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除掉画皮鬼之后,一行人并没有急着回玄天阁。

镇上的人在得知那日的动静之后,都知晓这里来了几个能捉妖除怪的仙长。

所以这段时间络绎不绝地有人前来恳请纪飞臣他们帮忙。

虽说了解情况后,发现多半是些小鬼作祟,但因为考虑到沈挽情还需要调养,不宜奔波,所以几人就暂且在镇中一家客栈住下,顺便帮附近百姓驱魔降妖。

沈挽情的病号生活十分快乐。

她别的或许不太行,但是一张嘴倒是挺能造。

当风谣情等人后知后觉地问起,那日她为什么要贸然动手杀掉画皮鬼的时候,沈挽情声泪俱下,满是真诚:“因为知道画皮鬼诡计多端,所以害怕它是故意胡编乱造想要分散纪大哥的注意。我是一时担心纪大哥和风姐姐的性命安危,才会贸然出手的。”

她边说边掩面抽了抽鼻子,显得楚楚可怜:“抱歉,是我太莽撞了,没有纪大哥那么稳重成熟,一心想着尽快除掉此鬼才会这么鲁莽,给大家添麻烦了,哥哥姐姐们不会怪我吧?”

茶艺十级。

她老会了。

果不其然,风谣情和纪飞臣听到这话,哪里还有责怪之心,甚至还颇为感动。

还端出了标准回复:“怎么会怪你呢?你这么懂事,我们心疼还来不及。”

于是两人每次降妖回来,都会带挺多吃食和话本供她消遣解乐,风谣情甚至还替她裁做了几身漂亮衣服。

一开始沈挽情还怪不好意思的。

到后来已经能熟练地报上每日菜单,顺带还列下一摞自己想看的话本选集交给纪飞臣,并且开始考虑自己新裙子的配色。

短短几日的功夫,沈挽情胖了三斤。

这个发现让她大惊失色,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然后当晚,纪飞臣带了十里巷内那家排队排到豆腐西施家门口的烤猪蹄。

于是沈挽情做出了改变。

从心安理得地吃着烤猪蹄,变成忧心忡忡地吃着烤猪蹄。

这些天沈挽情没见到谢无衍。

问起纪飞臣,得到的答案也非常离谱:“谢公子去帮附近镇上的百姓除魔了。”

…看来是去偷偷搞事了。

她其实倒不介意谢无衍搞事。

无论他杀掉什么人或者什么妖魔鬼怪,和自己关系都不大。沈挽情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很强的正邪之分。许多道貌岸然的名门正道,句句礼法仁义,反而没有半夜揪着自己下飞行棋的谢无衍讨人喜欢。

毕竟人家好赖还救了自己两次呢。

所以只要他不搀和男女主角谈恋爱,或者一时兴起闲着无聊想要毁灭世界。

那么他就是可爱而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这几天虽然没见谢无衍,但倒是经常会碰见他的跟宠,也就是那只破鸽子。

玄鸟每天晚上都会扑腾着翅膀趾高气昂地飞进她的房间里,叫叫嚷嚷着说:“如果不是因为救你,我家殿下也不至于操劳至此。你这女人居然还能心安理得地大吃大喝,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边说着边偷偷顺走她的杏仁桂花酥。

沈挽情“哦”了一声,然后问:“你明天要不要吃红烧狮子头。”

玄鸟:“要!”

于是一人一鸟之间,奇怪的友谊被加固了。

*

谢无衍这几日的确去降妖除魔了。

那日被画皮鬼猜出身份,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自己刚从封印里挣脱的时候,闹出了挺大的动静,那时体内的力量不稳,无法掩盖,还一路引来了玄天山附近不少妖魔想要分食自己的力量。

虽然被他陆陆续续清理掉了大半,但总还留存这些漏网之鱼。

为了警告这几条鱼不要胡言乱语,谢无衍非常亲切地烧了他们的老家,站在树枝上看着这群鬼被自己的灵火烫得抱头鼠窜。

有几个脾气不好,破口大骂了起来。

于是谢无衍就干脆利落地全都烧成了灰,落得个清静。

将这群漏网之鱼解决完毕后,谢无衍刚折回客栈,就看见了油光满面挺着肚子的玄鸟从沈挽情的房间里出来。

甚至还特别响亮地打了个嗝。

“……”

玄鸟鼻子挺灵,转头看见谢无衍,立刻展开翅膀朝他扑腾了过来。

带着一股油腻腻的狮子头味。

然后被谢无衍毫不留情地弹开脑袋。

玄鸟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脑门,一开口却还是一个嗝。

谢无衍凉凉地扫它一眼,抬起头,朝着那扇小小的窗户望去。

里面亮堂堂的,窗台上摆着盆花。

沈挽情在那。

而房间里的沈挽情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她正在美滋滋地试着风谣情送给自己的新衣服。

那是几套为自己量身定制的纱裙,腰线地方设计得别出心裁,穿上去之后既可以勾勒出完美的胸型,也可以显得腿长臀翘。

女人对小裙子永远没有任何抵御力。

沈挽情将衣服叠成了一座小山,一套一套地换好,然后对着镜子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欣赏自己的绝美容颜和身材。

太幸福了。

当病号太幸福了。

而就在这时,她听见窗户处有些许响动。

沈挽情头都没回,只觉得是馋嘴的玄鸟去而复返,于是随口道:“纪大哥送的脆樱果在桌上,风姐姐买的鲜花酥饼在门口,要吃什么自己拿。”

说到这,想了想,又补充:“对了,鲜花酥饼帮我提一盒过来,太远了我懒得动。”

“那需要我喂到你嘴边吗?”

