性同胞一阵遗憾,一些男性同胞却似乎有些跃跃欲试。

陈晨大概是刚到,还在看周围的热闹:“干嘛约民政局见面。”

“金石的业务可能以后要归并过来了,全国民政要成立专属的置换科,让你来看看你未来可能的工作环境,加深一点了解。”

林晓说的一本正经,陈晨似乎还真的当真了。

“当然,顺便也来看看热闹”。

陈晨咧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