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章 挑战

第三章 挑战

俩人就进找了一个咖啡店,聊起了正事。

2成的非受控置换,平均算下来,一周的时间,全部感染者就要全换。

当然,实际并不是这么算的,一些人表现出了更高的非受控水平,可能每天都要换。

一些人则稍微可控,平均三四天换一次。

非受控置换率还在上升。

从发现非受控置换,做准备,到现在,也就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疫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人类社会的承受能力。

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很多激进的置换主义者,面对这一波非受控置换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

人类天生喜欢秩序,秩序意味着未来可以预测,意味着生活的可控。

也有一部分人管非受控置换叫自由置换,可这样的生活过上半个月后,即使是再支持自由的人,也会觉得这自由的代价位面过高了。

陈晨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当了四天的农民,中间间隙休息了三天,另外的八天是因为身体不好在家“退休”。

半个月的时间,他拿到的收入就是四天当农民,开拖拉机赚的钱。

当然,陈晨肯定不缺钱,他光是在各地存起来的实物金条,账户了里的钱,都够这辈子用的了。

但即使是他,现在也没有生活的稳定感和安全感。

几天前,金石内部的公开会议上,方一鸣已经隐约透露出一个看法。

国家虽然在努力保障社会重要物资的生产和交易,比如粮食,肉蔬,电力,信号……

为此甚至不惜大规模修改法律,劳动法首先是没用了。

每天固定8小时是不可能的,现在所有参与工作的人都有一个想法——能干活的时候尽量多干!只要不犯困,身体吃得消,一天工作时间最多可以达到16小时以上。

因为这具身体下一个人愿不愿意来干活还是个未知数,而愿意干活的人下一个身体能不能干活,也是个未知数。

但现有秩序依然在崩解。

这种崩解并不在现实中,表面上看起来,借助网络,国家依然可以安排经济,一个置换过后,依然可以用新的身体工作。

而是在人心里。

所有人其实都在做准备了。

就像排队过来登记结婚和离婚,其实都已经是在做准备了。

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平稳过度。

最困难的是什么?

分配。

过去传统的市场经济已经完全失灵了,过去人没钱的时候会被现实逼迫去工作,但是现在,这个前提可能就不存在了。

要工作首先要有合格的身体,而能不能有身体,全看脸。

就算有了身体也要看位置,附近有没有力所能及的工作。

最后也要看个人的人格记录……

也许当初某大佬说的是对的,996的确是一种福报。

在置换时代,能够996,是一种幸运。

而不那么幸运的人,他们的生存会出现危机的。

但这种危机又是隐性的,它不像过去的贫穷,一个人穷到最后没饭吃,那倒简单了,弄点类似救助站的地方。

现在这种新式的贫穷是,很多人愿意工作,但可能暂时没有条件;很多人没有钱,但不愿意接受施舍。

他们还是相信靠自己的能力能够挣到钱。

但能不能,他们自己说了不算……

而且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在金石掌握的数据里,其实后果已经出现了。

简单的来说,一部分没钱的人开始不吃东西了。

反正饿也只饿那么一两天,很多人置换后会发现自己的身体饥饿感很强,那就是前任没办法吃饱的缘故。

但说实话,这个时代吃饭的成本真的不高。

身体虽然共享,但灵魂和账户还是割裂的。

所以非受控置换一开始,很多人,就像林晓,陈晨这种条件还算不错的人,就开始发现一个事实——贫富差距正在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出来。

同样的一具身体,有钱人在的时候是吃饱喝足的,没钱人在的时候却只能挨饿。

之前类似共同富裕基金会直接往工资卡里打钱的行为,看来还算是有点先见之明,但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穷人挨饿那么简单了,也就是半个月时间,似乎挨饿已经隐约形成了一种新的风向——原本买得起食物,正常饮食的人,不饿的厉害也不去吃东西了。

这么做最直接的原因只有一个——省钱。

起码可以省了自己支付的饭钱。

但后果却开始变得严重了,如果遇到身体基础条件还行的话,只是少吃几顿饭,那减减肥倒也没什么。

但遇到基本条件就很差的,这就要了命了。

“金石正在准备搞类似救助站一样的机构……跟你过去的工作性质很像,”差不多绕了十几分钟,林晓才说到终点,“钱也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愿意来。”

“很简单,因为谁也不觉得自己需要救助,也不敢被救助,”陈晨说,“承认自己是弱者是什么后果……大家已经都明白了。”

陈晨对林晓的这个提议有些悲观:“现在搞救助站不仅仅是信任的问题,还有文化。其实非受控置换隐含了一种设定……在过去,人们穷可以怪自己的出身,怪自己的身体,怪没有机会……但是现在,非受控置换出现,大家理论上都是一样的,这是新的游戏规则出现的时候,而且比地球上此前所有的游戏规则都要公平,让大家在这个时候承认他们是失败者,这很难做到。”

林晓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过了一会停止了动作说:“你说的对,那这工作我们pass,换个更有挑战的。”

林晓用手机跟陈晨发送了一个文件:“我听说你心理素质不错,我很期待。”

陈晨打开,只是看了5分钟,脸色就变了。

这种感觉仿佛他第一次吃到毒奶茶一般。

但他很快恢复了正常,点头道:“我可以试试。”

林晓爽快的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你现在就可以打车出发了,类似的工作……另一个程成干过几次,他已经有点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