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最好明天见 > 第2章 如果换做上学那时

第2章 如果换做上学那时

在小石桌上,挠挠头,“我记不清了。不对的话,我再去……闻、闻哥?!”

这一下,之前的氛围和场面被打破,乔呦自动闭嘴。

高贺仔细打量了一遍陆砚闻,肯定道:“真是你啊!”

陆砚闻转移视线,看向高贺,但估计是不太能回忆起眼前的人。

高贺也不在意,自己兴奋了起来:“你比上学那会儿更帅了!”

对于这种熟络和夸赞,陆砚闻依旧没表现出亲切,嗓音凉凉:“你好。”

高贺笑道:“你肯定想不起来我了,我是校篮球队的候补队员。有一次,你在对抗四中的时候,投出了一个反败为胜的三分球后,有人激动得从凳子上跌下来,把校服裤子扯出来一个大口子……那个人就是我!”

“……”

“小乔,你记得这事吧?”

“……”

这样的事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乔呦不明白。

但能让人这么高兴地把糗事说出来,只为了让对方想起自己,也只有一中的全能偶像了。

乔呦没忍住,偷偷看了陆砚闻一眼。

褪去少年青涩,男人的轮廓更加锋利,曾经淹没在校服下的坚实身体,如今被西装革履包裹,虽含蓄,却也让那宽肩窄腰散发出成熟荷尔蒙的味道。

是比以前更帅了。

高贺的自爆多少还是唤起了陆砚闻的一点记忆,他应了句:“好久不见。”

“是啊,高中毕业都七年了。”

高贺这边还有些缓不过来,刘亚荣喝了蜂蜜水,问乔呦:“小乔,偷工减料了吧?”

忽然被点名,乔呦一惊,拨了下耳边的碎发,说:“就少了一点点。”

刘亚荣面露遗憾,继而接过话头,和高贺介绍了陆砚闻。

“本来想说你们三个是同届校友的,没想到小高倒先认了出来。”刘亚荣揶揄道,“这小子这么有名的吗?”

“闻哥当然有名啊!”高贺说,“全校哪个人……诶,小乔,你肯定也认识闻哥!你在的班和闻哥的不还是夫妻班吗?”

“嗯?”刘亚荣疑惑,“夫妻?”

乔呦心里咯噔一下,原本想装陌生人,这下全毁了。

还有,什么夫妻班啊?

又不是小孩子了,说话不能注意些吗?

突如其来的羞耻感让乔呦后背冒汗,她忙要解释,陆砚闻却主动开了口:“你是五班的。”

“……”

难道他记得她?

这个念头让乔呦生出一丝暖醉的甜意,但很快,她便意识到如果记得,就不会这样说。

——你是五班的。

分明是知道都不知道你是谁,但知道你的班级。

乔呦的心情在这一瞬大起大落。

好在成年人工作以后都学会了随时戴上体面客套的面具,她礼貌回应:“是,五班的。”

陆砚闻注视着她,没有说话。

这短暂的沉默让乔呦紧张又心虚。

看着男人静默的黑眸,她联想到山谷里迎接第一缕晨光的冰湖,冷冽之下,蕴藏深邃湖光,叫人猜不透,从而望而生畏,担心自己反倒露了马脚。

乔呦不动声色将手背到身后,轻轻捏住了衣摆,说:“刚才见您就觉得眼熟,高贺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

闻言,陆砚闻还是像刚才一样看着她。

“……”

乔呦没办法,只能再主动,面带微笑地说:“好久不见,陆先生。”

*

既然碰上了,又是这个时间,陆砚闻自然要留下吃午饭。

乔呦帮刘亚荣打下手。

厨房窗户斜对着小院,高贺和陆砚闻坐在那里。

高贺热情地说着什么,对面那人会回应,但每次都是寥寥几个字作答。

食物热气氤氲了玻璃,从里边看向外面的人都自带朦胧雾气,画面仿佛染上时光柔辉的滤镜,把过去和现在割裂开来。

乔呦敛眸,将窗户打开。

今天发生的一切太猝不及防,她还不能适应,但绝对不能出错。

“小乔,你……”

“菜洗好了。”

见乔呦一副能干小帮手的积极模样,刘亚荣失笑:“等等才用。”

“那您……”

“我是想说,你和陆砚闻那小子高中时班级挨着?”

