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女医修一夜之间变成老妪,妙龄少女遭此劫难,背后的原因竟然是——”

沈挽情点进去一看。

【不好意思,不小心把女医修和她的奶奶看错了。】

“剑修求爱不成竟然躲在被窝里哭出绵羊音,没想到身上贴了传声符竟被师父听得一清二楚?”

沈挽情点进去一看。

【谢谢各位关心,剑修和他师父在一起了,很幸福。】

果然,无论是在哪个世界,这种营销号式的标题,永远经久不衰。而且全部都是标题非常劲爆,点进内容就让人无语。

直到她看到——

“玄天阁竟然出此惨案!长老之女一夜之间失去双目拔掉口舌,罗刹鸟居然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

…没跑了,一定是谢无衍做的事情。

沈挽情觉得这样很残忍,于是偷偷在该条留言后发了个“恭喜”。

很快,沈挽情又发现了一条足足需要几页纸的热门帖子。

标题取得非常吸引人视线:【见证了几百年那场动乱的前辈,现在就来给大家说说关于我和魔尊的爱恨情仇】

魔尊?

沈挽情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

她偷偷看了一眼在自己旁边的谢无衍。

他睡着的时候,眉头还紧锁着,脸色看上去异常惨白。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仿佛收敛了所有戾气,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身边,看上去让人感受到莫名的脆弱。

沈挽情挪开视线,悄悄咪咪地点开那条标题。

页面缓缓展开。

她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

内容很正常,先是形象而又生动地描述了魔尊的强大和凶残,然后再叙述了当时场面的惨烈和悲壮。

文笔流畅,代入感极强。

直到沈挽情看到——

“眼看,魔尊就要屠戮人界。我知道,我不能再对这一切熟视无睹了。即便我心中千万般不舍,也要为了大义而站出来。我清楚这是我的使命,为了大家,即便,我要亲手杀掉我的爱人。”

……?

谁的爱人?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沈挽情深吸一口气,险些没混过去。

她提心吊胆非常紧张地看着接下来的内容。

“在一片血光之中,我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眸色如血,墨发飘扬,用剑指着我的喉,而我却没有丝毫退却。

我只是在一瞬间很怀念我和他的那个曾经,他还是少年,我们无拘无束地躺在草地上……”

“在看什么?”

谢无衍睁开眼,撑起身,抬手扣住了沈挽情手中的修灵书。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十分轻巧地从她手中拿了过去。

沈挽情瞳孔地震,手忙脚乱想去抢回来,却被谢无衍按着额头推开。于是她整个人只能像是一只扑腾的猫咪一样,做着无谓的挣扎。

谢无衍轻嗤一声:“我就知道。”

沈挽情艰难地咽了口口水,默不作声地低下头,时不时悄悄用余光观察着谢无衍的表情。

…看上去谢无衍还没发现,自己看的是以他作为主角的爱情故事。

“我和他在月色下相拥,眼中只有彼此?”

谢无衍慢悠悠地开口念着上面的文字,看上去并没有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沈挽情:“…是这样的,我觉得谢大哥您还是不要继续念,不然您会后悔的。”

谢无衍凉凉地扫她一眼。

沈挽情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不喜欢被人威胁了谢无衍被激怒了。

被激怒的谢无衍换了个舒服的角度躺着,每个字念得更清晰了:“他伸出手轻轻撩起我脸颊的头发,捧起我的脸。”

“现在回想起来,我只希望此刻在此永存。”

“而现在,我们俩却成为了永远的敌人。他是十恶不赦的恶魔,必须由我亲手终结的恶魔。他看我许久,然后放下了手中的剑,转过身,对我说,‘你走吧’。”

“我含泪拿出了孤光剑……”

终于。

悠闲朗诵的谢无衍发现不对劲了,他沉默地扫了眼下面的内容。

【我拿他亲手为我铸造的孤光剑,封印了他。】

【从此以后,我们两人,同道殊途。】

沈挽情心死如灰,内心非常后悔自己在拿到修灵书的时候,为什么不先看一眼隐身术。

她低着头,甚至不敢抬头看谢无衍的眼睛。

许久之后,她听到一声低低地冷笑。

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你觉得怎么样?”谢无衍慢条斯理地问。

沈挽情无语凝噎。

她琢磨很久,才艰难地开口道:“我觉得都行…爱情是自由的。”

谢无衍低笑一声,将修灵书随手扔到一旁,抬手握住沈挽情的后脑,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你信了?”

沈挽情立刻反应过来:“不信!谁胡编乱造到处造谣,我看得义愤填膺!”

谢无衍对她这满嘴跑火车,显然是一点都不意外。

他松开手,朝着修灵书的方向一点,书页翻动,精准地在“爱恨情仇”那几页停留。

紧接着,纸张在一瞬间燃起了蓝色的火,将那几页纸烧得一干二净。

沈挽情再去看时,那条帖子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

…这就是传说中的删帖吗?

做完这一切之后,谢无衍重新躺了回去,却没闭眼,只是伸出手捻着沈挽情的头发,放在手中把玩着,然后淡淡地问:“你知道,一开始的孤光剑是怎么造出来的吗?”

