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非正式隐婚 > 第1章 只是这样一个平静的寻常的夜晚

第1章 只是这样一个平静的寻常的夜晚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非正式隐婚》作者:幸远【完结+番外】

文案:

申城金牌女主持兼记者徐轻接到一个专访,谈吐却一改往日温和婉约风,问题绵里藏针,句句给人挖坑。

作为知名律师,顾明衍应答流畅,从容化解危机。然而采访结束,现场气氛依旧剑拔弩张。

工作人员犹豫片刻,打算缓和一下关系,却发现二人……上了同一辆车?!

当晚“徐轻私会男友”和“顾明衍与美女共进晚餐”的消息一同上了热搜,众人这才发现二人的资料简介上写的……竟然都是“已婚”……

故而网友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徐轻和顾明衍……不会是夫妻吧?

群众刚开始还不信,但专访视频放出,网友发现二人常佩戴的是同款平安扣。

于是同款手表,同款茶杯,甚至同款袜子,更多细节被扒了出来……

众网友:???

#关于分手后我和前男友的竞争对手隐婚了这件小事#

tips:

1、男女主在各自的生活和职场中都不是完完全全十全十美的人。

2、他们之间的爱情也并不是为了对方去改变,而是与对方一起成长。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恋爱合约婚恋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轻,顾明衍┃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听说他俩结婚了

立意:多爱自己,也多爱身边的人。

第1章

徐轻把演播室的门推开,发现窗外那株小牵牛打蔫了叶子,柏油路滚热地炙烤,这座海滨都市等了很久却没有等来一场七月的雨。

可是已经那么热了。

屋子里没有开空调,零几年装的老机已经年久失修,不管怎么洗扇片都有一股发霉的怪味。徐轻不是很习惯,宁愿热着吹风也不想开。好在她的节目一直是夜间,导播小姑娘也不怕热,两个人凑在一间屋子里吹吹晚风也挺舒坦。

天黑得越来越晚,这个点太阳还没有落山,徐轻打开写好的台稿默读一遍,用笔做些停顿符号。

“Arna姐,你来这么早。”颜颜“吱呀”一声推门进来,手上提着两杯星巴克。

“没什么事儿。”徐轻把笔盖轻轻合上,抬眼见她,“约会去了?”

“当然啦,记得你爱喝焦糖玛奇朵,喏——今天七夕嘛,是我跟他过的第一个七夕。”

想了想,补充:“Arna姐不过吗?”

“不过小年轻过的节。”徐轻把台本摆在桌上,因为是她自己写的,所以内容很熟悉。她的节目叫《听见你的声音》,多半做些读书分享或者情感问题分析,偶尔接一接听众来电,主打温馨治愈风,虽然不算大热,但也积累了些忠实听众。

“哈哈哈,这话说的,你也没比我大几岁。”颜颜走进玻璃隔间的导播室,上下顺手调了几个按钮,“欸,桌子上是什么?”

“怎么了?”

“有封信留着,应该是刚刚保安大叔拿进来的,收件人是你欸。”

颜颜把那封白色的信封递过来,徐轻看了看信息栏,上面是娟秀清丽的字迹,收信人写着“徐轻”两个字,寄信人一栏没有落款。

“今天寄过来,是不是情书呀Arna姐?”颜颜笑眯眯地用左右手指了指她手中的信封,“姐夫不会吃醋吗?”

徐轻让她少贫嘴,打开看到“很抱歉用这种方式联系你,徐轻,我不知道你的手机号,但我还是想跟你讲讲关于我和他之间的故事”。

压下,闭眼,没有理。

“不继续看了吗?”颜颜疑惑地望过来。

“嗯,”徐轻攥着手机起身,“颜颜,我先去趟洗手间。”

“哦哦。”

晚班没有什么人在,徐轻一路走过都很安静,窗外逐渐亮起的霓虹却昭示着普生的挤挤攘攘,晚班的电台只是小城的一个斜角,她一路走着,最后在走廊的尽头停下来。

在前面没有路了,只有窗,徐轻看着窗外,就算带过来了,也并不打算去看那些手机上的未接电话。

上次看的时候还只有两条消息——“徐轻,我们可以谈谈吗?”

