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像这种江湖八卦,传播速度往往都是很快的。

没过几日,五湖四海的人都哼哧哼哧赶过来听沈挽情讲小故事。为此,镇上专门腾出一个茶楼,在里头铺上软塌,准备好一大堆好吃的菜品,像供神仙似的供着沈挽情,听她说书。

每天围观群众都能挤满整个楼,还有些挤不进去的趴在外面听里面的人层层传递出来,简称为实况直播。

谢无衍也在。

一开始那些吃瓜群众都还挺害怕的,毕竟谢无衍魔王的名号给人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大家都怕他一个不高兴就起来把楼里的人全都掐死。

但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多数时候他都是在当摆件。

他总是撑着脑袋躺在沈挽情身后的软榻上小憩,时不时打几个哈欠,也不打岔,也不发火。就算有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一不小心摔倒到他身上,他都不会皱眉头,看上去倒是挺有耐心。

沈挽情的故事水分很大。

而且带有很强烈的主观色彩。

“…在一片夜色中,我找到了谢无衍。即使那个时候我身受重伤,和他素不相识,但是还是决定英勇的救下他!”

谢无衍挑了下眉。

“看着被妖怪揍得身负重伤的谢无衍,我决定出手救下他。于是我在一片火海之中挺身而出,身披霞光,脚踏七色云彩。谢无衍看着我,感动得眼角渗出泪花……”

谢无衍悠哉悠哉地吃了个枣。

“……然后我们走到北城的时候,因为蚀梦妖作祟,害人性命。所以我们一行人决定来到满月楼除妖。满月楼你们知道吧?特别有名的青楼。里面的姑娘超级漂亮,而且还有小倌!”

“哇塞,什么样的小倌?”

“很绝,就是那种面容清秀,和他说两句话他就会害羞,然后还会甜甜地喊你姐姐的那种小倌。”

“真的吗!”

“真的真的,你以为就这一种类型吗?当然不是!还有那种很冷漠……诶诶诶!”

谢无衍放下了手中的枣,拍了拍手,站起身,提着沈挽情的后领,将她揪了起来。

沈挽情扑腾了几下,被谢无衍轻飘飘地扫了一眼之后,立刻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一动不动,任由他将自己拎走。

当然,走之前还不忘记挥手和楼里的吃瓜群众说拜拜。

吃瓜群众:哇!好恩爱!

后来,沈挽情讲的美化版故事迅速在市井街头传播,各大茶馆的说书人紧跟潮流,马上暂停之前的栏目,讲起了这套系列的故事,还给它取名为《霸道魔王的小野猫》。

说书人也是有竞争的,为了让自己的故事更精彩,他们还自由发挥在剧情中多加了些悲惨的情节。

不到半月的时间,谢无衍和沈挽情的名字风靡大街小巷,而且鉴于他们俩本人实在长得太好看,瞬间多了一批死忠粉。

走到大街上,随处可见谢无衍海报、谢无衍同款面具、谢无衍小布娃娃。

倒是沈挽情的没有多少,据说是因为某次谢无衍看见有个猛男买了沈挽情牌小布娃娃抱在怀里,下一秒他就差点把整个镇子烧了。

多亏沈挽情在旁边给他顺毛,又亲又哄,才把人给劝住。

从此以后,市面上再也没有沈挽情的相关周边。

但谢无衍这样的行为会让百姓感到粗暴吗?

并不会。

他们只会觉得“我磕到了”。

以天道宫为首的保守门派一看,觉得这怎么能行,自己花了几百年给谢无衍塑造出个反派形象,怎么被几个故事瞬间给搞变了风向?

