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霸道小少爷发起宣战:“想得到她的话,就拿出些本事来。”

谢无衍显然更无语,他面露嫌弃地看了霸道小少爷一眼,然后再将同样的目光挪到沈挽情身上。然后向后一靠,胳膊搭在窗上,声音轻飘飘的:“你还挺讨人喜欢?”

沈挽情:“……”委屈。

但她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件事她也没办法解释,但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致命魅力吧。

想到这,她突然有点苦恼了起来。

这难道就是好看的人必须要承受的痛苦吗?想想还真让人觉得麻烦呢。

不知道为什么,谢无衍好像从沈挽情眼里看到些‘自豪的烦恼’。他沉默了下,声音拖长:“你自己解决。”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在我发火之前。”

沈挽情现在已经能够熟练翻译出谢无衍的潜台词。

懂了,这就是死亡通牒,意思是如果你再不让这人闭嘴,我就会动手揍人。

万事和为贵,虽然这位小少爷年纪轻所以中二了些,但是在别人家门口打起来实在不太雅观。

更何况按照两人的等级,一定会转变为谢无衍单方面施暴。

沈挽情叹了口气,决定还是救人一命。

于是她迅速抽出被这位霸道小少爷握着的胳膊,迅速和他拉开距离,准备自我介绍:“这位公子,其实我是——”

“躲在女人身后,让一介女子来替你出头,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霸道小少爷非常有恃无恐,叉着腰手指都要戳在天上,每个字中气十足,还不忘冷“呵”一声,“有本事下来单挑啊,我让你三招!你过来啊!——”

沈挽情:“……”不至于吧这位勇士。

谢无衍眯了下眼。

沈挽情沉默了,她伸出手无力地捂了一把脸,颤颤巍巍地走到一旁的观众席坐下,转过头决定不看这场惨剧。

在场的,只剩下两人忠实的粉丝江淑君记录下了这惨烈的画面,并且在日后刊载在了《我与我救命恩人们的故事》这本江湖小传上。

具体内容如下:

【只听见风刹那间仿佛都凝固了,那原本在叫嚣的徐小少爷声音戛然而止,他惊恐地瞪大眼睛,但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间,谢方士明明只是稍抬了下指尖,徐小少爷就被重重地摔在墙上。

徐小少爷爬起来,闻讯赶来的下人们连忙赶来搀扶。只见他见了鬼似的一溜烟朝着府内窜去,冲进门后不忘记又弹出个脑袋:“唔唔唔唔唔!唔!”

据我猜,他应该是在说:你给我等着,我去告诉我爹爹,哼。

终于,在赶走这么个不和谐的人物后,谢方士才收敛起那股冰冷的神情,望向一旁的沈姑娘。

他下了马车,患得患失般的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低声呢喃着什么,而沈姑娘却挣扎开了他的手,转身走进了府内。

谢方士望着她的身影,眼神里充满了落寞。

这或许就是,不可言说的爱吧。】

但实际情况是——

谢无衍走到沈挽情旁边,扣住她的腰将她从观众席带起来,淡声道:“还挺能惹事?”

那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耳畔一扫,加上稍微有些阴冷的语气,让沈挽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她瞬间捂着自己的腰退出安全距离,语气有些委屈:“你们男人之间的比赛可不带迁怒的。”

正好侍从在门口招呼了一句,于是沈挽情立刻找借口开溜,进了府内。

以上,就是江淑君胡编乱造的故事里原本的场景。

*

“各位仙长,到地方了。”侍从将人领到了大堂门口,毕恭毕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老爷已经在里头恭候诸位多时了。”

沈挽情道了声谢,迈步进去。

其实这太守的名声一直不错,据说为人刚正而且从不摆架子。这么多年过去也只娶进门一位正妻,并无妾侍,夫妻恩爱和睦。因此民间也编排出不少有关的故事,但其中的真假就没人说得清楚。

按照道理说,应该是个清廉儒雅的大叔形象。

然而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声洪亮的咆哮——

“成何体统!”

“孽子!你这个孽子!居然这么对待几位仙长,还说出那种不知羞耻的话,你你你你!你给我站住,不许跑!来人,给我抓住这个孽子!”

