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全民剑圣[校对版] > 第450章 不知有多少国家、势力

第450章 不知有多少国家、势力

小时,在郑礼和护卫的顶端战力都亲自上场数论拦截之后,在交战的第十七小时,“孤军深入”却无法摆脱防空网的鸟神子,成为了猎物。

“报!郑礼的和平军团和凤鸣流弓术大师们,击杀‘灾厄天使!’”

某些人说的没错,此刻,残酷的战场,血腥的猎神之日,正是扬名之时。

第八百一十章流血

火焰和杀戮点燃了无数的战场,在葬仪的钟声响起前,杀戮从来没有终结。

当六翼的神子倒下的时候,整个战场甚至只有一阵子欢呼,接下来该干啥就干啥了。

过去,在五十多年前的过去,在阿特尔人和人类全面开战之前,一个神子的击杀陨落,会是盖世奇功,会有无数的歌谣传唱,甚至会成为某个神话大佬、某个势力群崛起的契机。

稍早之前,十年左右一个神子的陨落,也会被视作一场史诗级的胜利,阿特尔人会毫不犹豫的败退,而人类方可以叹口气,感谢自己又活过了一天。

但现在,就是一个稍微难缠的猎物被击杀,在短暂的庆祝之后,目光瞬间投向下一个目标。

“……下一站,蜥蜴沙丘,那里的情况相当的糟糕,沙土地形被‘沙神’玩的很惨……”

后方的统筹部门,在高速的运转,所有人、所有神话、所有战团,都成为了它计算后的结果,每一枚棋子,都会被其派到最高收益的地方。

是的,是最高收益而不是最有价值、最有作用,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只是一枚棋子,如果你的牺牲可以让某个强敌被击毙的几率提高1%,只要那是值得的,你就会被派遣上去。

当然,你可以拒绝,而且,除非你是主动避开这一片战区当个逃兵,事后也不会追责的……后方的指挥部,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二套处理方案,让第二枚棋子顶上。

这样的机制,让新兵的折损率其实远高于老兵,混到这个地步的老油条们,都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不,什么时候可以硬着头皮上。

但今天,不同。

“任何一个选择,生存率都不会高于5%。”

很多人,面对绝境一般的选择,只能从“差”到“更差”。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当逃兵……但这个时候,就是逃亡,也没有道路了。

种族之间的死斗,全面开启的最终决战,把所有的血肉装进了一个盒子,然后疯狂的摇晃、摔砸,最后就算是幸存者,也只能是残缺的肉块和血泥。

在无数的战线之中,郑礼一行算是走运的,因为他们在后方的逻辑判断之中,其幸存才是最高的收益,而不是去换掉某个有威胁的目标。

“卡尔拉死了。在蜥蜴沙丘战役。”

“文先生也死了。被一个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黑洞发射器,怀疑是某个太阳神子死亡后的临死诅咒。”

“蓝鲨群岛的驻守战团全军覆没,整整20个A编战团,至少百万战士啊!”

“……很多战团已经全军覆灭了,我们至少跨越了五个神级战场,还有六成以上的完整,已经算是最走运的……”

听到了一个个噩耗,听到了熟悉的人的战死,郑礼却已经能够很平静的接受一切。

在一片哀嚎之中,自己一行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存,并不是自己一行运气惊人,或者是有着什么庇护,只是单纯的自己一行接到的都是“低风险委托”。

但到了这个时候,郑礼也有了应对一切的觉悟,生存,本身也是一种责任。

疲倦的从一个战场走向另外一个战场,当终于告一段落……或者准确的说,是被后来者进行轮替,进入了后方的休整期的时候,他才有空询问战场的实际战况。

“阿特尔神被堵住了,一场血战,陨落了至少三十多位巅峰神话。”

“但他们的损失更多。”

“阿特尔神摆脱了我们的围剿,但他没有离开战场。”

“前线大概算是稳住了,不过我们至少丢了一半的阵地,战死者的数量相当的可怕。”

好消息和坏消息一堆,但没有特别坏的消息,就是最大的好消息……直说了,“四灵服务器”没丢,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至于为何这么确定?郑礼直接连接了四灵,使用了一些常规能力,确定一切安好。

“阿特尔神的情况如何?”