“你不嫌麻烦也……”

等等。

沈挽情后背一麻,动作顿时僵住。

怎么回事,玄鸟那欠揍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沉沙哑而又磁性。

她猛地一个转身,瞳孔微缩。

是他。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谢无衍。

沈挽情手忙脚乱地揪起衣服挡住胸口,深吸一口气:“你怎么不敲门?”

谢无衍:“我走的窗户。”

…你是不是觉得这句话还很有道理?

沈挽情想骂人,但碍于自己压根打不过面前这位祖宗,所以忍住了。

两人对视了许久,就连身旁的玄鸟都安安静静地不动弹一下。

终于,沈挽情忍不住了,友善地提醒道:“谢公子,您发现了吗?我的衣服还没穿好。”

谢无衍总算动了,他慢条斯理地将视线从沈挽情脸上挪开,轻轻掠过她的胸口,然后抬了下眉,转过身,只说了一个字:“哦。”

不知道为什么,沈挽情觉得自己有被羞辱到。

这种平淡中略带着些嫌弃的反应,简直比任何话都杀人诛心。

她气呼呼地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拎起装鲜花酥饼的盒子,折回到桌子前坐下。她抬头看了眼,发现谢无衍还杵在那,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平静地望着自己。

直到这个时候,沈挽情才嗅到谢无衍身上的血腥味。

不重,却附带带着些阴森的妖气,让周围充斥着股冰凉凉的气息。

沈挽情低头,自顾自地捡出一盒鲜花酥饼,分在盘子里装好,接着朝着他的方向递了过去:“吃吗?”

谢无衍没接,一双赤眸里没带半点情绪,许久后才冷不丁地说了句:“你不问问我,这些天去做什么了?”

沈挽情顺杆接话:“行吧,你这些天去做什么了?”

“杀人,还有妖。”

没想到的是,谢无衍真的就回答她的。

他的语气像是没有半点生气一般,透着股冷意:“事情知道太多的人,对我来说不算件好事。”

沈挽情呼吸凝滞。

行了。

她收回那句,觉得谢无衍还算是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这句话。

这不明摆着是在恐吓她。

翻译过来就是:“你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恐怕我要把你做掉,你觉得呢?”

沈挽情慢吞吞地收回了手,考虑了许久之后,艰难地说:“是这样的,我现在说不太想知道你这几天去做什么了的话,还来得及吗?”

像是被戳到了什么笑穴一般,谢无衍突地笑了起来,声音低沉,胸腔微震。

那句问话其实并不是威胁。

而是谢无衍在告诫自己,他本不应该留下沈挽情。

但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不想杀她了。

无论在玄天后山上,她到底是不是想要杀掉自己。

无论那日她烧血除掉画皮鬼时,到底是为了替自己掩盖身份,还是别有用心。

谢无衍都不想杀她了。

沈挽情也摸不准这位祖宗的情绪,她担惊受怕地吃掉一块鲜花酥饼后,见谢无衍又不说话,一时之间有些头大。

为了避免他再开口问些死亡问题,沈挽情决定主动出击。

她上下扫了一眼,目光落在谢无衍缠着些绷带的右手上,故意大惊小怪:“谢公子,你怎么受伤了?”

谢无衍扫了眼自己的右手,挑了下眉,没说话。

沈挽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心狠手辣的妖魔能下此狠手,真是太过分了。”

谢无衍:“是你。”

沈挽情:“…哦那没事了,吃点饼吧。”

又吃完一块饼之后,沈挽情才觉察出不对。

自己什么时候伤了谢无衍?

她想起自己灵识脱离躯体,即将被焚烧殆尽时,所接触到的那股灵蕴。

沈挽情一怔。

那个时候之所以能看到谢无衍的记忆,是因为,那是属于他的力量吗?

这么想着,她突然就有些感动。

一感动起来,胆子也变大了,甚至还胆大包天地伸出手,摸了摸谢无衍受伤的右手,看着他的眼睛,非常情真意切地问了句:“疼吗?”

谢无衍看她的眼睛,薄唇紧抿。

而就在这时——

“沈挽情,纪大哥问你要不要下楼吃点东西。”曾子芸大大咧咧地推开了门。

多了一双眼睛看着,沈挽情觉得有些尴尬。

更何况两人现在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情意绵绵。

曾子芸见状,将牙一咬,脚一跺,转身跑开了。

沈挽情抽回手,干笑几声,打着哈哈就迅速偷溜下楼,将谢无衍一个人留在了房间内。

然而刚走到拐角,就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曾子芸吓了一跳。

“我们公平竞争。”曾子芸抱着胳膊,一副贵小姐的傲气模样。

沈挽情:“……?”

她被问得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你误会了,我不喜欢纪飞臣。”

“我是说谢公子。”曾子芸说,“反正你都被拒绝了,我们公平竞争。”

沈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