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两个时辰以前。

在送沈挽情回屋之后,纪飞臣并没有回房休息。

他喊来了风谣情,并且在房屋附近布下了隔绝术,以防有人听到两人谈话的内容。

“能够锻造孤光剑的剑炉只有天道宫有。所以,只会是他们在搜集纯阴之体。”纪飞臣直入主题,“而且按照这个进度,恐怕他们在五年前,就已经搜寻到了孤光剑的下落。”

风谣情拧起眉头:“所以,如果让他们知道挽情的身份,恐怕……”

“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

纪飞臣将手握紧拳,重重地砸在桌子上,茶杯震动,溅出几滴滚烫的水。

他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道:“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妖魔霍乱人世,这一路,我看到了无数无辜的平民百姓遭此劫难。”纪飞臣睁开眼,手背经脉凸起,眼睫都在颤抖,“冥魔已经撕开界限,一路南下不断入侵,照这样下去,三年之内,那些毫无根基的百姓恐怕都会……”

孤光剑不仅仅是封印谢无衍的武器,百年前,正是由于有它的震慑,冥魔才始终无法超过界限,被拘束在魔域内,无法祸乱人世。

而自从孤光剑的力量逐渐消失之后,冥魔也撕开了结界的口子。

直到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抵御的方法。

“我的确无法赞同天道宫的做法。”纪飞臣看向风谣情,“但是,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转机。”

风谣情的语气有些不敢置信:“等等,你难道真的要将挽情——”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把自己的妹妹亲手送进剑炉之中。”纪飞臣双手交错扣紧,指甲几乎要掐破手背,“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有多么无能。我没办法牺牲挽情,但我也没办法说服天道宫,给出一个能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案。”

“纪家家训,以天下为己任,生死无惧。我曾经答应过你,永远会做出对的取舍和判断,为了我们的理念不畏惧任何牺牲。”纪飞臣将头抵在手背上,语气全是疲倦,“我做不到了。”

风谣情没说话,她蹲下身,将头贴在纪飞臣的膝盖上,安静许久后,轻轻地说:“那就忘记这件事吧。”

纪飞臣掀起眼帘:“阿谣?”

“从今以后,挽情就只是挽情,世界上不会再有烧血一族的人。”风谣情抬头看着纪飞臣,“她会好好活着,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

纪飞臣眼眶逐渐泛红:“多谢。”

隔绝术解开后,风谣情才发现自己腰侧的玉佩亮起绿光。

这枚玉佩是玄天阁的特殊联络法器,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反应,只有在发生紧急事件的时候,玄天阁的长老才会由通过它进行交流。

刚才兴许是因为隔绝术的原因,才没有发现异常。

她用法力推动,空气中逐渐浮现出一行金色的字体——

“天道宫已知晓挽情姑娘的身份,请务必小心。”

天道宫安插在玄天阁内的奸细死了,虽然玄天阁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但却依旧没能哄骗过天道宫的人。

在天道宫的利益驱使下,当时在场的人中,终于有人抵御不过诱惑,泄露了当日的情报。

“大约在七天前,天道宫就得知了那晚发生的事情。”风谣情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只不过今日,玄天阁才知晓这件事。”

“七日的时间……”

“完全足够天道宫找到我们,并且,设下陷阱。”

*

一个时辰前。

玄鸟很紧张。

平时里它都是躺在戒指里睡觉,一般只有出大事或者自家主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把自己给拎出来。

而现在,自己已经被揪出来整整一个时辰了。

而且自家主人一句话没说,就这么胳膊搭着膝盖,坐在屋顶上看风景。

非常散漫的一个姿势,眉宇之中全是凌冽。

当然,如果忽视一旁冻得瑟瑟发抖还被吹掉几根毛的玄鸟,场面还是非常帅气的。

玄鸟心酸,它想回去睡觉,但是不敢先开口说话。

于是一人一鸟就这么一声不吭地沉默了整整一个时辰。

这就叫风雨欲来前的宁静吧。

终于,玄鸟忍受不了折磨:“殿下,你要不然直接打我吧。”

……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谢无衍凉凉地扫它一眼:“你都和沈挽情学了些什么?”

玄鸟总觉得,自家殿下提那个女人名字的频率,有些高到出奇。

不过听这话的意思好像不是准备打自己。

玄鸟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它感动地往谢无衍脸侧蹭了蹭,试图撒娇,结果被自家主人一脸不耐烦地推开。

玄鸟委屈。

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之后,自己就不是殿下唯一的贴心小宠物了。

但是这并没有打消它的热情:“殿下,那我们现在这是在等什么?”

谢无衍:“等着杀人。”

“……”你为什么能把这么恐怖的话说得这么随意。

但玄鸟作为一个合格的魔王跟宠,起码的淡定还是要拿出来的,于是它强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故作平静地问:“殿下想要杀谁?”

“不知道。”谢无衍觉得麻烦似的皱了下眉,“应该有点多。”

玄鸟:“?”

无法平静了!

而就在这时,寺庙前的幽林里有一阵灵力波动,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能够被轻易捕捉。

紧接着,无数股力量从四面八方朝着那灵力波动的地方涌来,紧贴着地面,不断地汇聚、上升。

谢无衍撑起身,从房顶一跃而下,稳稳地踩在地面上。

他抬手,玄鸟张开翅膀跟了过来,在他的胳膊上落下:“殿下,刚才那是?”