在另外一个渠道,郑礼申请了更有价值的情报支援。

“很强,然后没了。两个组试了一下,连破防都没有成功,人已经没了。”

狙神计划明显已经执行了,但结果却如预期的一般无二,面对这种对手,前期的牺牲只能算是注定要沉默的资本。

“有价值的情报?”

“岩属性是肯定的,它是硅基、岩石的王,属性很纯粹,至今没有破防。”

“……我知道了,我在等待命令。”

这点情报,是早就知道的东西。

要斩杀一个神祇,如果不是己方的实力碾压,那么,就只要拿出克制性的王牌,要派出己方的斩杀小队,至少要试探出他的底牌。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在自己灵族的内部联络群之中说了一句。

“时候,或许已经到了。”

然后看都不看注定炸锅的联络群,郑礼自己回到了大车之中,打开训练室,进行冥想训练。

郑礼不知道自己何时有机会上场,但保持最佳的状态,本身就是自己的工作。

如果没有猜测的话,这一天,恐怕用不了多久。

而与此同时,在人类的边界,那些无数的异邦世界之中,也有无数的船舰跨越了世界的限制,来到了这未知的星空。

他们有的是阿特尔人的盟军,有的是其潜伏的底牌,很多年和人类交好的势力,在这一刻却撕下了外皮。

战争,在无数的星河爆发。

“朱雀所在地遭遇突袭。”

“玄武所在地出现未知生命。”

在其他大陆的某些区域,也出现了诡异的情况,人类的四灵服务器同时遭到了威胁,战场并不仅仅限于南大陆……即使参谋部猜测那多半只是调虎离山,但谁都不敢赌。

但在同一时刻,而阿特尔人敌对的蝎尾族等强势种族,也开始了自己的“背刺”。

他们也嗅到了战争终结的味道,准备给落水狗来上狠狠的一击。

混乱,无限的蔓延,所有人、所有势力、所有种族都将其他存在视作潜在的敌人,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在陨落。

高贵的神祇,在这一刻并不比凡人坚强,巨神临死时的惨嚎和求饶,在网络上已经传的到处都是。

往昔珍贵的一塌糊涂的神血、神力之类的神系材料,如今成为了论柜拖的大路货,神子级的材料,才是交易市场的硬通货。

“轰隆!”

看着空间碎裂的视频,郑礼用嘴给这个破裂的世界补上最后的余音。

一个世界又没了,几千万到十几亿的生命可能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双方都在流血,都在撕裂对方的肉体,都在尝试揪出对方的死穴……看谁,先承受不住伤痛吧。

第八百一十一章弱点

【……这是最后的机会,最后的战场……】

疯狂的决战一旦开启,一切就注定走向终结。

作为强势方的人类没有主动开启决战,只是因为拖得越久,己方的损失反而会越少……决战之中,那些神子和高维战力的爆发,是必须付出惨重代价才能换取的胜利战果。

此时,即使在这一刻,阿特尔神和他的神系,依旧不后悔……至少口头上,他们还不承认自己已经落到了下方。

战场的一方,是不可能全面而客观的看待自己的,下面的人往往也只会报喜不报忧,真的到败局已定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情况是真的不妙,非常的不妙。

不知有多少国家、势力,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外一个胜利,走着走着,人和国也都没了。

但这一次的战争逆势,作为神子他们知晓的比较早……谁看着自己的兄弟不断的战死,前线死着死着要从后方抽调高端战力了,都会察觉情况有些不妙。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百年战争打到一半说上一句“我不打了,停战吧”,一切就会结束吗?就算人类方真的答应了就此结束,那反而会阿特尔人更加恐惧接下来随时会抵达的末日,时间总是站在胜利者一边。