“怎么造出来的。”

“人骨为剑柄,血肉凝聚成剑锋。”谢无衍轻嗤一声,“只有活在天道宫编造出来的谎言中的人,才会觉得这是一把能够带来救赎的剑。”

沈挽情是个聪明人。

虽然谢无衍没说清楚,但是光凭这几句,她就能猜到,孤光剑到底是由谁的血肉铸造而成的。

她没说话,只是乖乖巧巧地再一次给谢无衍盖上被子,还特别贴心地替他按了按边缘,给他盖严实。

谢无衍沉默了会儿,然后看着她:“你没有其它想问我的吗?”

其实沈挽情真没什么话想问谢无衍。

她一点都不关心孤光剑的来历,她只想好好完成任务,如果条件允许顺便找找能够不把谢无衍封印的方法。

如果条件不允许自己就当小叛徒,帮谢无衍偷溜。

其余的她都不怎么关心。

但是谢无衍冷不丁这么问自己,总让她觉得,自己好像不问什么,还怪可惜的。

于是沈挽情深思熟虑之后问道:“所以你真的活了几百年都没有谈恋爱吗?”

她想了想,担心谈恋爱这个生僻词谢无衍不理解,还耐心解释了下:“就是纪大哥和风姐姐那样,搞搞爱情。我还是不太相信,有人会几百年一个人孤寡。”

谢无衍:“滚出去。”

于是被推出房间的沈挽情,一边站在门口吹风,一边抱着枕头陷入沉思。

男人的话就不是不可信!明明是他让人问的,怎么最后还恼羞成怒?

[女配系统: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隐藏任务【谢无衍的过去】

奖励谢无衍的记忆回溯*1,抵御锦囊*1。提示,锦囊需在涉及生命危险时打开,即可抵御一次攻击。]

这猝不及防地任务奖励通知让沈挽情愣了一下。

随即居然开始感动了起来,没想到这个系统居然还舍得给奖励,太感人了。

但仔细琢磨了会儿,这破锦囊只有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打开。所以说了半天这奖励要用的话,还必须得让自己发生生命危险?

沈挽情觉得这就是在套娃。

这可能就是职场pua吧。

不过“谢无衍的记忆回溯”又是什么?

沈挽情思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了确认使用。

刚一确认,周围就陷入了一片白茫茫黑色。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像是自己使用烧血之术触碰到别人魂魄时,能够看见他人记忆的感觉。

许久之后,黑色逐渐散去。

周围是一片荒芜,风里混着黄沙和泥土翻腾。

终于,风声停了。

谢无衍躺在不远处。

即便是适应能力很强的沈挽情,在看到谢无衍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愣了下,险些不敢辨认。

因为他那副样子,比起说是像一个人,更像是一具骨架上,黏着些血肉。浑身上下被烧得不成样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活人。

周围响起一阵阵咆哮声,天色陡然暗了下来,黑色的气流汇聚成一道道漩涡,在谢无衍身旁涌动。

数只冥魔从那漩涡里走了出来,汇聚在谢无衍身边。

然而,不是为了救他。

而是为了分食他的血肉。

这样的画面,血腥,而又令人作呕。

即便是沈挽情,也控制不住地捂住胸口,遏制住那股反胃的**。

明明是很渗人的画面,但不知道为什么,沈挽情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难过。

从来没有人给过谢无衍选择。

他是被活生生逼到这种地步的,被人给逼到这种地步的。

沈挽情知道,如果十几年前,自己的母亲没有拼死带自己离开。

那么她原本,也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猛地,谢无衍睁眼了。

在一瞬间,流淌在地面上的血,和那骨架似的身躯,燃起了一道灼目的火光,铺天盖地而来。

即使只是记忆回溯,沈挽情也依旧能够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

她知道这是什么。

烧血之术。

并不是意料之外,谢无衍也拥有这种能力。

不过自那以后,谢无衍再也没有用过这股力量。

画面缓慢地发生变化,如同电影中的时间过渡一般,重叠交错。

沈挽情不知道过了多久。

但她亲眼看着,谢无衍是怎么度过这百年的生活。

谢无衍这样修为的人,早就不需要睡觉,也不会感觉到困。

这样,一天就会比普通人更加漫长。

他有一个很大的宫殿。

殿内永远只有他一个人。

许多时候,会懒散地窝在座椅上,漫不经心地让灯火忽明忽暗。

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

偶尔晚上的时候,会站在玄鸟的背上,漫无目的地到处飞着,有时候也会百无聊赖地扔一粒石子,砸中赶路人的肩膀,然后听着他们破口大骂。

沈挽情总算知道,前天御剑而飞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满心雀跃,但谢无衍却兴致缺缺。

因为他见过太多次这样的夜晚,在美好的风景,也会被消磨殆尽。

或许,百年前谢无衍并不是没有抵抗封印的力量。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活着还是死了,真的会变成一件无所谓的事。

眼前的黑雾逐渐散去。

宛若大梦初醒一样,沈挽情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还有些恍惚。

谢无衍散漫地靠着门,打了个哈欠:“怎么?还准备继续站着?”

沈挽情看着他,非常认真地看着他。

谢无衍:“?”

为什么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些母爱。

下一秒,母爱泛滥的沈挽情呜咽着伸出手,一把抱住谢无衍的胳膊,情真意切道:“你太辛苦了!”

谢无衍:“…你脑子冻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