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关于后宫这个事情,沈挽情还是完全不慌的。

因为她是为了报复玄鸟才搞出的这玩意,所以当时挑选了些在魔域里都算得上是极其粗犷的猛男进来,然后再让玄鸟搬进去和他们一起住。

没过几天,玄鸟就因为忍受不了打呼噜磨牙说梦话和在深夜被他们当做玩偶一样动手动脚,哭着跑回来向沈挽情认错。

从此以后,后宫就变成沈挽情的一项惩罚措施。

但凡遇到犯了事的魔将,就送进去一日游。于是每天每夜,都能听见后宫内传来魔将们鬼哭狼嚎的哭喊声。

没过多久,所有魔将都被治的服服帖帖。

所以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嘛!

自己又没有选什么酷哥,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折腾魔将而选进来的得力干将,谢无衍怎么可能会生气?

于是,她昂首阔步地领着人往前走,顺带还特别自豪地侃侃而谈:“这可是我精挑细选弄来的人,你看了之后绝对会非常满意!”

说着,将殿门一堆,然后扬起骄傲地小脑袋,将手一摊:“你看——”

谢无衍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缓慢地扫过整个殿堂,然后眉梢微皱,将眼稍眯了下。

他眸中的笑意收敛,抱起胳膊,意味不明地冷笑了声:“这就是你的得力干将?”

“还好吧还好吧,主要是选他们进来是为了——”沈挽情以为谢无衍是在夸自己,还怪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然后笑嘻嘻地转过身准备挨个介绍一下自己在后宫里的得力干将。

然后,笑容凝滞。

主殿内,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男人。

各个面容清秀,腰窄臀翘,而且每个人风格都还不一样。有看上去就奶里奶气的小狼狗,也有眉间点着朱砂一看就很拽的邪魅酷哥。

关键他们穿得也非常客气,露锁骨露胸的,身上还带着特别好闻的香囊,一看就非常的少儿不宜。

沈挽情傻了。

她的得力干将呢?

她的络腮胡子大猛男呢?

怎么一个月不见全都变脸了?!

关键是这些人看到沈挽情之后,立刻两眼放光,露出又惊又喜地表情,非常殷勤地拥了过来,开始猛男撒娇。

“宫主大人。”

“宫主大人我们可等回来您了。”

“您不知道您一走,这红袖阁都寂静了好多。”

其实一开始沈挽情把这些魔域人搞进来的时候,他们是非常不满的。

自己堂堂魔域小霸王,这么屈辱的被你搞到这个娘们呆的地方来,未免也太屈辱了。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宫殿住得挺舒服。

床很软,每天的饭很好吃,环境也好,还有午夜歌厅和各种各样的娱乐措施。而且他们的宫主还非常猛,把附近的门派和魔族人全都欺负了个遍,没人敢得罪他们。

最主要的是白吃白喝太爽了,每天只需要睡觉就能住的舒舒服服!

这难道就是吃软饭的魅力吗?

这些威猛的魔域小霸王们瞬间领悟了。

当宫主的男人是幸福的!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问题了。

宫主完全不来后宫,只会偶尔塞进来一些魔将和破鸟过来监督他们。

后来因为魔将都变乖了,沈挽情不把人往后宫塞了,所以这里就开始变得冷清了。

这样的冷清让他们感到一股危险感。

非常奇怪。

别人的后宫难道不都是夜夜笙歌的吗?

他们连夜恶补了《后宫妃子必修手册》,发现原来这就叫做失宠。

失宠很危险。

随时可能被打入冷宫,然后就会没有饭吃,从此以后过得冷清寂寞然后孤老终生。

已经吃多软饭的魔域小霸王们得知此噩耗,抱头痛哭,然后决定一定要复宠!

于是他们开始苦心钻研易容术,认真减肥,并且还去图书馆偷了基本媚术书来进行培训。

而且他们非常有当男妃的自觉性。

沈挽情不在宫殿的一个月,魔殿上下没有任务,所有人都变得无所事事。

于是,这群男妃就开始宫斗了。

他们斗得热火朝天,再加上魔性本来就是喜欢争斗的,居然在宫斗过程中找到了异样的快感。

于是原本后宫里几十号人,斗来斗去只剩下十几人,他们还自顾自地给自己封了分位,分为皇后和贵妃两个阵营,每天早上还请安。

沈挽情还没回来,他们内部就已经通过宫斗排名制定好侍寝顺序了。

终于,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从魁梧大汉变成了成功的蓝颜祸水。

于是这一堆蓝颜祸水把沈挽情围得密不透风,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勾引自家宫主,非常兢兢业业地工作在追求复宠的道路上。

沈挽情头一次被这么多酷哥簇拥着,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但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背后那一道灼热的视线,非常要命,烧得她连口水都不敢咽一下。

要出人命了。

“沈挽情。”谢无衍平静地开口,“过来。”

沈挽情跟猫咪炸毛似的竖起尾巴,耷拉着脑袋,试图将人群扒拉开:“让让让让,我得过去……”

但忙于宫斗斗昏了脑壳的魔域小祸水们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这几天他们忙着勾心斗角,再加上其它魔将对后宫有心理阴影,压根不搭理这些人。

所以,后宫就跟与世隔绝的一样。

他们压根不知道这个很帅气但是超凶的男人到底是谁。

于是为首的那个蓝颜祸水准备刷一下存在感,提升一下自己在宫主心中的威猛形象。

他往谢无衍跟前一站,叉腰抬头挺胸,开口就是老宫斗人了:“你怎么敢对宫主说出这样大不敬的话?还有没有点规矩,不论你是谁,在这殿内,怎能直呼宫主大名?”

