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男孩鼻青脸肿,脸上全是鼻涕混着眼泪,根本不敢反驳一句,闻言立刻紧张地磕了三个响头。

周围的人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全然没了刚才那副同仇敌忾的模样,只有男孩的母亲扑上前,抱着他的身体,声音颤抖:“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沈挽情不吃这招:“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来排队磕头的吗?”

“你!”那妇人猛地一抬头,紧紧盯着沈挽情。

“我明白了。”沈挽情挪了下步子,让开块地方,昂首示意,“您请磕,慢慢来不着急。”

妇人愣了半晌,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谢无衍,咬着下唇,许久后才颤抖着,极为缓慢地磕下一个头。

沈挽情抬头扫了眼周围,每个与她对上目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低下头,满脸惊惧的样子。甚至还有妇女老人呜呜地哭了起来,一口一个“我们村就要亡于今日了”。

…怎么搞得她像个反派一样。

终于,在那哀怨的呜咽声变得此起彼伏甚至有节奏感之后,沈挽情终于忍无可忍。

反派就反派吧。

于是,纪飞臣成功除掉了那山妖,带着风谣情和曾子芸赶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面前这副极为诡异的画面:

沈挽情双手背在身后,周围乌泱泱跪了一群人,各个埋着头战战兢兢的模样。

而谢无衍散漫地靠在一旁,拿一面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自己沾了些血的剑锋,动作很慢。

月光打在剑锋上,晃得刺眼,没晃动一下,那些村民就会惊恐地抖一下身子。

“今天你们不是跪的我,是跪自己的良心。你们的命是命,那些修士的命难道就不是?”沈挽情踱着步子,一副教书先生般的样子,“别真就觉得自己是个平民百姓就仗着旁人的仁爱之心有恃无恐了,虽然现在你们诚心诚意来……”

“挽情。”

纪飞臣将昏睡的曾子芸放下,然后抱起受伤的风谣情,走到他们身边。他转头望了眼此刻乖顺无比的村民,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你这是……”

“我…”沈挽情摸了摸脑袋,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谢无衍。

谢无衍视线都没偏一下,只是将手中剑收进了鞘中。

顿时,周围的人松了口气。

沈挽情解释:“他们在忏悔。”

“忏悔?”纪飞臣毕竟不是傻子,“怎么突然就——”

“我以德服人。”沈挽情睁着眼睛说瞎话。

纪飞臣一言不发,只是递过来一个不信的目光。

行吧。

其实是沈挽情在忍无可忍之后,决定使用武力震慑,叉着腰说如果你们再这么胡搅蛮缠,就让谢无衍拔掉你们的舌头。

谢无衍:“?”

为什么是我拔?

沈挽情狐假虎威老会了。

虽然猜到些倪端,但纪飞臣却没有点破。今日一事让他身心俱惫,留着这些村民性命,纯粹因为仁义二字时刻教导他克己复礼。

他看了眼怀中奄奄一息的风谣情,眼眶发红,咬着牙道:“你们害了多少修士,伤及多少无辜,今日若是她有事,我……”

“咳咳。”风谣情咳嗽几声,全身上下满是血垢,她艰难地睁开眼,看了眼一旁跪了一排的村民,突地抬手扣住纪飞臣的手腕,摇了摇头:“这些都是被妖物迷了心智的人,虽然可恨,但还有悔过的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沈挽情宛若在两人身上看出了圣洁的光辉。

终于到了吗?主角嘴炮攻击净化人心灵的环节。

她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犯困,毕竟是主角专场。再加上自己这么个让人战战兢兢的反派站在一旁,还怪破坏气氛的。但转念一想,自己这么个恶毒女配对比出了主角的宅心仁厚,也算是为了美好结局添砖加瓦自我牺牲。

于是,自我感动到的沈挽情一步一步地朝着马车的方向挪,准备先一步爬上去睡个觉。

结果目光一偏,发现站在一旁的谢无衍正凝视着风谣情的方向,眼神情绪复杂。

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

眉头稍皱,目光含情,宛若冰雪消融后的温柔。

沈挽情心里咯噔一下。

完蛋了。

恐怕是和自己对比之后,谢无衍一定对于风谣情这种即便受伤却依旧愿意怀有善意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但谢无衍并不知道沈挽情这些脑补。

他只是单纯在思考这些修仙之人是不是脑子修出问题了。

而就在这时,他猝不及防地被沈挽情撞了个满怀。

沈挽情一头插进来挡住了谢无衍看风谣情的视线,揪着他的袍子,一双眼睛亮亮的,声音清脆:“谢大哥,陪我一起回马车休息吧?”

