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魔将听说了自家宫主和殿下要离开魔域前往修真界的消息,全都摩拳擦掌整装待发,脸上端出一副任重而道远的表情。

终于要开始了吗?充满杀戮的战争。

其实这些魔将在魔殿里呆着很舒服,每天种田养花去动物园里投喂动物,偶尔唱歌喝酒,日子过得很充实。

这样时间一长,都纷纷领悟到混吃等死的生活是多么有意思,觉得世界还是挺美好的。于是也没有之前那种“我要毁灭世界”的中二想法了。

但他们非常忠心。

毕竟他们的两位老大可是现如今这世上最不能招惹的两个人,这种说出去就好像是在世界第一的公司手下工作一样,他们这些打工的也很有面子。

于是虽然魔将不太想搞那些毁灭世界的幺蛾子了,但还是摆出一副誓死追随主人的忠诚样子。

于是,他们紧张兮兮地准备了好久,搜罗出自己最厉害的法宝带着,还顺带给家里写好了遗书。

魔殿上下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所以在准备好出发那天的早上,沈挽情打着哈欠从寝殿里出来,一抬头看见台阶下整整齐齐黑压压的一批排排队站好的魔将,沉默了好一会儿:“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末将愿誓死追随宫主与天下,无论生死,绝不后退!”

非常洪亮而又整齐划一的口号。

“……”

什么玩意?我回娘家蹭饭你们掺和什么??

但是碍于魔将们太热情了,沈挽情觉得就这么让他们回去有点怪不好意思的。她摸了会儿后脑勺,想了想:“行吧,但是用不了这么多,你们随便派两三个跟着我就行。”

两三个?

魔将领悟了。

果然,宫主和殿下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吗?

他们一定是准备直取那些名门望族的命脉之处,不做无谓的牺牲和打斗。

于是,魔将中三位修为最高,战绩最为显赫的优秀员工摆出视死如归的表情,在万众瞩目下走了出来。

他们抬头挺胸,郑重其事:“末将愿意同殿下与宫主同生共死。”

沈挽情:“…行吧。”

你们魔域人说话都好吓人。

她看了会儿,谢无衍好像不在魔殿内。

于是她把剩下的魔将赶走,坐在殿里撑着下巴等了会儿,然后没撑住,又趴在桌子上睡了个回笼觉。

其实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谢无衍就不在魔殿里了。他向来这样,总会一时兴起地消失一会儿,然后不知道从哪个门派哪里搞回来些新奇不常见的事情给沈挽情解闷。

昨天沈挽情睡觉睡到一半,突然坐起来,非常认真地分析了一下从魔域到修真界的路。

要穿过冰川和沙漠。

骑玄鸟的话鸟毛挠得人先打喷嚏,自己飞的话好累而且风刮在脸上还怪不舒服的。

自己这趟去修真界估计要到处闲逛好久,总是这么飞吹日晒地一定会长皱纹。

然后她就想搞个能在天上飞的马车,最好里面再摆张床,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

说做就做。

于是她半夜不睡觉,从床上爬起来乒乒乓乓一阵捣腾开始造能飞的马车,还从动物园里牵出来了几只魔头人马来牵绳。

但是沈挽情建造和手工学得不好,造出来的东西东倒西歪,加上魔头人马又野又不团结,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几个方向乱飞。

结果马车没造出来,反而出了不少意外事故。

整个魔殿三更半夜跟拆家似的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马车还把放在殿口的玄鸟石像给撞碎了。玄鸟马上不乐意了,跟哭丧似的站在宫殿上嚎。

谢无衍就是在这个时候忍无可忍地起来,提溜着沈挽情的后领,把她从那堆自己造出来的破烂里揪了出来。然后就这么将她塞回床上,皱眉道:“睡觉。”

沈挽情跟不倒翁似的立刻支棱起来:“可是!”

谢无衍又将人按下去:“睡觉。”

沈挽情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但想了好一会儿,还是睡不着,于是又睁开眼翻回来,往谢无衍旁边蹭。

伸出食指拨弄着他那一小截头发,开始絮絮叨叨:“御剑飞太冷了,飞太慢会无聊,飞太快风吹得脸会疼。”

“玄鸟不洗毛!它身上有股红烧猪蹄的味道,会把我身上的味道给熏坏!骑着它我总容易打喷嚏。”

“而且要经过沙漠,空气质量很差的,皮肤会长闭口的。”

沈挽情絮叨着,就觉得困了,她打了个大大地哈欠,嘟囔几句,然后往谢无衍怀里缩了缩,在他身前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无衍睁开眼。他垂下眼帘,看了下自己怀里蜷成一个团的沈挽情。

她最近睡觉越来越不老实了。

盖在身上的被子总会被她踢到脚下。

谢无衍撑起身,将被子扯过来盖在她身上。他随手拿起一旁的外衣披上,出了门。

玄鸟正在窝里呼呼大睡,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自家殿下揪了起来。

但它敢怒不敢言:“殿下有什么吩咐吗?”