空气中传来整齐划一地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沈挽情窒息了。

谢无衍轻抬了下眉,脸上看上去没什么表情:“你是什么东西?”

该蓝颜祸水很骄傲:“皇后。”

沈挽情:“?”

这不关她的事啊!

谁知道魔域的人这么没出息啊!为了混饭吃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而且怎么还能自己给自己封号呢?

“后宫。”

“男宠。”

“红袖阁。”

“皇后。”

谢无衍走到沈挽情跟前,慢条斯理地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数着,接着俯下身同她对视,笑着问:“这里倒是颇有情趣的,您说对吗?宫主大人?”

沈挽情哽咽了。

玄鸟见状,一个激灵,迅速从谢无衍肩上起来,然后蹿到大殿门外捂着脑袋往里头偷看,生怕等会儿打起架来自己被波及。

这下,其它男妃都看出些不对劲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家宫主在这个男人面前这么软脾气?

该自封皇后也开始感觉到不安了:“你你你到底是谁?”

“问得好。”谢无衍抬手掐住沈挽情的下巴,却没用力,语调依旧慢悠悠的,“宫主大人说说看,我是谁?”

死亡问题。

沈挽情揣摩了一下谢无衍的思想感情。

明显就是“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现在就是在生气,我一会儿就杀人了,给你机会挣扎一下。”

于是她决定挣扎一下。

沈挽情从谢无衍手中挣脱出,深吸一口气,站直身体,非常恭敬有礼地摊平左手,介绍道:“这位,是谢无衍,大家都知道的,大魔王。”

接着她又将右手一摊,开始介绍右边的男宠:“然后这些,是后宫。但我得声明一下,后宫不是我建的,是玄鸟建的。虽然人的确是我选的,但这不是我的后宫,是魔王的后宫。”

玄鸟惊恐:你不是人!

然后沈挽情又将刚才那位“皇后”一指。

该皇后现在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他浑身一抖,迅速往后退,差点就没抱头痛哭。

“这位,是皇后。您的皇后,虽然是他们自己内部决定的,但是我尊重他们的意见。”

说到这,沈挽情将腰挺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非常郑重地自我介绍道:“而我,从今天开始不是宫主了,是——”

她想了想,走到谢无衍跟前暗示了一下。

谢无衍并没有看懂她的暗示,露出“你又在演什么的”疑惑表情。

沈挽情见谢无衍悟性很差,于是只得认命地拉起他的左手,然后把自己非常自觉地靠近他的臂弯里。

接着还不忘记让他的手握住自己的腰,拉扯了一下袖子提醒他搂紧。

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之后,沈挽情挺胸抬头:“而我,是魔王的宠妃。”

谢无衍:“?”

感情你一个人就给大家全分配好了?

他低头看了眼乖乖巧巧缩在自己怀里开始自封为“宠妃”的沈挽情,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威胁似的问了句:“怎么,你就这样就算解释完了?”

沈挽情往他怀里一滚,开始撒娇:“可是你在这里杀人的话我怪没面子的,万一传出去他们马上就知道我一点威信都没有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回去我们偷偷杀,就说是不小心被玄鸟咬死的。”

谢无衍觉得好笑,他杀人什么时候需要偷偷杀了?

但是沈挽情整个人缩到他怀里,说话的时候呼吸轻轻打在他的脖颈处,小猫咪挠痒痒似的酥酥麻麻的,挠得人心烦意乱。

谢无衍烦躁地皱了下眉:“松开。”

沈挽情抱紧:“我不。”

“松开。”他警告了一声。

沈挽情:“呜。”

“……”谢无衍莫名其妙地一句话脱口而出,“松开,不杀了。”

沈挽情松开了,顺带拍拍自己身上的衣服褶皱,非常快乐地从他身上跳了来。

谢无衍:“?”

玄鸟一副江山要完了的表情。

太惨了。

几百年前无法无天的大魔王居然对沈挽情的小伎俩束手无策。

它很头疼。

这样不强硬的态度是没有办法一统天下的!!

但事实证明,谢无衍有时候也挺强硬。

比如睡觉的时候,他沉默地看了眼寝宫里,整整齐齐摆放着的两张床。

沈挽情给自己做了个睡眠眼罩,此刻松松垮垮地系在额头处,她坐在床上,非常煞有其事地和谢无衍解释道:“大的床你睡,小的床我睡,这个眼罩戴上去会睡得更舒服,然后熏香是——”

然而话还没说完,自己整个人就被谢无衍一捞,捞到了怀中。

他的手掌扣在沈挽情的腹腰,另一只胳膊箍在她的胸下。她的背脊紧贴着他的胸膛,很烫。

沈挽情:“你有自己的床了!而且你没有封印咒了!不失眠了!”

“确实不失眠。”谢无衍笑着低下头,在她耳侧缓缓道,“可是魔王和魔王的宠妃,可不会睡两张床。”

沈挽情: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