谢无衍:“……?”

沈挽情说着,还跟小姑娘似的瘪嘴开始撒娇:“马车离得好远,那块黑灯瞎火的,刚刚才见识了那么恐怖的山妖,人家…人家真的好怕。”

谢无衍现在能确信这些修仙人是会修坏脑子的了。

他沉默一会儿,然后问:“你在演什么?”

“…”什么意思?她还不能是个萌妹吗?

沈挽情也是有脾气的。

她将腰一叉,愤怒转身,一个人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谢兄。”

终于,忙着在一旁散发着圣洁光辉的纪飞臣腾出空,交代了声:“你先带挽情和小芸回马车,我们马上就来。”

谢无衍应允了声,然后看了眼一旁靠着树,还没醒过来的曾子芸,又看了眼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的沈挽情。

他沉思一下,迈步走到曾子芸身旁,伸出手捏住她的手腕。

灵蕴涌动。

“唔!”

曾子芸突地睁开眼,整个人向前一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谢无衍松开手,准备站起身:“走了。”

“等等!”曾子芸喊住他,然后低下头,脸颊微微发红,“谢大哥,我、我腿软……”

谢无衍平静地看着她,然后点头:“哦。”

接着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残忍的背影。

曾子芸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捂住胸口,只觉得怦然心动。

他没有抱自己。

一定是觉得不能误了女孩子的清白。

真是一个体贴的人!

*

虽然不知道纪飞臣和风谣情的嘴炮到底对那些村民有没有影响,但是他们真的信守承诺,一回到玄天阁,就派出些医修前往村庄替那老妇的孩子治病。

风谣情重伤,纪飞臣这段时间几乎是彻夜守着她没有合眼。

而没了曾子芸这个实力女配搅局,他们俩的关系急剧升温,眼看着任务完成的进度条就蹭蹭往前涨。

沈挽情感动得泪流满面。

然而第二天,进度条就戛然而止,往后退了一大截。

倒不是因为主角吵架。

而是因为谢无衍差点在晚上把曾子芸掐死。

[系统:

警报!警报!重要女配即将面临死亡,随时可能导致重要剧情崩塌,请宿主多加警惕。]

曾子芸一死,玄天阁的长老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玄天阁出此惨案的话,很有可能对男女主主线任务造成影响,导致剧情崩坏。

更何况,谢无衍也有可能因此暴露身份。

那谢无衍为什么差点掐死曾子芸?

原因也很简单。

曾子芸向他十分热烈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每天天刚亮就跑到他院子里缠着他陪自己练剑,缠着他给他送自己亲手做的糕点。

剑法很差劲,而且糕点还很难吃。

谢无衍这种人想法很简单。

他觉得应付人很麻烦,他不喜欢,索性就想把人杀了。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沈挽情,次日晚上就立刻抱着枕头去敲了谢无衍的门,准备看着他不让他轻举妄动。

谢无衍开门,看了看将枕头被子裹成圈,顺带还塞了一大堆话本,看上去想要在这里安营扎寨的沈挽情,陷入了沉默。

“我怕黑,”沈挽情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所以准备来和你睡觉。”

谢无衍:“?”

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

“没什么好害羞的,我打地铺就行了。”沈挽情从谢无衍的胳膊底下弯腰溜进去,熟练地铺好了地铺,然后把自己塞进去。

顺带还特别大方地拍了拍枕头,安慰道:“想开一点,咱们都是江湖人,不要那么拘束嘛。”

谢无衍:你就像个怪物。

作者有话要说:沈挽情:恃宠而骄恃宠而骄恃宠而骄。

谢无衍:什么东西?怎么比我更像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