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每当有事求人的时候,谢无衍在她心中的形象就不再是冷酷无情的大反派,而是正道的光。

于是,沈挽情用充满期望的眼神注视着这位正道的光,杏眸含水顺带撒娇,试图用炽热的眼神打动他冰冷的内心。

谢无衍撑着下巴,同她对视一会儿,眼睛都没眨一下,跟没看见人似的平静挪开视线。

打动失败。

“谢大哥。”沈挽情开始哄他,甚至发表了一通道德绑架言论,“你看,这妖伤及这么多人性命,你这么侠肝义胆善良正义,肯定不忍心坐视不理对吧?”

但是道德绑架这个技能还是得看适用对象。

你绑架一个反派显然就不太靠谱。

所以谢无衍说:“忍心。”

沈挽情:“不,你不忍心,你可是心怀天下的侠客。”

谢无衍:“那我变了。”

…绝了。

这是头一次,向来能够舌战群儒的沈挽情卡了壳。她实在没想到就这么几个月的功夫,谢无衍居然将自己耍无赖的言论学到了精髓。

不过她转念一想,觉得也是,当着这么多人面演一个嫖客的确挺尴尬,而且按照满月楼里姑娘的热情程度,估计得被人吃不少豆腐。万一日后传出去,非常有损他大魔王的业界形象。

于是沈挽情决定给他多一点选择机会:“我明白了,谢大哥如果不想演客人的话,我可以和你换换角色。我看满月楼岗位还是很齐全的,所以我可以委屈自己来演客人。”

谢无衍:“?”

他听到这句话,缓慢转头,将眼一眯,露出一个“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的危险表情。

沈挽情一秒屈服,整个人缩了回去,萎靡不振地举手投降:“…我开玩笑的我开玩笑的。”

“谢兄身体抱恙,这么要求的确太过强人所难。”纪飞臣开口解了围,他深思熟虑一番,然后叹口气,“既然这样,还是我——”

“如果姑娘不介意,在下倒是可以同你演这出戏。”

何方士突地开口打断,他带着一身酒气在沈挽情旁边坐下,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上,打着哈欠:“我天天混在这酒肉池林里,比起别人,我再合适不过。”

沈挽情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既不用被谢无衍死亡威胁,也不会让风谣情胡思乱想。

只在一瞬间,何方士在她眼中的形象不再是不靠谱的破烂道士,而变得光辉伟岸了起来。

她转身,感动到哽咽:“太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何方士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看了眼坐在主位上的楼主,然后慢悠悠地说,“不过楼主,你有同这些人说过,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样死的吗?”

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疑惑地看着楼主。

楼主眉头微皱,似乎觉得太过难以启齿:“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只是这些人的死状,都很…”

她想了半天,才缓缓吐出一个词:“不雅。”

原来,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嫖客还是侍奉的姑娘,几乎所有人都是在情浓正盛的时候猝然离世。

没有半点征兆。

等手忙脚乱地叫来了人查看,才发现早已没有气息,尸身也以极快的速度腐烂。

请了道士来看,才发现这些人是被吸走了魂魄,只剩下一具空壳。

风谣情一听,似乎是因为画面太过旖旎,脸颊稍红,咳嗽一声:“岂有此理。”

何方士看向沈挽情,眸中含着笑:“所以,这可不是好演的戏。”

沈挽情觉得有道理:“既然这样,我们来对对剧本吧——”

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感到后背落上了一道冰冷的视线,如同毒蛇舔舐着肌肤一般,让人寒毛倒立。

沈挽情僵硬地转过头,对上了谢无衍那双带着些寒意的眼眸。

他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躁意,眉头微皱,虽然一个字都没说,但还是能很直观的让人感受到他的不耐。

这种感觉强烈到,沈挽情丝毫不怀疑他可能在下一秒拔刀砍人。

然后他就真的拔刀了。

快到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在眨眼之间,一道凌厉的气流紧贴着沈挽情的身旁穿了过去。

她毫发无伤,但旁边的何方士却被斩断了一截头发,连带着发冠上的带子也被整整齐齐地割下,连同匕首一起钉在了背后的屏风上。

“谢兄!你这是!”

纪飞臣等人顿时站起,一脸错愕。

何方士有片刻的呆滞,浑身冷汗。

谢无衍依旧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没动弹,甚至连眼帘都没抬一下。他慢条斯理地玩着手上的茶杯,语速很慢:“就这么点本事,你能护得住谁?”

何方士还觉得有些后怕,酒也瞬间醒了大半,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说、说的也是…”

兴许换个人这样,这何方士早就拍桌子同他打一架。

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谢无衍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个自己能得罪的起的人物。

听到这话,纪飞臣和风谣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无声笑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而沈挽情并不知道谢无衍突然又哪根筋不对,但她寻思着,如果何方士被吓跑,自己就又得跑去和纪飞臣搭伙。

于是她决定争取一下:“毕竟都是为了捉妖,而且你不是也不同意嘛,人家何方士自告奋勇……”

“我什么时候说不同意了?”谢无衍打断。

“啊?”

