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鬼司 > 第1章 除了这个名字

第1章 除了这个名字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小说名字:鬼司

作者笔名:脉望

小说简介:我不敢妄称天使,也不愿堕入地狱,我在两道门中被一种力量所束缚,恐惧的漩涡,那充斥着未知的一切。

那些人都去了那里,我被一股由它们所指引出的力量,在一个又一个的黑夜里不断寻找。

被室友杀害的人,寻找黑猫的人,被爱情杀死的人,因金钱而丧命的人,那些不断从深渊里爬出来的人,我一直在寻找,寻找发生在七天前,导致他们死亡的原因,并重复这那些未知的自我……

第一章鬼葬地

房间里,所有人的声音都消失了,它们被丢弃在这个无人问知的夜里,当我重新醒来时,看到的就只有一地的酒瓶。

也许对于那些醉鬼来说,这无非又是一个无眠的昨夜,但对我来说,却是又一个值得庆幸的轮回。

因为我还能活着,没有被那些东西找到。在这群醉鬼里,很少有人去过问他们的一切,人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喝这么多,为什么会聚在一起,甚至不会发现在那些醉眼朦胧的人群里,藏着一双小心隐藏着的目光。

我的逃避,源自于内心的恐惧,没有人能明白,即便我现在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你们,或许听到的人,也只会发出几声鄙夷的笑声吧。

每到夜里,我都会惊慌害怕,躲避着那些未知的黑暗角落,可是在夜里,我找遍了整个城市的每个地方,人们都躲避在睡梦里,没有人与我为伴。

我也渴望着自己能休息下来,躲开那些可怕的东西,可是每当我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些骇人的模样。

它们扰乱了一切,让我的生活变的支离破碎,让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工作,只能在街口流浪,像个疯子一样,活在那些令人唾弃的角落。

这一切,如果真的只是一个笑谈,只是一个噩梦,我想我会很高兴的,因为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安静的座下来,和所有与你们,或者我们,一样的人,继续讨论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哦,也许当你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正有人在黑暗中盯着你,你的背后是否也传来了不熟悉的声音——那些错乱的节奏,敲击出让人无法静下心来的频率。

这一切的事情,都需要从七天前说起。

七天前的那个晚上,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做,因为我发现了一具尸体,它就躺在马路边。

起初想要报警,可是踌躇再三,我又放下了手机,目光看着这个尸体,我确定他早已死去,尸体完全僵硬。

在昏黄的路灯下,这个人的脸色及其难看,冷风吹在他宽松的衣服上,完全变的像是死物。

路边的车子没有停顿,我没办法阻止它们,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且本能的决定,把他埋在路边的树丛之中。

这是一条很偏僻的马路,很少有人会从这里走过,即便是有人,也不会轻易发现这具尸体。

在抬这具尸体时,我小心留意自己的动作,以防留下什么痕迹,尽管如此我也能够听到身体里,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

当把他拖进树丛中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我停下动作,躲在树丛中,抽了根烟,一边休息,一边上下打量着这具尸体。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领口足以挡住他大半张满是横肉的脸。那僵硬的神色,让他显的很安静,身上的血被凝固在大衣里,如果不是我仔细去看,根本不会发现。

他可能是被车撞死在这里的,真是个可怜的家伙,被人撞死了,还要暴尸在这荒郊野地里,如果不是我,恐怕到明早也没人发现。

伸手拍怕这个人的肩膀,我起身抡起铁锹开始挖坑,并很留意的把新土全部丢在一起,以便为回埋做准备。

挖了一会儿后,我感觉差不多了,自己先躺进去试了试,我的个头比它小一些,所以挖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长度。

自己躺在这个土坑里,感觉很宽敞,手脚都还有活动的空间,大概已经合适了。

土坑的深度,从我抬头向上看的感觉,也有个两三米了,如果回填上土的话,应该会很安全。

待在土坑里,看着外面的世界,心里会莫名其妙的萌生出一种感觉,好像可以在这一瞬间抛弃这个复杂的世界,安静的睡上一觉。

待了几分钟后,我立刻起身,并把位置让给了身边的这位老兄,等我把他的身体平整的摆放在坑里后,冲他说了一句“晚安”就开始回填新土。

很快,他就被埋没在泥土里,我用铁锹划拉几下,把地上的新土都盖回到原地,这才离开。

可刚走出去没几步,我又立刻回过头来,想想刚才从它身上找到的那些证件。

随后我从又摸出一把小刀,在旁边的一棵树上用力刻上他的名字——李东辉!