于是他们立马派自己的弟子去各城镇做宣传,到处警示各地的百姓,贴布告阐述谢无衍的恶劣行为。

但是被谢无衍的忠实粉丝给打了出去。

风谣情对这一切感到很感动。

无论是因为什么,至少天下人没有再将这两人当成十恶不赦的洪水魔兽。他们也不用像从前那样,无论做什么,都要背负上莫须有的骂名。

当然,到别人家门派里嚣张拿东西这件事还是应该骂的。

所有同沈挽情他们熟识的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除了沈挽情本人。

因为她发现,自从谢无衍名声没有那么差之后,修灵书的江湖论坛里出现了一大堆同人文。

《昨天,魔王对我说,还是放不下我》

《百年过去,我依旧在等你》

《魔女沈挽情黑化之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

沈挽情每天都抱着修灵书和这些同人文作者扯皮,一吵不过架就哭唧唧地找谢无衍,和他告状,让他删帖子。

删多了之后,那些同人文作者开始不满了——

【到底是谁破坏了修灵书中那些页面?难道是之前那个总在我的故事下面和我吵架的人?未免也太过于眼红了吧?】

沈挽情气得咬谢无衍的肩膀。

谢无衍没半点反抗,无奈地任由她折腾,然后接过她手中的修灵书,食指在页面上划了几下。

接着,修灵书下江湖论坛那一栏中,出现一道鲜红的字体,无论怎么都抹除不掉。

【闭嘴。】

即便只是修灵书中凝聚成的一页纸,也能透过这两个字,嗅到那股让人胆颤的血腥味。

这股力量,谁都知道是来自于谢无衍的。

他们顿时悟了。

终于明白这天下最强的人是谁了。

不是谢无衍。

而是他家那个张牙舞爪的小姑娘。

*

当然,在全天下都很忌惮谢无衍的时候,除了沈挽情之外,还有个人对谢无衍非常不尊重。

那就是这本书原来的男主角,纪飞臣。

到这个关头,两个人终于开始势不两立了起来。

在沈挽情回门第一天的时候,纪飞臣非常热情地将人迎接到客房处,然后将手一指:“左边的房间挽情睡,右边的房间谢公子睡。”

谢无衍:“不用两间。”

纪飞臣:“需要两间。”

“不需要两间。”谢无衍懒洋洋地说,“她睡相不好,我得照顾着。”

沈挽情:……?

无语子,你们男人吵架为什么要说我睡相不好?

于是两个男人开始了小学生式吵架,先是有礼貌的互相讽刺,到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撕破了脸面。

“我身为兄长还没同意把挽情托付给你呢。”

“我比你强。”

“…和这有什么关系!我没同意!”

“但我比你强。”

纪飞臣气得毫无男主的体面,他掌心一震,凭空握住一把剑,气势汹汹地拔了剑就要上前和谢无衍拼命,但是被风谣情拦腰抱下来:“别了别了,你真的打不过。”

谢无衍悠哉悠哉地往沈挽情房间里走,然后被纪飞臣喊住——

“谢国强!你给我站住!”

“?”

谢无衍眯了下眼,抬起手,缓缓地活动了下自己的脖颈,然后冷笑一声,转过身。

沈挽情立刻抱住谢无衍的胳膊,将他往屋子里拽:“一起睡一起睡,不至于不至于。”

虽然在沈挽情和风谣情的教育下,两个男人的战争稍稍有些收敛,但还是会在背后明里暗里的交锋。

在饭桌上,纪飞臣会温柔地给沈挽情夹一筷子菜:“多吃点,你看看你,在魔殿都变得憔悴了,也不知道那里的人是怎么对待你的。”

长胖了两斤的沈挽情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原本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谢无衍难得地拿起筷子,也给沈挽情夹,还略带嫌弃地将纪飞臣夹过来的菜给弄走。

纪飞臣又夹回来,谢无衍又给弄走。

于是两人来来往往,开始僵持。

沈挽情和风谣情一脸麻木地放下碗筷,看着两个人之间灵力涌动,乒乒乓乓一阵响,然后轰地炸开,碗筷菜盘飞了一地。

风谣情:“纪飞臣,你给我滚出去。”

沈挽情:“谢无衍!那是我最爱吃的土豆烧鸡块!”

反正后来,这两个人被禁止上桌吃饭。

于是他们开始下棋。

两个人看上去非常有礼貌地坐在花园里,石桌上摆着一盘围棋,彬彬有礼地互相客气着,看上去真的像是温润的翩翩公子一样。

“谢公子先下吧。”

“多谢纪大哥。”

“……你喊谁纪大哥?”

“挽情这么喊你,那我也应当同她一样。”

“谢国强你适可而止!我没同意!”

于是两个人又打了起来,被躲在草丛偷看的风谣情和沈挽情双双拦下。

不过谁都知道,纪飞臣虽然嘴上这么不待见谢无衍,但在内心里其实早就认可了自己这么个妹夫。心里那点不舒服,纯粹是作为兄长,看着自己带大的妹妹真的要被野男人拐走之后,有些舍不得而已。

更何况,如果谢无衍真的想较真,单凭纪飞臣在回门当日送的那张横幅,就足够让他血洗玄天阁,哪里还会这么给面子?

他变得这么收敛,倒不是因为他内心多么向善。

纯粹是不想伤害对沈挽情来说重要的人。

纪飞臣也正是知道这么一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要把沈挽情,交付给其它人照顾了。

某一日,谢无衍突然找到纪飞臣,难得地没有吵架,只是淡淡道:“去个地方,走么?”

“去哪?”

“天道宫。”

纪飞臣沉默一下:“不告诉挽情?”

“嗯。”谢无衍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需要你帮个忙。”

本来纪飞臣以为这会是一场恶战。

但其实并没有。

谢无衍一人一剑,从天道宫大门一路到内殿,步子都未缓下来。无论周遭的人在如何拼尽全力地输死反抗,都没有片刻停步。

打着打着,天道宫的弟子突然领悟了。

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对象,就算再来上千个万个天道宫,都没有办法触碰到他半根寒毛。

纪飞臣知道谢无衍强大。

但没想到他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

他分明,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帮忙。

几乎没花多少工夫,谢无衍就见到了天道宫的掌门。

那白发苍苍的老人安静地坐在主座之上,背脊挺得笔直,望向谢无衍,胡子动了动,却没开口说话。

谢无衍的剑指着他的喉:“带我去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