“嗯。”

高贺刚才口中的“夫妻班”是学生们起的戏称。

那时候五班和六班的班主任是夫妻,一个教语文,一个教物理,五班和六班的体育课又一起上,有什么活动也常常捆绑……就有了这么个叫法。

不过,陆砚闻到了高二就去了实验班。

所以,乔呦挨着陆砚闻班级的日子只此一年。

“原来这样。”刘亚荣点点头,但似乎又哪里想不通,“这小子怎么没提过你?”

这下轮到乔呦失笑。

她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怎么会和陆砚闻这样的校园人物有交集?还能叫他提起自己?不可能的。

“你这孩子啊。”刘亚荣爱怜地摸摸乔呦的头,“不要妄自菲薄。”

乔呦嘴角快速一扬,继续干活儿。

饭好后,乔呦出去叫人。

高贺一个人坐在藤椅上,不远处,陆砚闻在院子外打电话。

乔呦放轻声音和高贺说:“吃饭了。”

高贺答非所问:“知道Mars吗?”

乔呦虽说不怎么接触游戏,但对这个名字还是如雷贯耳的。

Mars是目前国内最火的特色动作游戏。

画面精良考究不说,主角还少见地选择了女性视角,以单人冒险升级的模式展开故事,不仅俘获了众多男玩家,女玩家也不在少数,粉丝庞大。

上个月,Mars还在日本得了大奖,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网友都说制作Mars的L.J游戏工作室是圈子里的后起之秀,实力不容小觑。

“怎么了?”乔呦问。

高贺看着在打电话的陆砚闻:“Mars主研发人。”

“什么?”

高贺深吸口气,说:“闻哥是Mars主研发人,也就是L.J游戏工作室的老板。”

乔呦愣了下,下意识看向陆砚闻。

男人身量很高,加上视觉落差,看起来比栏杆高出很多。

他戴着蓝牙耳机,眼帘低垂,两只手交错在身前,右手手指摩挲着左手拇指靠下的位置,表情淡漠却认真。

他还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了?

“不愧是京大计算机系毕业的!”高贺拍拍腿,“牛人上学时牛,进了社会,更牛。”

乔呦也惊叹陆砚闻的能力,但心底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她没深究,再看过去,对上了陆砚闻的目光。

心下一紧,乔呦偏过头。

高贺恰好这时起身,看她表情有些奇怪,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没事。”

乔呦摇摇头,也觉得刚才这下刻意了。

她放松下来,重新迎上陆砚闻的视线,指指屋里,示意吃饭了。

陆砚闻目光幽深,交错的手还是右手按着左手,面上不见多余的情绪。

乔呦以为他没懂,还想再示意一下,对方却点头表示知道,背过了身……

然而,这顿饭并没有留下陆砚闻。

陆砚闻临时有紧急工作要处理,和刘亚荣说明便要走。

“就知道忙,不吃饭胃都坏了。”刘亚荣拧着眉头,“吃几口能耽误你什么?”

陆砚闻掏出教师节礼物放在桌上,说:“下次陪您。”

随后,不等刘亚荣再说什么,人就走了。

刘亚荣心疼又生气,只好麻烦乔呦:“小乔,受累。小高心不细,你打包些饭菜给砚闻送去。这孩子胃不好。”

“……”

乔呦见高贺也没接话,事情又有轻重缓急,照着做了。

所幸,陆砚闻也没走太远。

“陆先生!”