接着,就看见那位霸道小少爷从屋子里蹿了出来,抱着脑袋开始绕着假山跑圈。

身后的太守头发虽然白了一半,但身子骨看上去却仍旧硬朗。他就这么举着棍子,追在他后面撵。

两人绕着假山跑了两圈,就连停下来喘气的频率都异常一致。

身后一大群丫鬟奴仆跟在他们身后开始劝:“老爷,老爷可别跑坏了身子。”

那霸道小少爷的锁声咒已经被解开了,此刻边跑边喊:“是啊爹,别跑坏身子。”

“你停下我就不跑了。”

“那您先答应我,绝对不打我。”

“我打。”

“那我不停。”

沈挽情和谢无衍脸上露出同样无语的表情。

他们现在算是知道这位小少爷的脾气是怎么养出来的了。

直到闻声出来的纪飞臣咳嗽一声,这对父子才停下了自己的猫和老鼠行为,两人喘着粗气扶着腰,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面前的沈挽情一行人。

小少爷有点心虚,全然没了刚才那股霸道劲,往后悄悄退了几步,似乎是准备偷溜。

然后被身旁的太守一棒子打在屁股上,整个人弹了一下,立正站好。

“快些和二位仙长道歉。”太守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小少爷立刻向前几步,老老实实地抱拳弯腰行礼道歉,浑身上下都是蔫的:“刚才是我冒昧了,望各位仙长能够谅解。”

这位小少爷叫徐子殷。

太守府上下就这么一根独苗,加上太守本人又是那种不太拘于礼法,比较开明的父亲。于是,就教育出了这么一个品性一言难尽,但心思却不算坏的儿子。

太守本人对这件事也很懊恼,于是府中日常可以看见这一大一小追着撵,后面跟着一群丫鬟奴仆劝架。

太守看上去的确是个脾气不错的人,明明自家儿子挨了一顿揍,但却没有半点责备谢无衍的意思,反而用父亲般慈爱地眼神看着他,顺带偷偷拉过他胳膊问了句:“这位仙人,你说你们用得那让人说不出话的仙术,我们这些寻常人学不学的会?”

谢无衍:“……”

能看得出来这位太守也的确很烦自己儿子开口说话了。

沈挽情走到纪飞臣身旁,悄声问了句:“这太守府,是发生了什么怪事?”

她还记得纪飞臣和风谣情在看到信上内容时,那严肃的表情,甚至当晚就赶往了这里查看情况。

那么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纪飞臣皱眉,摇了摇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其实可以看得出来,这府中上下无论是下人还是主子,关系都挺不错,整个氛围倒算是其乐融融。小少爷虽然经常惹事,但也算是个好人,呆久了就会发现其实挺好相处的。

若说唯一不太好相与的,恐怕只有那位太守夫人。

而最近太守府这些邪祟的事儿,也同这位夫人有关。

听说这位夫人是商贾之女,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父母又是老来得女,自然把她当做掌上明珠一般捧着,也养出了一身刁蛮任性的脾气,眼里容不得沙子。

只可惜几年前,夫人的父母双双离世,家产也被兄长们分了个干净,至此心里也就落下了心病,脾气也越发暴躁了起来。

直到几个月前,夫人每每总会在梦中惊醒,又说总能在窗外看见一个鹅黄的身影。

可是请了好些道士来看,都看不出什么毛病。侍奉在她身旁的婢女和小厮也都没发现任何异样。

太守也只以为是她心病更严重了,于是四处寻大夫前来看诊。

然而夫人的情况却仍然没有半点好转,半月之前甚至开始变得有些疯魔了起来,像妖怪附身似的,揪着大少爷一个劲地说:“是你,是你要杀了我对不对?”

等到下人们将人扯开,才发现大少爷胳膊上都被夫人掐出了血痕。

后来大夫多跑了几趟,开了些安神的药方,加上贴上道士给的静心符咒,才让夫人的情况好上了许多。

谁知三日之前,夫人的情况再次恶化了,而这次,同以往都不一样。

一行人来到太守夫人的房门前。

沈挽情抬头看了一眼,窗户全部都被封死,门上和墙上都贴满了符纸,院内还燃着几根香。

但她却没感觉到有任何妖气。

小厮走到门口,却不敢推门,纪飞臣看出了他的胆怯,于是上前一步:“没事,我来。”

吱呀——

门被推开。

屋内一片漆黑,半点光都不透。

“吱吱。”

突然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

像是老鼠的叫声,但是这声音却并不像老鼠那么尖细,反倒像是一个女人刻意模仿出来的叫声。

这么一听,更让人毛骨悚然。

谢无衍隔空点燃了烛火,几人朝着床铺的方向望去。

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蜷缩在床头,姿势非常奇怪,手腕向内曲着,像只耗子一样趴在床上。

她不断地发出“吱吱”的怪叫声,不断用脸蹭着手背。听到开门声,迅速一抖,然后朝着床内滑稽地爬了过去。

看上去,这人应当是太守夫人。

似乎是怕她离开,脚上还绑着锁链,一动就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她抬起头,惊恐地看着来人。

太守夫人看上去已经不像是人了,而像是一只活生生的老鼠。

“这是……”沈挽情皱了皱眉,“这是被鼠妖附身了吗?”

“不。”风谣情眸色凝重说,“我们昨晚就已经检查过了,并不是妖怪附身。”

“那是?”

“她的魂魄被人从这躯体里抽走了。”风谣情说,“然后,又被塞进了一只老鼠的灵魂。”

“移魂术。”

谢无衍突地开口:“这种法术只有在天道宫的藏书阁里,才有详细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