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谢无衍今天晚上难得没来自己屋子里蹭觉。

沈挽情撑开窗看了眼外面的月色,皱了下眉。

仔细算算,明天晚上兴许就是再一次满月,她记得每次到这时候,谢无衍都会比平时更为虚弱。

在义慈大师说出那句话之后,纪飞臣等人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并没有暴露沈挽情的身份,并且找了个由头让她回屋休息,就当没听见今天的话。

沈挽情当然不能当没听见。

这或许并不是偶然。

系统选取这具身体一定是有原因的,按照原书剧情里,纯阴之体并不是这么好寻到,更何况还是自愿?这就是自谢无衍封影后数百余年的时间里,孤光剑始终没有重新现世的原因。

而且原书最后风谣情献身,不单单是因为谢无衍要灭世,最主要的是冥魔的力量再也无法压制,已经大批侵入人界,生灵涂炭,形式刻不容缓。

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很有可能最后风谣情还是会因此而死。

“所以,如果想要达成最后的he结局,意思是要拿我去换风谣情对吗?”

这是沈挽情为数不多地向系统进行提问。

系统沉默了许久,难得地给了回应。

[系统提示:或许这并不是唯一的途径,但是这是由主脑系统筛选后,最能够促成该世界达到目标结局的方案。宿主所寄生的身体,以及灵魂的选定都是在高度甄选之后选择的绝对契合。]

沈挽情:“那如果我在这个世界死亡了会怎样?”

[检测到宿主原来的身体已经死亡,无法复生。完成任务的奖励是为宿主筛选最合适的世界重新投入意识。]

所以她还是会死。

[选中您来完成此项任务,其实您本身并没有损失。因为您在原世界已经死亡,让宿主保有意识延长寿命,已经算是系统的额外奖励。]

沈挽情没有回应系统的话,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些心烦地披上外衣,准备出门透口气。

寺庙很小,她走了几圈,突然就觉得有些无趣。

自从来到这里,她好像认识了很多人,看上去挺热闹,但其实没有任何一个能交心的朋友。

她好像也是被系统和任务给推着走。

该结识什么样的人,该同谁做朋友,好像都不是她说了算。自从从这副躯壳里醒过来,好像是一次重生,但其实,是从内到外的彻底抹杀。

这么一想,唯一一个能说上话的,居然是谢无衍。

一个人呆久了往往都会觉得很孤单,越清醒,就会越觉得冷清。沈挽情想象不到,谢无衍到底是怎么坚持了这么多年。

不知道为什么,沈挽情突然有点想见到谢无衍。

但她很快打消了这个奇怪的想法,准备回屋。

长廊似乎比其它的地方更冷一些,风吹得她的长发上下翻飞。

一股冷气贴着她的后背擦过,如同一只大手一般,一点点缠绕上她的脖颈。

不对劲。

沈挽情现在已经算是方士里面有点厉害的那一类。

她迅速一个转身,躲开了那道鬼气,食指抵住腰侧,一道符还没抽出来,就听见面前传来娇嗔的女声——

“你还是女孩子吗怎么这么凶啊!”昭平公主的魂魄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溜了出来,她迅速地抱着脑袋往后飞了好一段距离,隔着老远叉起腰,气势汹汹道,“你们这些臭道士真是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如果我父皇在,肯定会把你们通通杀头。”

纪飞臣他们并没有刻意封住昭平。

虽然不确定具体是什么原因,但她的确不能离秦之焕太远。一个时辰前好不容易挣脱了金线想要偷溜,结果刚逃到寺庙门门口,就被一股无形的大力扯了回来,险些撞散了魂魄。

昭平公主一生气就开始像小孩一样的阴阳怪气:“也难怪,我看你一个人半夜三更不睡觉,兜兜转转的像是在找人,难不成是在找你爱慕的那位谢公子?”

沈挽情不擅长哄女孩,特别是小孩子气的女孩。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挺成熟的人,成熟人和这些幼稚的小姑娘都没办法沟通的。

再加上她现在是个厉害的修仙之人,和鬼魂吵架太过于掉价。

于是沈挽情非常高冷地说:“哦,无所谓。“

然后准备转身就走。

昭平公主哪受过这种委屈,她立刻就跺脚:“喂!站住!本公主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说走就走?”

沈挽情才不站住。

“你如果停下来我就告诉你你找的那位谢公子去哪里了!我刚刚看见他了!”

沈挽情稍微停了一下步子,但转念一想——

不对劲,自己为什么要找谢无衍?他不来烦自己才是最好。

于是她又开始往前走。

“我真的不告诉你了哦!”

沈挽情假装听不见。

“我看他表情好像很凝重的样子诶,你都不担心吗?”

沈挽情继续假装听不见。

“没关系,你不理我也无所谓,我正好可以去找那位谢公子,没准他愿意同我聊天。“

沈挽情停下步子,面无表情地走到她面前,非常严肃地说:“他不愿意和你聊天。”

说完,转过身就走。

然而没走几步,就又转了回来,问:“表情真的很凝重吗?”

昭平公主沉默一下,然后点头:“真的很凝重。”

“哦,好,无所谓我不关心。”沈挽情点点头,然后转身又走。

结果刚走了三步又折了回来,提醒了句,“我不想知道他去哪里了。”

昭平:“好的你不想知道。”

沈挽情安静了一下,转身,结果连步子都没迈开,就深吸一口气,又将身转了回来:“要不然你告诉我谢无衍他没有去哪边?”