回到车上,我收拾了东西,把这个人的随身物品,一起丢在后排座位上,并发动了车子。

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窸窸窣窣的雨,雨水落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让面前的路变的朦胧起来。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了,肚子也被饿的咕咕咕乱叫,我想我要快点了,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泡个热水澡。

今天的夜里,很冷,尽管我已经把所有的窗户关好,但依旧可以感到微弱的冷风从后面吹了过来。

目光穿过玻璃,就像车前的灯光,径直射入了雨地里,使整条马路都变的诡谲。

被身边这种冷风吹的有些不适,我忽然回过头去,在车厢里,只有后座上那个人的随身物品。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什么,可这股冷风好像就是从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自然生成的,源源不断,让我感觉挥之不去。

这种感觉使我不安,因而打开了车载音响,一阵优雅的歌声从喇叭里传了过来。

这歌声让我暂时平复下来,仿佛是一个女孩儿在我耳边轻轻的诉说着那曼妙而轻快的故事。

这旋律在耳边,在车厢里不断回旋,让我忍不住跟着哼唱了起来,那个女孩开始重复着刚才的词语,在婉转直下的铺垫中,流畅的宣誓着她的情感。

为这首歌写下落幕的,是一句与离别有关的词句,那声音好像忽然超越了背景音乐,冲破了束缚,击打在我的心上。

她的声音消失后,就是一段漫长的尾音,但直到音乐停止,我都没有回过神来,也许是因为唱歌的人,也许是因为歌声的旋律太过于特别。

她曾很频繁的说着一个音,可是这个音好像被周围的声音淹没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在现在那个音被我发现,就像是外面的雨水拼命的敲打玻璃,以另一种方式向人们求救。

安静下来后,我只听到了雨滴的声音,那声音替代了歌声,也替代了我对唱歌的女孩,那种奇怪的感觉。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现这个音的特别,为什么会感觉安静,也许是因为雨水,路上的,车上的,还有我自己身上的。

终于,我把车停了下来,并把窗户打开,让一阵清凉的空气吹了过来。

我一个人,不喜欢抽烟,可是却很喜欢那种味道,那种苦涩中又有点朦胧的感觉。

我靠在车座上,一阵雨滴被吹了进来,滴进了衣服里,皮肤上。

忽然,车旁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女人,她向我招手,并示意指向不远处的一个车子。

心头微一迟疑,感觉自己今天真是耽搁的太久了,就不想理会她,可是当我刚准备发动车子时,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那声音与刚才唱歌的女人太像了,我当即就改变了主意,决定在这个乏味的时候,去见一见唱歌的这个女人。

她穿着矿大的雨衣,那雨衣几乎盖住了她的全身,只有一双鞋子露在外面,已经被雨水淋湿了。

走近后,我听清楚她说了什么,那声音就像这里的雨水,一点点的落在我的身上,沿着皮肤向下滑落。

“我们的车子好像坏了,可以帮我们看一下吗?”

灯光下,我看到了一张被雨淋湿,楚楚动人的脸,看样子她大概只有十几岁左右,也许还在念大学。。

“好吧!我可以帮忙去看看!”说着,我从今晚开始,做出了第二个错误的决定。

这个决定迫使我去接近,接近这个唱歌的女人,她的名字叫董安晨,这也是我今晚看到的第一个女人。

除了这个名字,我对她一无所知。

在雨中,我向她要了工具,打开机箱,里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油味。

“我看像是发动机或者是油箱出了什么问题,现在这里也没有办法修理,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先把车子拖到服务站或者市区!”

“也只好这样了!”董安晨有些沮丧,并向我说了几声谢谢后,就和我一起回到我的车上。

第二章雨夜

当我把拖车绳绑起来时,董安晨却慌慌张张的又从车上跑了下来,走到我身边时,我急忙问她怎么了。

“先生……你车里……你车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我害怕!”她的语气也因为心里的那种未知而变的紧张。

我微微皱眉,立刻打开车门,向里面看了一眼,前排的车座上,只有一个我刚换下来的磁带。

“里面,我在后视镜里看到的!”董安晨向里面指了指。

顺着她的手指,我向后排车座看去,也没发现什么,正要回头时,余光中却扫到了我刚才座的地方,那里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奇怪的面具。

那面具是个小孩子的脸,我知道这东西一定不是我车上的,就立刻回头去问董安晨,她看后也是摇头,说不是她带来的。

看着身边这个穿雨衣的女人,她真像刚才唱歌的那个女孩,可是除了这些,我为什么要帮她呢?

脑袋里忽然出现这个念头后,又立刻被我打消,再回头向不远处她的车子看去。

那是一辆白色的宝马,但车子好像并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甚至让人怀疑那真的是她这种女孩儿能够开得起的吗?

“这大半夜的,你为什么一个人出来?没人陪着你吗?”

董安晨低着头,没有回答我,却又问,“你的车里,真没有其他什么吗?”

我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当然!我看过了,除了那个面具,没有其他的了!”