【毁掉他们的四灵,这是他们的软肋,这是他们的硬伤。】

每个种族都有崇高的勇士,却也少不了卑劣的背叛者,双方互派间谍这么多年,弱点、优势什么的都不是什么秘密。

而人类的弱点,那四灵服务器,自然成为了争夺的重点。

【他们不会将其迁移吗?】

【不到万不得己不会的,他们的四灵需要种族的无数灵魂残片进行供养,才能正常的运转和进化,一个大陆供养一只已经是极限,否则也不会出现弱点分到四处的愚蠢操作。】

伴随着人类方的整体战力超越了阿特尔人,阿特尔人很正常的把战争的聚焦点放在了“扼杀弱点”之上,这就意味着常规作战投入降低,把资源和战力投入风险高收益高的致命一搏……这是“弱者”的选择,也是强者渴望弱者进行的选择。

双方的情报工作做的太好了,各方面都成了套娃式交流,再多的阴谋算计,最终还是形成了死磕的局面。

血,流淌在了那些核心战场之前。

【打掉那些四灵服务器后,人类就会溃败吗?】

有神祇问出了这个话语,但就是人类的高层,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难道人类这么多年,知道自己的弱点,居然没有弥补?这个问题,没有谁能够回答。

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那所谓的“弱点”,流淌完最后一滴血而已。

在那落日的港口,为了追击可能逃离的四灵服务器,阿特尔神亲自出手……但结果,却和之前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即使数次只差一点,但依旧差着在,不到最后一刻,甚至不知道彼此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双方的血在战场上徒劳而无益的流淌成河,为了一亩地献上一个个神祇或神话的生命。

种族之间的残杀,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而在这个时刻,第一个引爆点抵达了。

“朱雀服务器,被击毁!”

远在另一个大陆的服务器,先出现了问题。

这是偶然吗?这是必然的结果,是阿特尔人积累了这么多年的底蕴,在遥远的次大陆,爆发了。

它们花了很多年,成功的腐蚀了当地的数个大城的高层和核心,然后里应外合之下,付出了至少三十位高维战力的陨落,突袭之中,成功毁掉了朱雀的服务器。

作为代价,在其他的战场上,至少数百位神祇的化身、虚影被识破,他们的战场自然遭受重点打击,无数的战损。

【值得的,值得的,这些渺小的后天升格者,要重新变回垃圾了。】

但对于阿特尔人来说,这似乎是了不起的胜利。

可实际上,这只是噩梦的开端。

【不,不,该死的人类,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别在我脑子里说话了,别羞辱伟大的血虐者,别说话了,求你们了……】

惨嚎的“血虐者”的哀嚎在每个人类剑主心头响起,下一刻,却归于平静。

有人尝试了使用四灵的力量,他不仅成功了,还多出了一股血色的灵能之力。

“四神,是四灵的备胎!”

这一刻,当初设计者准备了无数年岁的“大餐”,终于让阿特尔人享受到了。

四神和四灵本就一体,他们是一体两面的造物,当四灵陨落的时候,四神就会接替他的位置,然后被无数的信息、感情再度挤成一台新服务器。

【……很奇怪,这种发展,吾等居然一点都不惊讶……】

神子和神祇们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种发展,或许,在他们的潜意识之中,就不认为人类这样可以和自己扳手腕的种族,会有这么明显却又不去弥补的致命弱点。

但事实上,某些人类在某些方面也遭受了重创……

“嗷嗷嗷!”

“我的主,我的主!”

