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盗版谢无衍有点为难。

虽然是梦,但是蚀梦妖织出来的梦境还是由妖怪编造的,并不像天道宫的迷仙引那样,能够根据人自己的思维自动形成。

显而易见,这只妖怪并不知道芭蕾舞这个舞种。

它有些崩溃。

这可能是它妖生里最麻烦的一单生意。毕竟在此之前它已经跳完水袖舞广播体操甚至唱了一首山歌。

于是盗版谢无衍决定浑水摸鱼,抬个胳膊踢踢腿随便敷衍一下就完事。但手刚抬起来一半,整个胸腔就被一只手给贯穿,然后硬生生地撕裂出一个大洞。

“喂。”

谢无衍语气全是不耐:“别拿我的样子,做出这种难看的动作。”

说完,将手一握,顿时,那盗版就露出狰狞而又痛苦的模样。紧接着瞬间软成一团,像水一样流在地上,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后就不动弹了,四散开来消失在眼前。

沈挽情瓜子一下就磕不动了。

面前这位新·谢无衍,从头到脚仿佛刻着正版的标签,特别是眼神中那种‘你活不过今晚’的暴躁气质,让人在梦里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她心里咯噔一下。

按道理说,谢无衍是来救自己的。

所以她应该感恩。

但比起感恩,她现在只有一个困惑,那就是——为什么溜到梦里干坏事都会被谢无衍本人抓包啊!!

沈挽情窒息了。

趁着谢无衍还没有提起刚才那档子事,她决定抢先一步扯开话题,于是立刻捂着胸口开始装柔弱:“…我好难受。”

其实这也不完全是装的,之前蚀梦妖的幻术就让她浑身上下如同火烧一般燥热难忍,能够熬下来全靠想要玩弄谢无衍的信念支撑。

现在玩弄谢无衍的信念被捏碎了,那股燥人的感觉也变得更加明晰。

谢无衍皱了下眉。

蚀梦妖虽说被驱出她体内,但那幻术却难解。

他蹲下身,抬手扣住她的后颈,迫使她抬眼看着自己。

现下谢无衍在沈挽情的灵府里。

任何一点碰撞,感官都会被无限放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挽情也能感觉到,在谢无衍碰到自己时,浑身上下那股颤栗无比清晰。

嘤。

非常少儿不宜的感觉。

“你得破解这幻术。”谢无衍说,“否则魂魄会一直被困在这。”

说得对。

那么问题来了。

沈挽情:“怎么破解?”

谢无衍思索了一下,开始了教学:“首先,你先把身上妖术造成的幻觉想象成一个具体化的东西。”

这个简单。

沈挽情:“想好了然后呢。”

谢无衍:“把它捏碎,然后睁开眼就行了。”

沈挽情:“……”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不通要去问谢无衍,这就像老师讲课说这个题套个公式就行了很简单的,最后发现自己连公式符号都没看懂是什么意思。

这通教学没让她醍醐灌顶,反而梦回高数课堂。

一想到高数课堂,那股难受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大汗淋漓,只能拼命咬住下唇,很是用力,甚至用力到有些磨损到了自己的魂魄。

沈挽情意识有点模糊了。

她意识一模糊,就开始话多,跟倒豆子似的吧啦吧啦一大段:“为了黎民百姓我真的付出了太多所以必须要求回报。你出去以后万一我还没醒,得让满月楼楼主给我在门口立块碑,最好是石像,腿稍微拉长点,对了多给我雕点头发,鼻梁要细一点眼睛记得有卧蚕……”

“闭嘴。”

谢无衍看着她的样子,眸色沉沉,然后朝她伸出手:“过来,我带你出去。”

沈挽情没听懂他的意思,但还是下意识地搭上了他的手。

下一秒,就感觉整个人被谢无衍的气息笼罩住,然后被他牵引着向着某一个方向飘去。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散成了一团云,就这么无法控制地飘着,但那股难受的燥热也被分散了开来。

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谢无衍的存在,非常难以言喻的清晰。仿佛能感受到他的任何一丝细微的动作,就像湖水上溅落一滴雨,晕开一片涟漪。

谢无衍的灵力很充沛,无孔不入地包裹住她分散的魂魄,一点点渡过去那点难忍的痛苦。这个过程比想象中的要舒服很多,每当沈挽情无意间碰撞到谢无衍一点,就能感觉到自己魂魄的某一处轻颤了一下,然后痛苦便消减去三分。

而且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爽感,在短暂的颤栗后,让人感到浑身酥软放松。

在发现这点之后,沈挽情开始有些偷摸使些小伎俩。

她将自己的灵识分成许多块,开始往谢无衍身上贴,每贴一下,就会像是覆在冰块上,稍稍的刺激之后,热度也退散开来,裹挟着那张让人头脑一松的快感。

超舒服!