“哦,好吧。那我们就快离开吧,我总感觉这里怪怪的,说不上是因为什么。”说着,她裹了裹雨衣,正要上车,却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折回自己的车里。

“抱歉,我忘记了,我的猫还留在车上!”不一会儿,她抱着一只黑茸茸的小猫从雨中走了过来。

可是刚要准备进去,却被我拦住了,“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为什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她看着我,将怀中的猫抱的更紧,似乎是在迟疑不定的做着判断,久久没有回答。

“我是被人约出来的,但我们相处的并不愉快,因此我才在这样的鬼天气被赶了出来,一个人往家走。”

我又打量她几眼,不知她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但还是没再阻拦,帮她拉开了车门。

她拖去雨衣,把那只黑猫放在身边,目光从后视镜里看了过来,车子随之被发动了,我们却一直安静着。

雨中,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玻璃上滑落下一串串雨珠,就像刚才董安晨留在我耳边的话。

“你不该这么晚出来的,外面不安全?”我看着外面的路,对身后的董安晨说着。

“我其实很相信他,也没有想到,他今晚竟然会这么对我,想想以前,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我以为自己离开时,他一定会拼命追出来的,可这次,他没有……”

“为什么呢?”

“可能是我一直都不曾了解他,更没有想过会有这天!他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是学计算机的,我第一次见他,只觉得他长的漂亮,人品也不错!”

我感觉她在自言自语,尽管我没有接着问下去,可是她还在说着。

“他以前和我说过很多次,要我去找他,或者他来找我,可一直以来,我都不确定我们是否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直到后来……

“那天是我生日,他寄来了一个礼物,一个让我心动的礼物!也是让我去见他的礼物!”

说到这里,声音好像更接近刚才的歌声了,那种委婉动人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安静午夜里的夜莺。

“那个人,他让你爱上了他,但他得到了自己要的东西,就让你离开了?”

我这样说着,把车速放慢,并从后视镜里窥探着董安晨,看她对我的推测做何反应。

她摇摇头,“不,是我从他身边拿走了一些东西,他从没拒绝过,他说会给我一切。”

车速骤然停歇,我似乎发觉到什么,目光透过镜子,落在后面董安晨身上,她的穿着,她刚才的话,好像这之间存在着某种奇特的联系。

这个女人的出现并不单纯,从她的举止和言辞之中,都透露出一种莫名的异常,让人听了刚才的话后,会莫名的生出许多想法和定论。

我想今晚,或许是有人和他一起去见了那个男人,可能是她的朋友,甚至住在附近的亲人,可回程时,却只有她一个人。

那来之前,都发生过什么?

有争执?!甚至是两个男人的,或者还有一些误会,争执的核心是这个女人,但因为两个男人的争执,才迫使她匆忙的逃了出来。

董安晨,她脱掉雨衣后身上是一身简单的蓝条运动装,头发被扎成双马尾,打扮的很随意。

虽然装扮简单,可这个女人却有种特别的气质,如此夜中的精灵,如萤火中的夜歌,令人心生怜慕。

不自觉的在心里接着她的故事,叙说着那些一个个跳跃在雨夜里的念头和猜想,而一切都围绕着车里的这个女人。

“怎么了?”董安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怀里的黑猫也冲我叫了一声,这才让我惊醒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突然熄火了,以前也经常遇上这样的问题!”

“哦,刚才不好意思,和你说那些!”

“没什么,我也很好奇,你的男朋友他为什么会忽然把你赶出来,他难道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出门不安全么?”说着,我试着再次扭动钥匙尝试发动。

“他……”董安晨顿了顿,才继续说,“我也想不明白,他今天为什么会性情大变,之前我们很少吵架的。”

“那只黑猫,也是他送给你的吗?”

“它?叫安妮,以前我同寝的一个姐妹给我的,这也是她唯一留给我的,她生前很喜欢这只猫,曾经说安妮是她的全部,可现在……她丢下了自己的全部。”

“不好意思,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孩会养一只黑猫呢?”

听到这句突如其来的问话,董安晨目光中第一次闪过惊讶的神色,“为什么女孩不能养黑猫呢?”

“也许是我太多嘴了,可传说中黑猫是能够看到一些‘东西’的!”

“一些……什么?”

我想了想,从心里找出了一个最合适的词语,回答说,“‘老鼠!’那些夜里出没的生物,它们常常在夜里弄出些闹人的动静,我每天都能听到那些声音,像是用牙齿咀嚼木头,听了让人头皮发麻。”

董安晨盯着我,我也回视着她,等着看她的回答和反应,就见她幽幽的说,“我也讨厌老鼠,但收养安妮并不是为了让它去抓老鼠,反之我更不想它去那么做。”

“那样的话,为什么不让它离开呢?”

“我害怕孤单,所以想把它留下来做个伴儿,就好像我的那个朋友也一直在身边。”

“也许……”我试探着说,“也许有一天,它看到‘老鼠’也会去抓的,到那个时候,它就会离开你,你会怎么做呢?”

“喵!”一声猫叫声出现,打破了我们两个人类的交流。

董安晨摸了摸那只黑猫,“不会的,安妮它不会离开,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而且老鼠也从没出现过。”

“有些东西,我们看不到只是因为时间和地点不对,但就像我说的那样,有的眼睛能够发觉,发觉到藏身黑暗里的‘老鼠’,并把它们抓出来吃掉,这是我们无法阻止和改变的!”

“你怎么知道!你以前又没见过它,又不了解它,凭什么这么说?”

“我了解它的同类,它在车里撒尿了!”我忽然把目光转向一边,透过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