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沈挽情被谢无衍紧紧箍住。

那群妖物苟延残喘地进行最后的挣扎,掀起道道劲风,四处撞击着,哐哐作响。

而谢无衍却没动,甚至情绪无波无澜。

即使是这样,却也没有任何一缕妖气敢近他的身。

纪飞臣迅速抓住了时机,数道符咒铺开,燃起道道火花。

嘶吼、呐喊和咆哮,伴随着火焰炙烤时滋啦啦的声音,符咒贴附的地方腾起道道青烟。顷刻间,客栈内的妖气也渐渐散去。

回过神来的风谣情有些错愕:“谢公子,你……”

那可是几十只画皮鬼聚成的妖气,到底是怎么强悍的修为,才能将它们一击破除。甚至看上去如此轻而易举,没有半分消耗。

这人真的只是个简单的除妖师吗?

好不容易哼哧哼哧感到谢无衍身边的玄鸟,看见风谣情的表情,心中暗道不好。

谢无衍这打法太过凶残,就连天之骄子纪飞臣都得面对着这群画皮鬼苦苦缠斗。而他这几乎没有保留的出手,很容易让人产生疑虑。

于是玄鸟立刻小声提醒:“主人,当心。”

谢无衍自然是听到的,他收手,散发着的灵压也渐渐隐去。

沈挽情没想到谢无衍会救自己,她刚想开口道谢,就看见谢无衍眉头一皱,向前一个趔趄,同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她头脑瞬间空白,下意识地伸手扶他。猝不及防的,手掌上被溅满了他的鲜血。

沈挽情瞳孔微缩,有片刻的错愕。

这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接触到这样的场面。

“谢公子!”风谣情向前一个箭步,连忙赶到了谢无衍的旁边蹲下。

见状,纪飞臣顾不得仔细善后,连忙围了过来,帮忙将人带到了楼上的客房床上放下。

“是锁心咒。”风谣情检查了下谢无衍的情况,发觉那原本褪去的红色血痕重新爬了上来,如同蜘蛛网般不断蔓延,直逼他的心口,“这种咒术,只要中咒的人发动功力,就会遭到等量的反噬。虽然之前被我暂时压了下去,但还需要好好调养。然而刚才他灵力波动太大,竟然重新诱发了出来。”

“恐怕他当时是为了不让我们乱了阵脚,才闭口不提。”风谣情说着,话里多了些自责,“却没曾想到,会反噬得如此之严重。”

“是我的疏忽。”纪飞臣看上去十分自责,“如果我早些发现异样,也不至于牵连谢公子。”

“放心,我已经及时用灵力抑制住了锁心咒的蔓延。”风谣情见纪飞臣情绪低落,连忙伸出手抚上他的手背,然后捧起他的脸,柔声道,“没事,这不是你的错。”

沈挽情扫了眼这对神仙眷侣,又抬起头看向床上的谢无衍。

玄鸟安安静静地停在他的床头,难得地没有吵闹,一直在用自己的小脑袋蹭着他的脸。

“好了,今日你也操劳过多,先去休息吧。”风谣情拍了拍纪飞臣的背,然后道,“我来照顾谢公子,他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估计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我来吧。”沈挽情开口。

两人均是愣了下。

“他也是因我而受伤。”沈挽情抬眼看着他们,“所以就让我来照顾他吧。”

风谣情迟疑了下,然后似乎是想到什么。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同纪飞臣对视了一会儿,继而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好,那就交给你了。我们就在隔壁,如果有什么意外,会迅速赶过来的。”

沈挽情起身,送两人离开。

人刚走,趴在床头的玄鸟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主人!我可怜的主人,太令人感动了,居然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前去救人。和那些蛇蝎心肠,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女人完全不一样,我会永远记得你今天壮烈的举动——”

沈挽情抱着胳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这对主人和宠物一眼。

然后敏锐地发现,双眼紧闭躺在床上的谢无衍,眼皮有细微不可觉察般的轻颤。

…看来是他也快听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确认谢无衍没事之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沈挽情在他身旁坐下,端起药碗,寻思着该用什么角度喂下药给他喝。

她先试着用汤勺舀起一勺,然后递到他唇边。

谢无衍一动不动。

行吧。

这个姿势的确不够稳重。

于是沈挽情上前,将谢无衍扶起来,靠在自己肩上,再舀起一勺。

谢无衍依旧一动不动。

在沈挽情尝试了无数种姿势,折腾出了满头大汗后,终于感到疲倦了。

她端着碗,站在谢无衍床前,注视了他许久,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碗里的药。

“不好意思,既然这样我就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沈挽情露出微笑,先这么提醒了一句。然后舀起一勺药,似乎是准备自己喝一口。

玄鸟一看,立刻惊得腾空飞起,用自己的身体拦住她:“干什么干什么!不能动手动脚的!”

