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沈挽情这些天过得很舒服。

玄天阁的厨子太会做菜了,菜品多不重样,而且隔三差五还会搞小火锅。更让人惊喜的是,玄天山下的云城近段时间商业越来越发达,每天晚上都有夜市,到处张灯结彩的,很热闹。

山下到山上,距离也不长。

更何况现在有白龙香车代步,一来一回根本要不了多少时间。

于是她每天都会拉扯着风谣情一起去逛夜市,那三个抱着必死决心从魔殿里跟出来的魔将,没等到残忍的杀戮,等来了一大堆大包小包的衣服饰品小玩意。每天抱着一大堆东西,踉踉跄跄地跟在沈挽情身后。

她还特地让这些魔将敛去魔气,装成普通人的样子。

夜市嘛,就是要和寻常人一样挤在一起才能感觉到快乐。

购物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是砍价!

于是沈挽情、这么一个令人闻风丧胆,在修真界赫赫有名,随时都可以和她那个姘头一起把人界一下子给拆了的传奇性人物,天天蹲在地毯边和小摊老板扯皮砍价。

最后还因为五文钱差点吵到互扯头发。

最让沈挽情生气的是,她好不容易砍完价买下一条漂亮裙子,没走几步就发现裙子内的纱被勾破了一大半。

于是她气呼呼地找店主扯皮:“你家怎么能卖客人这种裙子呢?”

店主装傻充愣:“我卖给你是好的,谁知道是不是你为了想要退钱所以故意把我们裙子勾坏。”

沈挽情可听不得这话。

她拦住了想要帮她砸店的魔将和在旁边准备劝架的风谣情。

这一场架事关女人的尊严。

她必须赢。

而且要堂堂正正地靠嘴炮赢,用仙术之类的欺负人都是犯规。

两个人叽叽喳喳你来我往吵了好久,最终店主忍无可忍。

店主叉腰:“你知道我男人是谁吗?我男人管着这一块地方,你要是再惹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挽情也叉腰:“那你知道我男人是谁吗?”

“我管你男人是谁!你男人没有我男人厉害!”

“你吹牛!你男人才没我男人厉害!”

风谣情无力地撑住额头,看着沈挽情上蹿下跳地和那位女店主扯头发。

魔将吓出一身冷汗,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自家宫主这行为就跟谢无衍拿孤光剑吓唬小猫咪没区别。

终于,吵着吵着,那位女店主的男人终于出场了。

是那种标准意义上,留着络腮胡子,肌肉很发达,露着大膀子看上去就很魁梧和凶悍的地头龙。

女店主格外嚣张地说:“看到没?我男人来了,你这细胳膊细腿还不够他折的。这衣服呢我也不想给你了,识相的就把衣服留下人赶快滚,免得我男人伤了人。”

周围也立刻有人在劝。

“算了算了,别招惹他们了。”

“是啊,姑娘,这家人可不好招惹。之前好多个和你一样的外乡人就在这里被欺负了,你还是快些走吧。”

“这男人在我们镇上惹出不少事,姑爷还是当官的,可得罪不起。”

魔将听着这些话,内心毫无波澜。

这可能就是,不知者无畏吧。

但是他们想了想,觉得情有可原。

谁能想到这种毁天灭地级别的大人物,会在这里因为一条不值钱的裙子和人吵上整整一炷香。

那女店主的男人见沈挽情不走,轻挑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嬉皮笑脸道:“小姑娘,你男人呢?怎么不见他出来说话?我也不打女人,要么让你男人出来同我单挑,要么你干脆就跟我说几句软话,没准……”

“沈挽情。”

谢无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穿着件赤黑锦袍,眉梢微皱,然后朝她伸出手:“你又在闹什么?”

沈挽情蹦蹦跳跳地朝他走过去,然后抬手往哪壮汉方向一指,开始撒娇:“他要和你单挑。”

谢无衍:“?”

他低头看了眼掐着小奶音开始撒娇的沈挽情,又看了眼不远处那个一看就没半点根基的普通壮汉。

“行吧。”谢无衍捏了捏眉骨,“那就打吧。”

魔将和风谣情齐刷刷倒吸一口冷气。

好家伙。还真比?

你就宠她吧。

*

当然,架还是没打成。

因为谢无衍那对赤眸太惹人注意了,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该有的眼睛。有围观群众觉得他们俩眼熟,想了会儿,突然惊呼——

“这不是和那个什么…《魔王宠妃:倾城魔妃最嚣张》这本画本上面画着的那两个人吗?”

“哇塞!真的是,一模一样!”

之前沈挽情在这,的确有些人觉得长得像,但大都觉得不可能会有这号人物在这砍价,于是只觉得是撞脸。

现在谢无衍也在这……

他们终于嗅到不对劲了。

有一些修仙人也在逛夜市,听到这句话连忙挤进来,定睛一看,然后瞳孔地震,随机屁滚尿流地迅速爬走,连带着惨叫声:“谢无衍!!是谢无衍!要变天了!要变天了!!”