沈挽情愣了一下,她仔细一想,谢无衍好像的确没有说过不同意这三个字,只是非常单纯地呛了自己几句顺带眼神恐吓而已。

…但这不就是拒绝的意思吗。

沈挽情有点委屈,但她又不敢顶嘴。

不过转念一想,虽然不知道谢无衍闹什么别扭,但眼下好像是同意了和自己搭伙。

有个安全系数比较高的搭戏对象也是件好事。

这么一想,沈挽情顿时不计较谢无衍这阴晴不定的破脾气了,甚至还有些感动。没想到这位殿下真的愿意屈尊就卑,自毁名誉来和自己演戏。

于是她十分感动地开口征求他的意见:“我明白了,那你想演嫖客还是小倌?”

谢无衍微笑:“你说呢?”

*

捉妖计划明日开始执行。

满月楼楼主很大方,送了沈挽情好几件楼里花魁穿的裙子。

不得不说,非常符合她现代人的审美,轻纱露背,将人凸凹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

沈挽情觉得演这戏的福利挺不错,关键是剧本也简单。

按照计划,明天晚上她就跟着一溜姑娘到大厅里表演节目,具体安排是人家姑娘在前面跳舞,她就坐在旁边滥竽充数鼓鼓掌就行。

然后这个时候谢无衍就会一掷千金点下她,接着两人就到房间里坐一宿玩玩飞行棋。

这剧情沈挽情非常熟练。

“沈姑娘,你在房间吗?”

隔着一道门,江淑君的声音传了过来。

“进来。”

江淑君端着碗莲子羹走了进来,语气温温柔柔的,带着些羞赧:“沈姑娘,今日见你们操劳,我就问厨子借了厨房,炖了些莲子羹,您快趁热喝吧。”

原书里有提到过,江淑君是所有女配中厨艺技能最好的一个。

莲子羹飘着热气,清香飘得满屋子都是。

沈挽情喝了一口。

人间美味!

“啊对了,我还准备给纪大哥送去,就先不打扰——”

“等等不行!”

江淑君刚准备走,沈挽情连忙伸手扯住了她的胳膊,一口汤呛在了嗓子眼,连连咳嗽了起来。

见状,江淑君折身回来,拍了拍她的后背:“沈姑娘可是有事吩咐?”

沈挽情顺了口气,试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女配对男主的好感度扼杀在萌芽里:“纪大哥应该和风姐姐在一块儿,他们平时聚少离多的,还是让他们单独呆一会儿吧。”

江淑君一怔,然后才幡然醒悟,她低下头,声音有些低落:“这样啊,所以他们二人是……”

“道侣!”沈挽情开始添油加醋,顺带编了一出感人肺腑的故事,“从小娃娃亲感情深厚下个月就要拜堂成亲那种道侣,但两人为了降妖除魔维护正义拯救苍生而四处奔波,多次险些生离死。”

“我明白了。”

江淑君点了点头,一副为了绝美爱情而感动的表情:“放心,我不去会去叨扰。”

沈挽情放下心,重新舀起一勺莲子羹。

看来这女配还是很好糊弄嘛。

“那谢大哥呢?”江淑君踌躇一会儿,突然发问,“谢大哥也有道侣吗?”

“噗。”

沈挽情第二次被呛到。

她顺了顺气,看了眼江淑君,沉默很久,然后发问:“我有个问题,江姑娘好像对他们二人很感兴趣?”

“啊,这是因为,他们侠肝义胆心地善良,而且——”

江淑君低下头,脸颊微红:“而且丰神俊朗。”

沈挽情明白了。

这是个颜控。

和当代女青年一样,看见酷哥就我可以心动了孩子生出来了的颜控。

沈挽情表示理解。

但她寻思了一会儿,虽然有没有人爱慕谢无衍自己管不着,但曾子芸那件事给自己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阴影。

更何况谢无衍也不是好招惹的人,给江淑君留念想,可能最后会变成自找麻烦。

沈挽情觉得自己还是得掐一掐这爱情的火花。

她得找个借口。

捉摸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个比较合适的理由。

沈挽情正准备说出口,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神神秘秘地走到门边,打开门左右看了一眼。

很好,没有人。

谢无衍不在这附近。

“沈姑娘这是……”江淑君看着她这番动作,一脸不解。

在确定完毕谢无衍不在这儿后,沈挽情走回来,握住江淑君的手,真情实感地说:“实不相瞒,谢大哥和我其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什么关系?”

“他爱慕我。”沈挽情这么说道。

言外之意很明确。

所以你可能没戏了。

江淑君:“那你们是道侣吗?”

“不是。”沈挽情叹了口气,“有很多原因,你不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江淑君一愣,然后一脸“我懂了”的模样:“我明白了,你们一定是互相爱慕,但是奈何家中人反对才会互相爱慕但是不能言说?”

“……”沈挽情停顿了下,决定放弃解释,“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知道了。”江淑君回握住沈挽情的手,为他们的爱情故事而动容,“我会支持你的。”

“…谢谢。”

就这么,沈挽情望着江淑君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

这女配挺好沟通的嘛。

在解决完一个重要配角之后,沈挽情心情瞬间愉悦了。

她愉悦地哼着歌,愉悦地走到窗户前,愉悦地打开窗——

然后和闻到莲子羹香味之后,跑过来准备蹭吃的玄鸟大眼瞪小眼,来了个深情对视。

沈挽情:“……”

玄鸟在沉默半晌后,扑腾着翅膀咋咋呼呼地往谢无衍房间里飞:“殿下殿下!这个女人她出言不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