战场之上,时不时就跳出几个疯子,或发出兽吼,后哀嚎打滚,扑向了对面的阿特尔人。

这是可怜的四神血虐者信徒,当他们的“主”成为了历史了,仅仅只是延伸过来的信息流,就直接冲爆了他们。

到了这个时候,等待已经没有了意义,图穷匕见的人类集团,开始了终结战争的轮战。

在阿特尔神对面,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弑神者。

阿特尔诸神的诸神黄昏,就在今日。

第八百一十二章围剿

四灵的服务器,固定在四个大陆的最隐秘处。

但涉及到伟大种族之间的对决,很难有什么永恒的秘密。

侦查、命运类能力,甚至时间系能力,对于双方都不是什么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力量,没有什么情报是永恒不变的,如果真有,那就是“世界上真的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没有发生的事情”。

四灵如果出了问题,人类会不会出现大问题……别说阿特尔人不知道了,人类高层都不知道,即使当年的设计者,恐怕也未必知道他们留下的布置,到底能否成功激活。

但从结果来看,该来的,还是来了。

“……四神的服务器在那?新的服务器在哪里?需要驻守吗?等下,四神有实体存在吗?我们怎么防守?”

这个时候,“血虐者”成为了新的朱雀之灵,但谁都不知道它具体的位置,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有“存在”的概念。

“我算是懂了,要如何保守一个机密?只要所有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内容不就行了。”

如果没有第二备用“服务器”的话,新生的“朱雀”显然是人类最大的破绽,但现在,没有人知道四神可能存在的本体的位置……之前真的有人知道的话,讨伐的军团应该已经在路途之中了。

战争到了这个地步,结果其实已经隐约注定。

只有弱者,需要孤注一掷,需要集中力量来一波爆发……而如果那一轮的爆发,没有取得战果的话,自然会遭到数倍的反噬。

“是什么时候,人类的力量,开始凌驾于阿特尔人之上?”

“是哪一年,阿特尔人承受不起继续和人类作战的损失,开始商量停战?”

“是数百年前,阿特尔人看上了人类的资源和技术,人类也看上了对方的矿产,双方开始重新通商?”

“是这些年里,无数的技术革新,无数的大城被建立,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无数的新剑主诞生,全民剑主的制度注定了定期就有海量的高维战力诞生?”

“是阿特尔人的封建制度自古不变,神子和神王的数量始终有限,还经常彼此争夺地盘和地位?”

“是人类逐渐将开发出来的新世界化作资源,把开发出来的新技术共享,把更多的资源和地盘化作实实在在的人口优势,然后人口优势再度化作战力累积。”

“其实,战争在爆发的那一刻,就确定了结果……”

郑礼依旧记得,那一天最大的新闻,并不是阿特尔人突袭了万兽城,而是他们在万兽城的攻势被挡下来了,在援军抵达之前!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原本同等编制的阿特尔人军团对人类军团的碾压优势,已经荡然无存,相反,由于人类剑主的力量多样式优势,比起阿特尔人相当单一的军团编制,同规格的A编军团,在这个时期,人类已经实现了反超。

那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实,却意味着两个东西从根本上改变了。

“既然同数量人类打的赢了,那个时候,单体力量上,人类也没有劣势了,尤其是各种针对阿特尔人的武器的诞生,还有各种对阿特尔人的神话。”

“既然一个A编可以彼此死磕了,那么,总量上的劣势自然也没有了。我们人类总体上,是否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超越了对方……”

这个结论,不仅人类得到了,阿特尔人更也是飞快的理解了。

对这种“改变”,他们恐惧,不安,最终化作了更为猛烈的攻势……但打着,打着,人类越发发现阿特尔人的外强中干。

“之前没有感觉,他们个体实力占优的时候,其指挥混乱、兵种单一、过度依赖高维战力的缺点,全部被掩盖了。现在……也就那个样子了。”

事实上,很早就有智者预言,在最初的停战之后,阿特尔人就会逐渐被人类赶超,最终成为被淘汰的产物。

缘由?相当的简单,人类是短命种,他们每一刻都在试图成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