“你知道安娴回来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两天前她还在试婚纱,宁越取了据说那家店最贵的一套,戒指五金之类的流程也走好了,一切体面而稳妥,两家人欢欢喜喜地在定日子,直到那天晚上同事聚会,宁越一如既往地来接她。

远远地,只是一眼,见到了白色长裙的背影。

“Arna姐,最近新来的那个叫安娴的女主持,跟你长得真的好像啊,我都要分不清了。”颜颜用手肘碰了碰她,“听说她是我们台长的亲侄女儿,后台硬着呢,以后要是台里主捧了吧。”

“少说两句,过会儿蟹腿被抢完了看你怎么哭。”立刻有同事用白眼回她。

“说说而已嘛,我还是觉得Arna姐好,脾气好,长得也好看。Arna姐你看什么呢?”

“哦,”徐轻恍惚回神,“我未婚夫来接我了。”

“哇哦——”众人同时起哄。

宁越在律政界算有些分量,电视上也露过脸,因为清俊的长相还圈了一批颜粉。徐轻提着裙子走过去仰头看他,二人般配的颜值又引起一阵友善的起哄声。

身边人触碰到她的指尖,随后手腕被轻轻一握,宁越问:“冷不冷?”

“就还好。”因为外面在下雨,风吹到身上的时候人会打些寒颤,里头空调又开得低,“大夏天问我冷不冷。”

“你们吃的什么?”

“一些家常菜。”

二人随意聊着撑伞往前走,上车之前,徐轻见他视线不经意地往餐厅门里瞟了一眼。

很不舒服,就是会像一根刺。

那天晚上徐轻没有睡好,她听到宁越半夜起来给她煮姜水喝的声音,生姜独特刺鼻的味道都到床边了,她才伸手扯了扯他睡衣:“宁越。”

声音是睡意很浓的沙哑,对方“嗯”了一声:“咖啡不要喝了。”

“没喝。”

“是吗?”

身为电台主持,虽然不火,但毕竟也是靠嗓子吃饭的,所以对小病尤其是感冒这块儿非常紧张。

每回她好像有点要着凉的意思,宁越都会给她煮一碗生姜茶,要看她喝下去。因为徐轻对气味太敏感,这点姜味对她来说好比噩梦。

“就说买包速溶的你不听,还得煮。”懒睡之后身子软,徐轻觉得自己直不起腰来了,好在胃里暖融融的,穴位疏通,理智也跟着归位。

“我最近在接触一个案子,委托人的妈妈喝多了某品牌的速溶红糖姜茶,分泌系统出了问题。”

“……啊?”

“具体的还需要查一查,但估计是安赛蜜的问题,一个甜味添加剂。”

徐轻也没怎么认真听,宁越起身去洗碗,她看见他颀长劲瘦的背影,突然脑海中那个白色长裙的画面就跳了出来,让她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随后惊觉,自己竟然会这么在意。

所以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呢。

“怎么了?”宁越把外头的灯关了回来,借着朦胧月色见到徐轻脸色不是很好。

徐轻望向天花板。

宁越掀开被子进来,发现她体温很凉,于是伸手轻轻搂住她的腰。

离得很近,她听到宁越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让你喝喝中药也不去。”他在想着养一养她体寒这一毛病。

“不去,我喝速溶红糖水。”

“添加剂超标,有的你受。”

四周挺黑的,没有月光,徐轻就看不见东西,但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你耍liu氓,宁律。”她说。

“我怎么了?”宁越的声音很轻,明显是要睡过去了。

“抛开剂量谈毒性,”徐轻说,“都算耍liu氓。”

宁越没有再回,应该是睡过去了。

只是这样一个平静的寻常的夜晚,第二天徐轻照常写台稿,照常上班,不照常地准备七夕的特别伙食——一个看起来有点丑的徐轻牌手作蛋糕,没有等来他中午回来吃饭,却等来两条信息。

“徐轻,我们可以谈谈吗?”