沈挽情快乐地将整个神魂都往谢无衍上面贴。她感觉自己像瘫软成了一摊水,然后从水里钻出一只鱼,非常愉悦地吐泡泡。

谢无衍停顿了下,原本非常稳固的灵识似乎稍稍有些紊乱,不易觉察地轻颤了几下,但很快又重新凝聚了起来。

终于,在一片虚无之中,沈挽情看到一点光点。

她寻着那点光找到了出口,然后睁开了眼。

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想象中那种闷热和难受,除了感觉到出了一身汗之外,反而还有些神清气爽的舒适。

大佬不愧是大佬!

沈挽情感动得热泪盈眶,一转头,却发现谢无衍眉头紧锁,手背上青筋暴起,薄唇紧抿,好像还没醒。

不好,难道说进入自己的灵府,对谢无衍来说有影响?

沈挽情有些担忧地俯下身,想用手背贴上他的额头,查看一下情况。

“啪”

还没来得及靠近,她的胳膊就猛地被握住。

谢无衍睁开眼,眸中的戾气似乎比以往更多了些,眼底还带着些血丝,看上去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痛苦。

沈挽情:“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无衍扣住脖颈,控制住行动。

下一秒,他坐起身,将沈挽情压在床头,声音透着些没来由地愠怒:“别碰我。”

…等等,为什么一觉醒来突然翻脸?

谢无衍却再说一句话,松开手翻身下床。

满月楼每一个雅间都是连带着浴池的,据说是为了给客人多增添些情绪用,水温恰到好处,上面还飘着红色花瓣。

谢无衍连衣服都没脱就下了水,他闭紧双眼,眉头一皱,咒印一瞬间爬了上来,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

其实原本带沈挽情离开并没有那么复杂。

折损些自己的魂魄,让她能够稍微将感官同那妖术造成的幻觉剥离,接着领她出去就行。

但神魂交融这个事情本身就很敏感,五感都会被无限放大,而且没有具体的意识。

要么,弱一点的很容易被强一些的吞噬。

要么,就擦枪走火。

显然沈挽情对这些一无所知,所以才胆子非常大地就这么往谢无衍神魂上贴。

但她贴得毫无技巧,而且每个位置都不太对。

通俗一点说,就是那种'我就蹭蹭'和‘只顾自己爽’的渣女。

为了克制险些紊乱的神魂,谢无衍动用了不少妖力去压制,这才再一次把封印咒给逼了出来。

许久之后,他再一次睁开眼,将胳膊搭在额头处,一言不发。

闻声而来的沈挽情伸手触碰了一下水面,发现刚才还温热的水,此刻已经变得冰冷,甚至冻得有些刺骨。

她皱了下眉,站起身,从一旁取了浴巾,然后走到谢无衍旁边,乖乖巧巧地蹲在一旁等他出来。

“别管我。”谢无衍没看她,声音很哑。

沈挽情:“好哦。”然后蹲在旁边没动。

谢无衍:“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沈挽情:“明白啦。”然后继续没动。

终于,谢无衍放下胳膊,撑起身,看着她:“所以你怎么还在这?”

沈挽情:“这我没办法和你解释,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光说不做的小懒虫。”

谢无衍:“……”

两人就这么互相望着对方。

原本看上去挺怂的一小姑娘,此刻眼神明朗,没半点退让。

她总是在很多没必要的事情上,出奇的倔。

谢无衍没说话,胳膊一撑,坐在池边。

水顺着大臂淌下,原本宽松的衣袍此刻贴紧身子,衣襟松了大半,但那张脸看上去却异常冰冷而又寡漠。

沈挽情将手中的浴巾搭在他身上。

然后没搭稳,浴巾啪嗒一下掉下来。

沈挽情又搭。

浴巾又掉。

最后沈挽情忍无可忍,干脆横着给谢无衍裹上一圈,将他硬生生缠成一个不倒翁。

谢无衍:“……”自己到底是怎么忍住没有掐死她的。

“以后,”谢无衍随她闹腾,声音低沉,“不要让人随意进你的灵府。”

…灵府这东西哪能说进就进跟逛大街似的。

即使沈挽情再不懂,大概也知道灵府是非常特殊的地方,即便是修为悬殊的人,贸然进入对方的灵府,也很有可能遭受重创。

除了谢无衍这种强到把别人家灵府当自己家菜园子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人敢随意进别人的灵府。

但是老师说教,沈挽情当然不顶嘴,于是连连点头:“恩恩。”

谢无衍站起身,嫌弃似的抖开浴巾,但是却没扔下,光几步路的功夫,身上的衣服就迅速地蒸干,水珠还没来得及溅落在地上,便化成了水雾。

沈挽情觉得对于救命恩人,还是应当有足够的诚恳和耐心。

于是她跟屁虫似的跟在他身后,又倒了杯茶递上,非常殷勤地问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现在是要下飞行棋还是要睡觉?我竭诚为您服务呢。”

谢无衍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然后道:“行,跳个芭蕾舞吧。”

…沈挽情的笑容凝固。

怎么忘记这一茬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无衍,一个被女主非礼还不好意思说出来的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