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十五章 纪律

第十五章 纪律

双c的这次见面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多小时。

他们的身体都是农场工人,是需要遵守作息规律的。

到时间不去睡觉已经不是纯粹的个人问题了,关系到农场的生产纪律——如果每个人都自由睡觉的话,那农场的工作就没法组织了。

这样的事情回到一年前,甚至哪怕是半年前,也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现在,大家都习惯了。

程成这具身体是上夜班的,工作是保安。

其实现在很多农场都在郊外,除了宿舍楼以外,几乎看不到其他的建筑。

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田野。

这样的地方,原本是绝对不需要用到保安的。

但其实现在很多工厂大概有一成左右的人,都是保安岗位。

集合的保安们很多都是新人,互相探头探脑的,不知道他们这工作是干嘛的,还在互相打听。

上一任交班的队长过来,在房间里四处看了一下:“谁是程成。”

“我是。”

对方看了他一眼:“以前干过这个吗?”

“没干过。”

“看过岗位须知吗?”

“刚看完。”

“那情况我就说一下,整个农场大概是二十万亩地,两百多个员工,每天硬性需要的上岗员工起码要在60个人以上,考虑到冗余,起码要有100人左右在岗,这其中30个人左右是技术性岗位,一般他们的人格验证要求都比较高,我不担心这块,剩下的六七十个普工岗,很容易出岔子,就说今天,苏醒的人有182个,实际到岗的只有118个,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老外,这种情况还在加剧你知道吗?”

程成点头:“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们会搜集他们的手机,更新多国语言版的界面。”

“这些都不用你说,这些老外不是看不懂,真想干活的靠自己网上去翻译都能搞懂了,除去一部分人是真的懒,死都不想干活的,大部分人其实是觉得干活没有报酬,你懂吗?”

程成当然懂。

他也置换到过国外,一般来说,到了陌生环境,绝大部分人的生存策略就是尽量少的暴露在公共环境中,尽量少的参与社会活动,自己找个地方呆一天,等到睡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很多外国人来到国内,大部分人也是这么想的。

这种心理不能算上是错,但毫无疑问,这种心理的存在,对企业的组织生产是大大不利的。

有心理专家说,全人类的心理现在都处在一个明显的转变期,有些人开始变得极为谨慎,另外一些则会变得过于大胆。

不管是哪一种,这种变化对所有人来说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

心理上需要时间适应,但是胃却不能空下来一天,人的身体一天没有饭吃,就会无精打采,连续一个礼拜没饭吃——不仅仅是这个区域的人会恐慌,全世界都会恐慌。

所以类似程成现在呆的这种大型农场,如雨后春笋一般一个个建立了起来,很多农场都说不清他们是私营还是国营。

私营的是老板自己找一群人过来种地,国营的是国家号召一群人过来种地……

至于经营产生的利润……这个特殊的时期反而无人关心。

似乎大家更关心的是地还有人种,工厂里的活还有人干,商品还在继续生产,晚上电灯还在继续亮,网也能正常的上,快递还能正常的发送接收……

那大家的生活就还是过去的生活,文明的人类拥有的还是人类的文明。

对方交代了很多,不过程成感觉其实更主要的是发牢骚。

类似的牢骚满世界都是,一群文化完全不同的人强行捏合在一起,能和谐才有鬼了。

干活的看不起不干活的,有存款的反过来嘲笑没存款的,有自由工作的看不起干“置换工作”的……

两百多个人的农场,就有十几个保安,虽然都是筛选过的,全是国人。

但是内部也并不是完全团结,签到之后有两个直接提出他们还有自由工作,一个是设计师,要立刻找一台电脑开始工作;另一个表示他是某公司的老总,有重要会议要参加而且不能远程,需要立刻找辆车。

程成全都拒绝了,并且再一次对他们强调了目前国家的政策。

粮食生产在当前,是带有一定强制性的工作岗位,对稳定社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更不用说他们的岗位还只是保安,不需要去做体力活。

不管是谁,到了这种岗位,首先就是要服从指挥,参与劳动,至于其他的工作……只能暂时搁置。

晚上首先的工作就是回收手机,给所有手机更新软件,顺便检查有些可疑痕迹。

顺便还要核查人数,看看有没有逃跑的。

半个月前很多人会因为不想工作直接从工作场地逃跑,不过很快他们也意识到这种行为的愚蠢。

跑出去又能干什么?荒郊野地呆一天,困了醒过来记录上还有多一条不良记录。

这种记录可不是过去醉酒醉驾那么简单,基本上是跟着一辈子。

现在的一辈子……可能比过去的一辈子要长的多。

这记录关系到国家给你分配工作的好坏,如果一个人的表现不能得到周围人的信任,那基本上在什么地方都只能从事最基础的工作。

而像程成这种记录比较好,甚至有出彩表现的,现在就能当个管理人员。

干一天活又不会死,而且还有收入,实在不想干也可以到岗请病假,大不了就是发一天的呆。

但是带着国家的身体跑……那就是很危险的行为了,甚至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敌对的军事人员。

事务性的日常工作在凌晨2点多干完了,情况还好,没有多少异常。

只有十几个睡不着失眠的人瞪大眼睛过来汇报,原因很简单,这些老外生物钟是颠倒的,白天被赶到地头,天太热睡不着,晚上跳了跳舞,聊了聊天,反而困过头更精神了。

程成给了他们俩一人一个手机自己去刷着玩,而这些人也承诺,只要有手机玩,等困了一定主动去睡觉,服从这里的纪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