“你知道安娴回来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他一贯的语气,徐轻说这是律师的职业病,维护感性的正义就必须保持理性的冷血,就这么短短两句话,她甚至摸不透他的半点情绪。

问问呢。还是问问呢?

那为什么非得问呢。

演播室的走廊外,徐轻伸手推开尽头窗户的一个角,夏夜的风立刻争先恐后地往里钻。

她需要清新的空气……不然可能会胃疼,也可能会哭。

“Arna姐!——”颜颜探出一个脑袋,“在干嘛捏,七夕的风景格外美蛮~”

“就吹吹风。”

“那我也吹吹风,吹完我们一起干活去。”颜颜一路小跑过来,“干活使我快乐,干活使我钱多多~”

徐轻有点忍俊不禁:“你在唱什么?”

“《打工人之歌》,作词:颜以吟,作曲:颜以吟,而且就唱这一次,下次就不一定保证调调一样了。”

徐轻:“……”

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缺一包速溶的生姜茶,不然每次都让宁越现煮,每次提醒每次提醒,她要被记忆搞得焦头烂额。

就这样一个对男朋友的前女友搞得忧心忡忡的烂状态,她还不得不回到岗位去当岁月静好的温柔知性女主播。

“听众朋友晚上好,现在是晚间八点三十分,欢迎收听FM103.7《听见你的声音》,我是主播Arna,今晚的你结束工作了吗?还是正在开车打算去赴约呢?”

她的声域其实很广,但是播久了情感电台,腔调也变柔起来,让人听着很舒服。

此时的听众群立刻刷屏起来“Arna声音好好听好治愈啊”“每天加班到这个点就只喜欢听Arna”“隔壁城市的,我们晚间电台是个男的(微笑),喜欢小姐姐”。

也许是回到了熟悉的工作环境,徐轻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或者分心,而是保持着至少很愉悦的声线和听众对话,分享分享最近看的书,谈谈对最近社会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娱乐新闻。

【毒姜茶。】

【怎么不说毒姜茶?】

【真有够的,把人毒进医院还不赔,有钱人大多可恨,尤其无良企业家。】

【楼上的别说了,不知道Arna这边是不谈社会敏感问题的啊?】

【……新来的吧,晚间电台不谈这些,Arna也说过,公司规定了她节目原因不能提,不然会处罚的。】

【6666一个主播还摆上谱了,我进群我自个儿找骂好吧,真无语。】

“开车的听众请注意行车安全,我们在车上的朋友千万不要发信息哦。”徐轻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提醒之后准备转移话题,“下面我们接听来电吧,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想分享的,欢迎致电96037(杜撰)~大家已经听一听你最近的烦恼呀,或者有什么开心的事儿,都可以跟大家聊一聊。”

此时颜颜抬手示意了一下,徐轻立刻说:“嗯~那我们接通今晚第一位听众的来电。”

“喂……?”那边是个清泠温和的女声。

“喂您好,这里是FM103.7《听见你的声音》,有什么要跟大家分享的吗?”

“嗯,没什么,就是今天中午见到了一个,很久没有见,但是很想见到的人,我们一起吃了个饭。”连线那头,语气听着逐渐轻快起来,悦耳的声线更是吸引了群里不少的听众,“我……感觉没什么其他想说的,然后祝一下大家七夕快乐。”

【哇塞感觉这个妹子比主播声音还好听点。】

【而且字正腔圆的,感觉有特地练过发音的感觉,听了觉得好甜啊。】

【我听着怎么有点耳熟的样子,好像在早间新闻里听到过。】

【今天七夕,出来虐狗了吧。】

【Arna不也工作陪大家吗,老听众都知道Arna这种声音才是真难得,独特治愈感啊。】

【Arna怎么不说话了?】

【怎么开始放歌了,主播呢?】

“Arna姐!怎么了?”耳麦里颜颜的声音传来,徐轻愣了好久,终于回过神。

“那边已经挂了,姐,你是不是看了群里不舒服呀?”颜颜说,“你以前都不在意这些话的。”