沈挽情压根没理它,将药含进口中。

她眉头立刻拧成川字。

草,好苦。

而下一秒,自己的下颚就突地被一只泛着些冷意的手掐住,力道十足。

几乎没来得及反应,就将刚含进去的药全数咳了出来。

“什么东西都往嘴里送?”

谢无衍脸上没有什么血色,他的衣领松松地敞着,颈肩线条棱角分明。墨色的头发披散在脑后,却莫名带着股病态的美感。

他松开掐着沈挽情下颚的手,没耐心似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指,然后整理了下衣袍,站起身。

沈挽情其实早就知道谢无衍八成是装的。

在小说里,他曾经使过无数次这样的伎俩,故意装出一副为了救人而自损的样子,让女主角对他心生敬仰和怜惜。

所以直到他掳走风谣情,并且将她囚禁在魔域整整一年的时候,风谣情却仍相信他会改邪归正。

这足以证明,谢无衍到底有多么会伪装。

沈挽情没说话,而是端着药跟在他身后。

谢无衍侧目扫她一眼,披上外衫:“不必了。”

她分明知道自己没有受伤。

沈挽情还是没说话,但却仍然固执地端着药碗站在他身后。

谢无衍走到桌旁,就跟到桌旁。

走到窗前就跟到窗前。

要出门就跟着要和他一起出门。

像个粘人的小尾巴一样。

“砰。”

谢无衍猛地转身,扣住沈挽情的腰,将她硬生生地抵在了一旁的墙上:“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很有耐心?”

沈挽情看着他的眼睛,抿了抿唇,却还是抬起手,将药递给他:“喝了我就走。”

那是无比漫长的对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无衍松开手,夺过沈挽情的手中的碗,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开了屋内。

被吓到的玄鸟在一旁懵了一会儿,接着踉踉跄跄地跟了出去。

沈挽情不知道谢无衍突如其来的情绪是为了什么。

书里描述谢无衍,向来都说他是喜怒无常的。

对着男女主角贴着一副温柔纯善的面具,但其实对知道自己底细的人向来都是分外凶残。

所以她其实并不在意这些。

沈挽情将碗放回桌子上,替谢无衍随手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儿呆,见人久久没有回来,才退出了屋子。

还好他是装的。

沈挽情这么想。

如果真的有人为了救她而死,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无论谢无衍救她这一举动,是不是为了蛊惑风谣情他们,对于沈挽情来说,她都应该感谢他。

他的确救了自己。

沈挽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原主很在意自己的容貌,所以一双手也保养的十分漂亮,骨节修长,每寸肌肤都仿佛透着光般白皙,摸起来温润光滑。

但却恍惚间,能够清晰看到这双手被溅满血污时候的样子。

沈挽情握住手。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想的是什么呢?

赶快完成任务,没准能够回到现代。

如果不能,也可以自己偷摸跑到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就这么混吃等死度过一生。

沈挽情现在才发现,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她握紧手。

她不可能指望着一直有人来救她。

她必须得变强。

*

天色已晚。

沈挽情上楼下楼找了会儿谢无衍,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正当她准备回到房间里休息的时候,突然听见转角处传来些许声响。

走过去,才发现是个拐弯处刚好有个窗户,从这个方向望过去,能看见客栈后院。

她朝下瞄了一眼。

然后,瞳孔地震!

谢无衍和风谣情并肩站着。

月色正好,冷光透过云层和树叶,打在他们的身上,却显得意外和谐。

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话。

谢无衍脸上带着些笑意,就连眸光都是柔和的,宛若一瞬间褪去了所有的戾气和锋芒。

而风谣情也回应着他,时不时轻笑一声,顺带抬手替偶尔会咳嗽的谢无衍拍拍后背。

没被画皮鬼那种狰狞样子给吓到的沈挽情,这一刻彻底吓傻了。

等等。

这什么情况?

虽然我的确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也不能偷偷和女主角搞暧昧啊。

你这样我会很难办的!

[女配系统:

检测到反派和女主角单独相处,请宿主尽快做出反应!]

沈挽情:“……”

你这破系统不仅没什么金手指,居然还有延迟。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一个大问题。

在原书中,谢无衍就是被风谣情的善解人意、温柔的性格,以及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和关怀给打动。正因为这一点,所以才会在后期虐纪飞臣虐得那么绝。

沈挽情虽然可以一定程度去挡下那些女配角,但是谢无衍完全没办法受她的控制。

因为她打不过。

所以谢无衍对风谣情产生好感,恐怕是迟早的事。

看着楼下后院里,两人的氛围越来越好,沈挽情一咬牙,啪嗒啪嗒地就下了楼。

凶就凶吧。

再不管管,会出大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