原本吃瓜群众并没有深刻体会到这个名字的含义。

再加上沈挽情这几天总是逛夜市,人长得漂亮又喜欢和人砍价,平时还会同那些妇人分享自己砍价经验,所以他们都还没太觉得这两人有多么恐怖。

但是现在这些修仙人士一起哄,加上他们又是跑又是爬,还有些御剑仓皇飞走结果撞到树,搞得所有人都怪紧张的。

于是,在几秒钟的寂静之后,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也开始尖叫着抱头鼠窜,迅速多远然后偷偷探出头偷看。

谢无衍:“……”

沈挽情:“……”

“我有个问题。”沈挽情问,“那本书到底是个什么书?”

风谣情:“这个……就是一些修仙人偶尔会搞点副业,你知道吧,现在人都挺喜欢看画本,这个挺挣钱的,比一般的除妖师挣钱。”

沈挽情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前面抱成一团的女店主和她的威猛男人,礼貌询问:“还单挑吗?”

两个人将头摇成拨浪鼓。

不仅如此,还恭恭敬敬地给沈挽情换了一条新裙子,并且将钱退了回来。

沈挽情:开心!

谢无衍:“这条裙子……”

“一两银子!”

谢无衍:“…?所以你因为一两银子和人吵架?”而且还气到让我和人单挑?

这下轮到魔将和风谣情紧张了。

完蛋了,谢无衍悟过来了!

沈挽情心虚地点了下头,然后小声地说:“本来也没有想让你出场的啦,是她先说的!我是下意识还嘴!”

然后开始使用委屈战术:“不可以吗?”

谢无衍:“…可以。”

这下,就连从来都很文雅的风谣情都忍不住要说一声“草”。

不愧是魔王。

那两对夫妻腿抖得都站不住了:“仙人,您看我都还了钱了,不如这事……”

“这不是钱的事。”沈挽情坐在他们的桌子上,开始一板一眼地教育人,“这是职业素养的问题,知道什么叫职业素养吗?就是你们这个店要有诚信,像刚才那样子,对客人很不礼貌的态度是不对的。”

“是是是。”

“你们要真心认错,要向之前所有得罪过的客人赔礼道歉。还有你的乡邻!怎么能向乡亲朋友要保护费呢?我们得杜绝这种不合理行为。”

于是,一对夫妻泪声俱下地站在夜市中心。

他们的背后站着坐在桌子上晃着腿的沈挽情,和抱着胳膊站在她旁边给她撑腰的谢无衍。

夫妻俩开始长篇大论地道歉,向每一个乡亲朋友鞠躬赔礼,请求原谅。

乡民被感动到了。

好正义啊。

和书里写得完全不一样。

根本没有那么邪恶,也没有想要毁灭人界嘛!明明还在替大家主持公道,真的是太感人了。

于是大家互相对视一眼,逐渐开始放松戒心。

有之前和沈挽情交流过砍价技巧的妇人最先稍稍靠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姑娘,你和他真的是画本上那两个人?”

沈挽情怪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画本我没看过,过几天买回去看看。但是如果没有意外的,应该是我们两个吧。”

虽然早就知道,但是妇人还是惊呼了一声,有些犹豫:“姑娘看上去不像书上说得那么…无恶不作。”

“书上说的不能全信。”沈挽情振振有词地抬起食指,笑眯眯地说,“不过你们想听的话,我可以和你们讲讲啦,就是以后逛夜市得给我抹掉零头。”

这些平民百姓虽然经常听那些修真界的传闻,但毕竟关注的重心多半是柴米油盐,也不搀和那些门派之间的事情。所以倒也没有修仙人那样,对谢无衍有着根深蒂固的反派执念。

毕竟就算谢无衍的动静再大,也不过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时候,他倒也没怎么着人界,只是毁了魔域的几个地方,

起初听到这名字的确会害怕,但是看着这两人跟寻常人似的站在这儿,突然又没有那么怕了。

更何况这传闻中的魔女,会做和寻常人一样的事。

这传说中无恶不作的魔王,能这么温温柔柔而又溺宠地看着身旁的人胡闹。

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

一开始只是几个之前和沈挽情聊过的妇人凑过来听,后来这些妇人喊来了自己的小孩一起听,接着妇人的男人也凑到跟前来听。

反正不知道怎么的,最后沈挽情周围围了一圈人,就连刚才那对道歉的夫妻都偷偷搬了个小板凳一起听。

时不时有人抬头看了下身旁的谢无衍。

谢无衍正在打哈欠,看上去好像没一点脾气。

过了好一会儿,他看了眼身旁坐在桌子上,眉眼弯弯正在同人说故事的沈挽情,站起身,避开人走到风谣情跟前。

他先是把魔将支了回去,然后对风谣情说:“我来陪她就好,这些天多谢你了。”

风谣情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谢无衍是在谢她陪沈挽情逛夜市。

“不是辛苦的事,和她相处过的人都会这么觉得吧。”风谣情看向被人群簇拥的沈挽情,‘“她这样旺盛的生命力,很吸引人想要呆在她身边。倒是你,任由她半真半假的编故事,真的没问题吗?”

“嗯。”谢无衍说,“她喜欢热闹。”

风谣情突然明白了谢无衍为什么平白无故要折腾这么一出回门。

他知道沈挽情喜欢什么。

他想让她能过得再开心一些。

无论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