乔呦跑过去,递出袋子:“您空闲的时候,热热吃了吧。都是刘老师亲手做的。”

陆砚闻看了眼东西,接过去时,瞥到乔呦口袋溢出来的钥匙扣。

“这里。”他指了指,“小心掉出来。”

乔呦低头一看,心跳漏了一拍,随即一把握住钥匙扣,捂得严严实实,不露半点缝隙。

“谢谢您提醒。”

“客气了。”

说完,陆砚闻手机又响了,催促意味明显。

“您快去忙吧。”乔呦说,“别耽误工作。”

陆砚闻说:“既然我们以前是同学,你又是奶奶的学生,不用用尊称。”

这是陆砚闻今天说过字最多的一句话了,还是和她。

如果换做上学那时,乔呦大概要开心到一晚上都睡不着。

但长大了,她懂这是人与人之间社交的教养,而误把对方的教养想做其他,很傻,也不尊重人。

乔呦微微一笑:“您路上慢点。”

一直走出去很远,乔呦的手才慢慢松开。

在她掌心里的,并不是值钱东西,就是个迷你毛毡魔方,乔呦以前戳的。

上学那阵儿,有段时间流行魔方,三个学生里就有一个在玩,大家私下交流方法或者比赛,以会玩的人为能人。

其中转的最快的,就是陆砚闻。

当时他转三阶四色魔方的糊照在贴吧上爆贴了好几个月,好多女生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私下苦练魔方,最夸张的……

“小乔,送好了?”

乔呦把魔方往口袋里又塞了塞,说:“嗯,陆先生拿走了。”

“麻烦你一趟。”刘亚荣放心了些,“来,快来吃饭。我刚才洗了你爱吃的草莓,那小子买来的,也算歪打正着。”

“好。”

最夸张的,是有女生用魔方的方式拼出了“我喜欢你”四个字,向陆砚闻告白。

乔呦也悄悄买过一个魔方。

每天做完作业她就偷着练习,练了好久。

在别人都能拼“我喜欢你”的时候,她还在能拼成一个完整魔方中龟速前进。

也是从那时起,乔呦意识到她就是慢的那个,不显眼的那个,不管做什么。

而有些人,注定一飞冲天。

作者有话说:

第3章异性

临近傍晚,乔呦回到她的小出租屋。

她也不饿,洗了个澡,就把自己关进卧室码字。

说到写作这件事,它原本只是乔呦的一个爱好,后来却成了她释放内心,疏解情绪的渠道,每周末都要写。

乔呦不是写手,也没有网站,就在一个和她基本情况差不多,大家都是为了喜欢写而写的APP上,连载属于她的小说。

今晚,乔呦手感不好,比以往的更新时间晚了快两个小时。

不过也没关系,她写的是女性视角的冒险小说,读者两只手能数得过来,人家不会和她计较的。

发布完最新章节,乔呦有点儿饿了。

她去冰箱拿出速冻小馄饨,空闲时,看到一小时前家庭群发来的消息,提醒她中秋节回家吃饭。

乔呦正回复好的,屏幕上弹出一条小说APP来的私信。

她莞尔一笑,没急着点进去,而是进到她的最新章节下面。

—[这章场景描写很有画面感,让人心生向往。期待下一章,明天见。]

看到留言,乔呦才点开私信。

墙上有家猫:[新章写的很好,渐入佳境。]

乔呦的嘴角弯了弯,她是没读者,但有个小天使。

潜水蜗牛:[今天更新晚了,我以为你不会看了]

乔呦笑意加深,关了灶火,带着她的小馄饨回卧室继续聊。

“墙上有家猫”是乔呦的第一个读者。

她来APP更新小说半年多,都是唱独角戏,自然,她也没指望自己写的东西能有人愿意看。

但当她收到第一条留言时,开心了整整一天。

后来,“墙上有家猫”开始每章给她留言。

每次,都会给她写下简短鼓励的话,留言的最后一句永远是:明天见。

乔呦感动之余,也不知不觉因为这位读者的期待和陪伴,将故事坚持到了现在,从不懈怠。

上个月,“墙上有家猫”发了条私信给她。

乔呦有些忐忑,想着不会是小天使要弃文,特意来告知吧?

结果,她收到的是一篇近两千字的读后感,里面包括对她在写作上提出的一些中肯建议,以及对后续故事的讨论和猜测。

那几乎是乔呦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血被珍视。

也是从那之后,她和这位“墙上有家猫”私下有了交流。

潜水蜗牛:[抱歉,没守时]

潜水蜗牛:[我错了.jpg]

界面上面,“墙上有家猫”和“对方正在输入”来回切换。

几秒之后,对方回复:[方便告知为什么更新晚了吗?]