昭平公主抱起胳膊,耷拉着眼皮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表情要表达的想法显而易见:你是陀螺吗这么能转?

沈挽情的解释非常苍白无力:“我是怕和他撞见,你别误会。”

昭平公主没忍住,笑了起来:“沈姑娘,你看上去真的很在意那位谢公子。”

沈挽情:“不在意。”

昭平公主:“在秦之焕的梦里我就看出来了,你总是紧张兮兮地盯着那位谢公子,身边明明还有那个叫纪飞臣的男人呢,我都没见你看他一眼。”

沈挽情想解释,但发现自己没办法解释,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不在意。”

昭平公主:“在意在意!”

于是这两个人就开始扯头发,两个人把平生里能用到的所有骂人词汇全都轮了一遍。

最后不得不承认,她们是半斤八两差不多的幼稚。

吵了一圈后,两人终于筋疲力尽。

昭平公主:“这样吧,你陪我聊聊天吹吹风,我就告诉你谢公子去哪里了。”

于是她们就寻了处宽阔的屋顶,开始吹冷风。

沈挽情还为此解释了一下:“我并不在意谢无衍去哪里了,我就是想上来看看风景。”

昭平公主毫不给面子地笑得前仰后伏,然后往后一躺,枕着胳膊躺在了瓦片上,开始嘟囔道:“你不知道我这五年过得有多憋屈,睁眼闭眼都是秦之焕那种脸,平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沈挽情:“你是因为怨气呆在他身边的吗?”

这句话,让昭平沉默了一下,她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安静许久后,才深吸一口气,语气轻轻的:“我只是讨厌他。”

“其实我也不傻,北国迟早要被灭国。父皇的确很宠爱我,但我也的的确确知道北国在他手上只会日渐衰败,更何况朝廷上下到处都是些恶心的人,斗外人不行,自己人杀自己人倒是手段凌厉。”

昭平公主说到这,微微顿了下,然后闭上眼,语气里带着些玩笑般的笑意:“所以啊,我有时候就想,还不如早点投降,态度好点万一还能混个不错的待遇,也不像现在一样死得这么狼狈。”

沈挽情问:“所以其实你并不在意北国是否覆灭?”

“我在意。”昭平公主笑了声,然后缓缓开口,“可是覆灭的只是北国这个名号而已。”

沈挽情稍怔。

“那块土地上的百姓,活得应该比我父皇在位时,要更好些吧。”昭平公主说着,转过头看向沈挽情,“沈姑娘,牺牲一个人,和牺牲国内成百上千的百姓和将士,你会选择哪一个?”

沈挽情:“为什么,要我来选?”

昭平公主稍怔了下。

沈挽情将头靠在膝盖上,语气平静:“这个问题,不应该让别人来选到底要牺牲谁。而是要问那一个人,愿不愿意死。”

“无论是死是活,都应该有那个人来做选择。”

“没有谁有权力强迫一个人死去,也没有谁有权利,强迫一个人活着。”

昭平公主安静了下,然后垂下眼,淡淡道:“也是。”

沈挽情转头,看着这位昭平公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位公主殿下一态反常。

昭平的这些话,仿佛就是为了沈挽情量身打造的台词铺垫。

每一句看似在说北国的事情,但其实全都意有所指。

其实不止沈挽情一个人有疑问,纪飞臣等人在判断出昭平的纯阴体质时,也觉得有些许异样。

种种迹象表明,昭平的尸体无法找到,是因为她向孤光剑献祭了自己的**,而不是因为被叛军所杀害,但她似乎的确没有这段记忆了。

那么,四处搜集纯阴之体的人到底是谁?

昭平失忆,到底是意外,还是另有阴谋。

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打了一个无从下手的死结。

“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死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昭平点点头:“不记得了,或许等我想起来,就能够彻解脱了吧。”

沈挽情若有所思。

其实,倒也并不是完全无解。

她有办法能看到昭平的记忆,就像之前那样,如果自己的血液触及到昭平的魂魄,并且产生灵魂波动,自己的脑海里就会重现那些画面。

只是,这么做,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她垂眼看着自己的指尖,只要指甲轻划,就会渗出一道血痕。

而还没等她开始犹豫,就突然看见不远处腾起一道惨烈的火光,紧接着,一道浓郁的黑雾蔓延开来,笼罩住了整片山林。

鬼怪的哀嚎声响起,宛若在一瞬间,无数孤魂野鬼聚集到了寺庙附近。

昭平公主突然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往前一跌,灵魂反复变得透明,胸腔也在起伏。

“怎么回事?”

“等等,是秦之焕,他好像出事了。”

昭平的魂魄和秦之焕相连。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魂魄颜色就彻底浅了下来,然后化作一道烟,猛地破碎在夜色之中。

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道鸟鸣声,紧接着,一道乌黑的影子朝着自己飞来。

是玄鸟。

它浑身上下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扑进了沈挽情的怀中,似乎刚从地狱里逃出来一般,满是狼狈。

“你怎么受伤了,身上……等等,这不是你的血。”

沈挽情记得这股气息,是属于谢无衍的。

玄鸟似乎神魂也受到影响,胸脯上下起伏,许久之后才艰难地开口说道:“殿下让我,带你离开这座寺庙。”

沈挽情:“带我去找他。”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愚蠢!”玄鸟气得扑腾起了翅膀,“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里是天道宫的陷阱,他们一定是知道你的身份了,特地在这里设下的陷阱!”

沈挽情看着它,将它托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带我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