“万妖引。”

顾名思义,吸引方圆几百里的妖怪朝着这个地方靠近。

想必,是有人想制造一场混乱。

乌云翻腾,遮住月光。

月亮似乎也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发生改变。

万妖引虽然强大,但只能在夜间使用,因为它必须借助月光的力量,产生吸引妖物的气场波动。

玄鸟抬头望了眼天空,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用嘴咬住了谢无衍的衣摆。

“等等殿下!明天刚好就是月圆之夜!受万妖引影响,很有可能月圆会提前,贸然前去太危险了!而且这很有可能是陷阱……”

“这就是陷阱。”

“所以我们……”

谢无衍没有任何停顿:“走了。”

你说,三百十一个人,每个都是万里挑一。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愿意献祭自己的纯阴之体?

当然没有。

人都想活着。

天道宫当然知道这些,所以他们会制造一个契机。

一个让那些被选中的人,不得不决定自愿献祭自己的契机。

这是天道宫的惯用手段。

为了达到最后的目的,一点点小小的牺牲,完全算不了什么。

即便万妖引的力量吸引来的妖怪,会毁了整座山,可能屠杀掉山内所有的村民。

他们想制造一场动乱,让纪飞臣和风谣情都无法招架的动乱。

天道宫了解纪飞臣和风谣情。

他们二人必定不会独自逃离,一定会留下来封印被万妖引吸引的妖怪。

但只有他们两人,无疑是杯水车薪。

天道宫就是要逼沈挽情用出烧血之术,证明她的身份,然后以纪飞臣等人为诱饵,逼她为了救他们而就范。

“殿下,你明明知道是陷阱……”

“闭嘴。”

为什么,要帮沈挽情?

幽林内的树影繁重,越靠近那处,盘旋着的妖气就越加强烈。

谢无衍在枝头站稳,无数妖怪从他身旁擦过,阴冷的气流吹动他的衣袍。

在被天道宫带走之后的沈挽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天道宫不会立刻献祭她。

因为他们需要一条能够延续烧血术的血脉。

她会被绑在暗无天日的地牢,整整十个月。

被锁链束缚着脖颈和四肢,不见天日,只有一盏窗户,隐约可以看见微弱的星光。

不得生,也不得死。

最后被活生生磨掉所有棱角,渴望最后的解脱。

就像许多年前的自己一样。

这就是,名为“自愿”的献祭。

谢无衍不在乎生死。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死。

他从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命就不归自己选。

沈挽情还能选。

她那样鲜活的一个人,不应该待在那。

她应该是身来自由的。

*

火光漫天。

整个山间到处都是恶鬼的咆哮,混杂着几声男人妇女的哀嚎。

暴雨浇灌着土壤,血污混着雨水淌下。

沈挽情看见了谢无衍。

魔障之气在他身前不断汇聚盘旋,宛若要钻入他的体内,在他的血肉之中扎根。

血水顺着他的额角一路躺下,手臂,胸膛,脖颈,全是红褐色的血痕。

他双眸紧闭,封印咒已经爬到了眼尾。看上去应当是强行破开过几次,整个身体没有一处不带伤。宛若随时,这副躯体就会顺着封印咒破碎开来。

义慈大师站在他面前,手握禅杖,重重捶地。

一瞬间,地面裂出无数道碎痕。

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真实力量,并且高超到能够骗过纪飞臣等人。

“封印咒。”

“没想到,你居然会找上门来送死。”

义慈大师语气很淡,他抬手,将禅杖抵住谢无衍的胸口。

玄鸟的反应差霎时间激烈了起来,它一跃而出,尽全力扑向义慈大师。

然而只是一个抬手,就被震开了许远。

沈挽情手抚上腰间的佩剑。

而就在这时——

[女配系统:

根据系统综合判断,该时间段成功封印谢无衍的概率为76%且持续增长!请宿主把握机会!最终任务进度持续增长中56%…78%…79%…]

沈挽情:“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阻止,或者帮这个破和尚的忙,谢无衍就会被成功封印。”

[女配系统:

宿主,不单单只是封印,根据检测,谢无衍是本世界达到he结局的关键。而且,他同样也是体质纯阴。]

“所以?”

[女配系统:

所以,如果协助义慈大师抓捕谢无衍,不仅可以加速任务完成,宿主也不用死亡。

请宿主执行该项协助任务。]

沈挽情站起身,握住腰间的佩剑。

她抬起眼睫,语气很是平静:“你说过,我是系统挑选出来契合度最高的灵魂。那么在选中我之前,你们没有做好功课,了解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吗?”

她抽出剑,将手握在剑锋之上。

“天道宫想让我为了拯救苍生而死,却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死。”

她从剑柄,一路拉到剑稍,直到每一寸剑锋都沾满了鲜血。

她抬眼看向谢无衍。

“你们为了完成任务选中我来到这,也没问过我愿不愿意这样活。”

她见过很多种样子的谢无衍。

被囚禁在地牢里的谢无衍,被推向火海的谢无衍,被冥魔分食身躯的谢无衍,孤独地度过每个黑夜的谢无衍。

她本来应该没有任何选择。

现在有了。

是他给自己的机会。

她不是个为大局着想的人。

“我不会杀掉谢无衍,我不想他死。”沈挽情说,“这次总要轮到我来选了。”

说完,她手腕一震。

剑从沈挽情的手上飞出,只在一瞬间,径直贯穿了义慈大师的身躯。

[女配系统:

警告!警告!任务总进度倒退!77%…64%…52%…]

沈挽情好像没有听见那些警报声,她目不斜视地从那些妖怪的尸体面前走过去,同捂着胸口以禅杖驻地的义慈大师擦肩而过。

然后,在谢无衍面前停下。

“沈姑娘,他是……”

“我知道。”沈挽情转头,“你也知道了,对吗?”

“你……”

“所以我会杀了你。”

义慈大师的表情变得痛苦:“你也要站在魔域那边吗?”

“不。”沈挽情说,“我只是单纯站在,我喜欢的人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