—[是否遇到了什么事?]

乔呦指尖微颤,唇边笑意倏而敛了下去,还不错的心情像是鼓胀的气球一下子泄了气,干瘪褶皱。

即便是现在回想这一天,乔呦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陆砚闻居然是刘亚荣的孙子,而她,居然还能再见陆砚闻一面。

说一点不开心是假的,可见了又能怎么样?

以后大概不会再见,就算因为刘亚荣的关系还能看到,也不过是点点头的泛泛之交。

归根结底,今天没有任何意义。

潜水蜗牛:[谢谢你的关心。就是早上出门到下午才回来,有些累,大脑迟钝了]

潜水蜗牛:[小尴尬.jpg]

这条发出去,对方迟迟没回。

乔呦放下手机,吃小馄饨。

没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她就明天再吃顿好的。

乔呦慢慢平静下来,过了会儿,手机又震动了。

—[累了早休息]

—[那我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嗯]

—[你觉得照着我现在这个构思写下去,会有意思吗?]

—[会]

一点儿犹豫没有,给了乔呦最大的信心。

就是这个惜字如金的风格一如既往高冷,要不是相处了有段时间,知道对方就是这个样子,乔呦都会觉得对方在敷衍她。

—[那你早休息,晚安]

—[明天见]

另一边,起夜的刘亚荣看到次卧房间亮着灯。

她过去,透过门缝看到陆砚闻坐在书桌前,一盏小台灯放在窗台上,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长。

“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砚闻放下手机,回身说:“有一会儿了。”

“饿吗?给你下碗面条?”

“不用,您睡吧。”

刘亚荣了解陆砚闻的个性,说不用就是不用,谁都撼动不了。

她不做勉强,准备回房,刚走出两步,又问:“你真不认识小乔?”

陆砚闻没答,轻垂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灰淡的阴影,似是借此关上了心事。

“好吧。”刘亚荣打了个哈欠,“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你别熬太晚。”

门合上,陆砚闻沉静地坐了好久。

*

教师节过后没几天就是中秋节。

按照惯例,这种法定节假日的教师值班都由校领导来,特别是涉及家庭团聚的节日。

但是白天,还得是年轻教师来,校领导晚些来接班。

乔呦连续两年除夕值班,这次中秋怎么排也排不到她。

可办公室里有位老师说儿子在外地读大学回趟家不容易,今天就想吃个完整的团圆饭,硬和乔呦换了班。

苏陶知道这事,数落乔呦一小时。

“就你好脾气!我看你们学校没你都不转了!拿着一个人的工资,干好多人的糟心活儿,瞧给你能的!你这么好欺负,到外面别说是我苏陶的铁蜜,跌我份儿!”

乔呦和苏陶两人高中认识。

苏陶性格火爆,和乔呦的安静截然相反,也就注定了乔呦被陶姐嫌弃的一生。

“值都值了。”乔呦说,“我回家也是被我妈唠叨。”

“……”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苏陶叹了口气,还要说什么,乔呦听到动静,打断道:“可能副校长来了,晚点再聊。”

“等等!”

苏陶虽然生气乔呦总被欺负,但乔呦的事,她从来都是办的妥妥的。

“你让我代的奶粉过完海关了,哪天约饭,我给你带着。”

乔呦笑笑:“谢谢陶子。”

电话刚挂,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乔呦以为是副校长,叫人的话都在嘴边了,没想来的却是管行政的汪主任。

乔呦愣了下,随即蹭地站起来,腿撞得椅子向后,滋啦啦响。

“哟,磕着了吧?”

汪主任油腻腻的脸上,眉头一皱,忙不迭过来,那大腹便便的样子,活像怀了一对儿西瓜。

“怎么这么不小心。”汪主任顺势伸手往乔呦腿那边探,“我看……”

乔呦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闪到一边,说:“没事。主任您怎么来了?