“没有,我……”徐轻刚开口却意识到自己正在播音,而她这句话也落入了听众们的耳朵。

严重,且她从未犯过,低级播音失误。

她不能去想、可是脑子里全是桌上摆的蛋糕。中午没有等到人所以没有去动,宁越说它是“天下第一丑”的蛋糕。

“Arna姐——”颜颜急了。

电台里音乐正继续放着,她放下麦克风跑过隔间玻璃,看到座位上徐轻捂着胃部额头上冒了一层汗,眼边有一圈红,脸色白得吓人。

颜颜一惊,她刚参加工作几个月,还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有些无措地抬起手,却见徐轻立刻摘下耳麦并打电话给上级,无奈疼得说不出话,整个人逐渐向下蜷缩在地板上,把接通的手机递过去。

“喂?张总。对,Arna姐好像生病了,她现在疼得动不了。救护车?好好,我手机正在打。行,您安排代办,麻烦您!”

挂断电话,颜颜还是着急地望过来,却听徐轻似乎呢喃说着什么,声音很轻,她只好凑过去听。

“酥肉……”

“啊?什么肉?”

“速溶……我就说给我备包速溶……md宁越,定死了我离不开他?律师都一个德行。”

颜颜:“……”

“爱钱爱名还爱色,我呸——”

颜颜:“……”

作者有话说:

下一本《烟袋斜街》全文存稿ing,收藏够了就开撒

《烟袋斜街》文案:

宋眉是故意不去看那摇曳着的驼铃,因为她还能记得那天祁琰将她双手缚起来按在驼峰间,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没有水,两个人干渴得要命,她的指甲陷进他的肌肉,他手里还提着她的高跟鞋。

她眼边带着薄红去看这片漫无边际的大漠,日影摇晃,天边是万般诡谲的海市蜃楼。

“我们到哪里了?”她开口,声音极哑。

祁琰扼住她的手腕,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扔在沙上:“烟袋斜街。”

可明明就不是。

宋眉张了张口,觉得嗓子快要裂开了,只能攀着祁琰的肩,分不清身上是谁的汗。

这个男人扔了她的烟,给了她余生的半条命。

“——所以我们朝那儿走。走到了,我们就散。”

第2章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是早晨七点十五分,欢迎收听早间新闻,我是主持人安娴。今日聚焦话题有:申城俊喜集团旗下产品‘俊喜速溶生姜红糖水’安赛蜜等甜味添加剂疑似能引起人体泌尿系统失常,申城李奶奶因为长期饮用该品牌生姜水而内脏功能衰竭一案引网友热议……”

耳边广播的声音响起,病床上的徐轻皱了皱眉,不由主地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被天花板上白炽灯的光线刺激得五官微皱,好像卷入潮水似的眩晕。

“麻烦,我拿水壶。”一个清冽的音色。

“哦哦。”颜颜往旁边让了让。

大概过了几秒徐轻才稍微缓过来些,胃中还在一下一下抽搐着,让她轻轻打了几个连续的嗝。一杯水递到面前来,还没来得及接,她就看到了握住水杯白皙清瘦的骨节。

徐轻:“……”

把嗝吓回去了。

“喝一点儿,先润润嗓子。”宁越的声音传来,“过会儿医生说没问题了我们就回家。”

徐轻犹豫了一下:“谢谢。”但没有接。

“我现在并不想听广播,”她转头看向旁边正在手机外放的颜颜,“也不想听到那桩速溶生姜红糖水案。”

抬头:“更不想看到这个案子的控方律师。”

颜颜:“QAQ对不起Arna姐,张总刚才发信息说要我去做安娴的导播助理,我得先听听看。昨晚医院不让陪护,今天早上我又来得及,所以身上没有带耳机。”

“你不是我的导播吗?去给人当导播助理?”徐轻转头。

“就是张总这么安排的,说给从头顶我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嘛,你是夜班,她是早班,不冲突的。”颜颜认真道,“放心姐!我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徐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