谢无衍:“去洗个澡。”

玄鸟:“?”

这就是你不让我睡觉的原因吗?

*

沈挽情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前停下,然后弯下腰,扣住自己腰,将自己横打抱起。

不用睁眼,她都知道是谁。

她抽了抽鼻子,轻车熟路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去哪里了?”

谢无衍没答话,只是抬起下巴朝前方示意了下。

沈挽情直起身,探头看了眼。

马车!

可以飞的马车!

而且看上去超豪华!

进去以后发现,这辆马车在外面看上去好像并不大,但里面却各式各样的摆设一应俱全,就像个宫殿一样。

而且窗外的风景都是由幻术构成的,特别漂亮。

沈挽情快乐了,她蹦跶着跑到马车内的超大软床上躺着打滚。滚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什么,又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溜小跑跑到谢无衍面前,抱着他亲了一口,然后又心满意足地跑回去接着打滚。

谢无衍就这么任由着她胡闹,心情好像很愉悦。

玄鸟打了个哈欠,瘫在桌上昏昏欲睡。

岁月静好,画面和谐。

除了修灵书内的江湖论坛:

【到底是谁偷了天鼎派师尊的白龙香车啊!!师尊气哭了罚我们昨晚所有守夜的弟子抄三百遍祖训!!】

“本人就是那些悲惨的守夜弟子之一。

偷白龙香车的那个人简直太嚣张了,拿走就算了,还留个字条,上面写着“我拿走了,谢谢”,看上去还挺礼貌的,直接把我们师尊气得眼泪直流,现在还在大殿里抹眼泪,太惨了。

如果找到那个害我抄写三百遍的小偷,我一定将他打得向我磕三百个响头。”

楼下一群人无情哈哈哈。

直到过了很久,突然有一个人回复了。

“…我刚才好像看见你们师尊的白龙香车了。”

“请道友快快报上方位,我这就带领我们天鼎派弟子前来惩戒此贼人。”

“香车上面还有谢无衍。”

“那没事了。”

*

沈挽情沉默地看着面前的玄天阁,陷入沉思。

自从接到通知之后,玄天阁迅速把这件事列为关乎门派存亡的紧急事件。像这种大门派,都是很会审时度势的。

谢无衍这种整个修真界都没人能管得了的人物,谁和他关系好,谁就捡到大便宜。

于是他们决定,一定要借此机会,拉近玄天阁和谢无衍的关系。

那么,什么颜色最热情?

红色!

为了表达诚心,玄天阁四处张灯结彩挂上红灯笼,门派弟子的衣服全都改版成了以红为主调的服饰。

从大门口一路到后山,全都贴满了“喜”字,几乎每个房间都会摆上一对精美的沈挽情与谢无衍的精致瓷娃娃。

于是沈挽情一下车就看到这副诡异的场面。

玄天阁弟子和长老整整齐齐站了两排,每个人都穿着红色,脸上齐刷刷露出友善的微笑,充满期待地看着自己。

大殿门上硕大的两个“喜”字,还有两个小道童站在门口,手捧鲜花。

好家伙。

给自己安排了一场婚礼?

谢无衍倚着白龙香车,扫了眼这非常浮夸的欢迎仪式,没说话,也没表情,看上去挺平静的。

直到那两个小道童把花递到沈挽情手上。

她低头一看,发现捧花内有一叠红色的纸卷。她将那纸卷拿出来,抖开,这才发现上面是一条横幅。

横幅上写着——

“热烈欢迎谢国强,威猛侠义又善良”

沈挽情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这字体怎么这么眼熟呢?

她一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纪飞臣。

纪飞臣微笑。

…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恩怨吗??

你们男孩子都这么小气的吗!

谢无衍眸色一沉,冷笑一声,站起身。

“不至于不至于。”沈挽情连忙抱着他的胳膊,“你想想,这是尊重。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好意,沈挽情觉得还是要给人点面子。

于是她扯着臭着一张脸的谢无衍,在两边玄天阁弟子友善的目光下走进殿门,顺带安抚似的给他顺毛:“红色喜庆,红色喜庆。”

然后两人被迎接进会客厅。

刚一坐下,就看见手边那一对活灵活现的瓷娃娃。

做工精巧,瓷娃娃的衣领上还分别绣着自己和谢无衍的名字。

谢无衍眯了眯眼。

沈挽情立刻按住他的手:“不生气不生气,你看,好歹也算是个可爱的娃娃,说明你在他们心中很亲切。”

说着,她还伸出手轻轻戳了戳瓷娃娃的脸。

然后瓷娃娃就开始用奶音喊了起来:“欢迎欢迎欢迎欢迎!!”

沈挽情:“……”

她松开按住谢无衍的手。

“你杀人吧,我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